393:仙家游戏(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09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游戏?”
  ;;;;秦绍先是茫然。
  ;;;;“这大晚上有什么游戏好玩的?”
  ;;;;之后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东西,白玉般婴儿肥的脸蛋似抹了一层极淡的绯色胭脂。
  ;;;;申桑扭过脸轻咳两声,眼神游移就是不看裴叶和自家小伙伴。
  ;;;;在没有电力照明的时代,黑夜压制了年轻人旺盛又无处发泄的精力。
  ;;;;看都看不清,还能玩什么游戏?
  ;;;;除了……
  ;;;;咳咳
  ;;;;某个不和谐的运动。
  ;;;;两个半大少年没亲身经历过,但这个年纪总会被年长同辈撺掇着看些有颜色的读物。
  ;;;;秦绍和申桑也不例外。
  ;;;;用他们贫瘠的娱乐思维推测裴叶的话,似乎就那个“游戏”了。
  ;;;;看着两个面色不自然的少年,裴理论老司机叶迅速get到他们的内涵。
  ;;;;“满脑子不健康的东西,你们学院夫子知道吗?”
  ;;;;裴叶双手抱胸的同时用左手拨弄着插在右腰上的白色长棍,一副“你们俩说错一个字就准备以死谢罪”的表情。秦绍他们这才尴尬地发现自己会错意裴义士年纪比他们还小呢。
  ;;;;哪怕时下风气开放,贵胄女眷婚前有个相好蛮正常,但也不该揣测没影的事情。
  ;;;;秦绍二人先是诚恳道歉,之后才在好奇的撺掇下询问她玩什么游戏。
  ;;;;什么游戏这么好玩,大晚上也不肯撒手?
  ;;;;裴叶脑筋一转,神秘兮兮地道:“那是个很神奇的游戏,以前曾在深山老林碰见一个古怪老头子,他教我的法门。用此法门便能让自己一部分意识脱离肉身,神游太虚,在一片神秘的黄岛或者其他世界,以五人为组,二十组为团,在一个封闭空间斗智斗勇,厮杀竞争。”
  ;;;;秦绍二人听得目瞪口呆。
  ;;;;“这话当真?”
  ;;;;这种床头故事他们三四岁就不信了。
  ;;;;裴叶信誓旦旦道:“那老头子说是仙家术法,虽没什么用,但的确是好玩。”
  ;;;;秦绍心里不信,但裴叶神情恳切又不似撒谎。
  ;;;;申桑道:“让一部分意识脱离肉身神游,又在一处厮杀竞争,被误伤了可怎么办?”
  ;;;;“只是个游戏,不会伤人。”
  ;;;;秦绍二人暗下摇头。
  ;;;;裴叶的话只信了一分。
  ;;;;这一分还是基于她先前表现出来的实力。
  ;;;;仙家什么的,听着就一股子江湖骗子的腔调。
  ;;;;申桑想起裴叶刚才脸上还带着未散的困意,忍不住叮嘱了一句:“游戏再好玩也要适度。”
  ;;;;说得不好听就是“玩物丧志”了。
  ;;;;“我昨儿睡前就玩了一个时辰。”裴叶有苦说不出,“起得晚是因为换了个地方,睡不惯。”
  ;;;;这话是假的,她纯粹是被掐网闹得心烦,数了一千多只阿崽才勉强舒心。
  ;;;;但对秦绍二人而言,反而是这假话听着真实。
  ;;;;没一会儿,顾府管家过来请三人去正厅,顾府主人顾央有事情找他们。
  ;;;;昨晚烛光昏黄,三人没能看清顾央的真实样貌。
  ;;;;今早看了个真切。
  ;;;;顾央保养得宜,奔四的年纪看着也就刚过三十,略显清瘦的身躯包裹在黛蓝长衫之下,肤色比昨晚看到的还要白皙一些。双目略细长,瞳孔比正常人还要浅两分,鼻梁高挺、唇瓣微薄,腰间戴着精致的玉饰,不远处还放着一柄纹路华丽的鎏金佩剑,剑穗也是镶金戴玉。
  ;;;;厅内香炉飘出一缕蜿蜒向上的青灰,室内弥漫着沁鼻淡香。
  ;;;;秦绍二人给顾央行了晚辈礼,裴叶不明白这个时代的礼节,只能依样画葫芦。
  ;;;;不论是顾央还是秦绍二人都没说什么。
  ;;;;“昨晚睡得可好?”
  ;;;;顾央目光柔和地看着恩师的宝贝大孙子。
  ;;;;秦绍点头道:“睡得极好。”
  ;;;;顾央道:“若有哪里短缺的,直接吩咐下人就行,待在府上不用拘束,当做自己家便好。”
  ;;;;秦绍笑道:“晚辈哪里会跟先生客气,只怕太顽劣了,扰了先生平静。”
  ;;;;顾央点点头,场面话没有再说,直奔主题。
  ;;;;“这位裴叶小友的户籍与‘路引’已经在办了,小友看看这个安排如何?”
  ;;;;他让管家将一卷东西给裴叶,裴叶表情淡定地接过来。
  ;;;;打开一看……
  ;;;;emmm……
  ;;;;秦绍实现一扫,发现了盲点,低声提醒裴叶:“义士,拿倒了……”
  ;;;;不仅拿倒了,眼珠子的转动方向也是错的。
  ;;;;正常人正襟危坐读书,头不偏向、肩不摇晃,只有眼珠子从右到左,上下游移。
  ;;;;裴叶却是眼珠子从左到右,字还拿倒了。
  ;;;;“哦,这些字……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她一点儿都没有因为自己文盲而感到羞耻,反而厚着脸皮将东西翻过来,试图找寻熟悉的痕迹,最后还是失败了,“上面写了什么?”
  ;;;;众人:“……”
  ;;;;顾央的心情是最复杂的。
  ;;;;裴叶将东西递给最近的秦绍,笑着道:“你认识,你帮我看看?”
  ;;;;秦绍伸手将那卷东西接过来。
  ;;;;上面的内容是顾央结合裴叶的说辞拟定的假身份,从父母名讳、祖籍到年纪、生辰、性别。
  ;;;;如果按照这些消息去查,还真能查到有这么一个人。
  ;;;;顾央安排得很仔细,裴叶在内心默念一遍,并未发现漏洞。
  ;;;;“多谢顾先生。”
  ;;;;顾央笑道:“你如今的身份可是内子出了五服的远房亲眷,谢什么的,便不用说了。”
  ;;;;秦绍听后又将内容细看一遍,心下诧然。
  ;;;;户籍造假并不难,但也要看是什么。
  ;;;;如果将黑户安插在普通贱籍,花点儿钱就能打点好,安插在良籍就难了。
  ;;;;顾央是做得到,但为了省事儿,没有必要。
  ;;;;而且混淆良贱可是不大不小的罪,名士最爱惜羽毛,爆出这种丑闻就是予人把柄。
  ;;;;顾央却给裴叶安排了一个跟他自己沾亲带故的良籍身份。
  ;;;;秦绍立马感觉到这份人情的沉重。
  ;;;;顾央笑道:“没你想得那般严重,荔城正处多事之秋,守卫是严,但户籍方面却管得宽松。”
  ;;;;作为荔城远近闻名的名士,顾央的朋友圈可大了,见缝插针办这事儿不难。
  ;;;;他嘴上这么说,秦绍二人却不会当真。
  ;;;;不难,但也绝对不轻松。
  ;;;;欠下的人情最后也要顾央去还。
  ;;;;裴叶旁观三人互动,也意识到不对劲。
  ;;;;顾央在这事情上似乎太卖力……
  ;;;;她用手指抠了一下脸。
  ;;;;莫非这张脸跟顾央以前认识的人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