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棒棒糖(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452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申桑与她面面相觑。
  最后给裴叶打了个眼色,示意先离开再详谈。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城门,直到远离守卫,才小心低语交谈。
  “裴义士,你没有‘路引’进不了城,一旦被抓到还会被驻守荔城的‘凤家军’严加照看。”
  如果是平时还能混进去,但现在战事紧张,浑水摸鱼可没那么简单。
  申桑想到这层便有些犹豫。
  裴叶扭头看了一眼高耸的城墙,默默揉了一下鼻尖。
  她问申桑:“只要不惊动任何人进城就没问题了吧?”
  申桑道:“荔城各门都有重兵把守,一日十二时辰换班轮值,到了时辰城门还会下钥。”
  不惊动任何人混入城中?
  太难了。
  “要不裴义士在城外等一阵,我与绍弟进城寻人帮你弄好户籍和‘路引’?”
  秦绍家庭背景很强,偷偷摸摸帮人弄个户籍、“路引”不难。
  更何况——
  正值战乱,没有户籍、“路引”的流民那么多,里边可操作的余地大了去了。
  裴叶面无表情地道:“这么点儿高的小矮墙,我有信心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翻进去。”
  申桑:“……”
  翻城墙?
  他默默看了一眼两三丈高的城墙,再看看裴叶不足五尺的身高。
  “你怀疑我的能力?”
  别说翻这么一座小矮墙,徒手爬个两千米的峭壁也不成问题。
  看裴叶表情认真不似作假,申桑又一次陷入沉默。
  他忘了裴叶是个神秘的能人异士。
  能人异士连露天luo奔都能扛得住,爬个城墙什么的……大概也没问题吧。
  申桑不确定地想着。
  “并未怀疑,只是……翻爬城墙一旦被抓,后果比没有‘路引’更严重。”
  没有‘路引’顶多被流放发卖或者罚到倾家荡产,翻爬城墙被抓只有死路一条。
  “没事,我心里有数。”
  申桑与秦绍用钱开道,走绿色VIP通道,不用排队就能进城。
  约好会合地点,秦绍心里还有些担忧。
  申桑宽慰道:“裴义士瞧这不像是鲁莽的人,哪怕翻墙也会等入夜……”
  入夜之后,城门各处守卫力量不如白天那么严苛,翻墙偷渡入城的几率大很多。
  “距离入夜还有大半个时辰,我们不如先去食肆用点儿?”
  之前的河鱼在腹中消化得差不多,秦绍二人又正值长身体的年纪,很容易饿。
  申桑点头:“也好。”
  荔城地势特殊,商贸繁荣,南来北往的商贾齐聚于此,一派盛世景象。哪怕外头有风声说要打仗,城内百姓脸上依旧洋溢着笑颜,与城外那些担忧未来又流离失所的流民截然不同。
  城中食肆极多,二人随便找了一家看着比较干净的。
  待他们吃饱喝足去目的地等裴叶,发现人家早已等得不耐烦。
  裴叶裹着那件大围巾,手中揣着那根白色长棍,蹲在街角,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团阴影。
  “裴义士!”
  秦绍隔着老远喊了一声。
  裴叶冷着脸,幽幽地道:“我在这里受冻挨饿,你们吃饱喝足,真快活啊。”
  申桑默默抬头。
  这才刚入夜,裴叶手脚再快……应该也没等多久……吧?
  哪知裴叶伸出五根手指。
  “我等了你们五刻钟。”
  两个半大少年前脚进城,裴叶后脚就翻进来了。
  她在目的地啃了大半天干脆面,这俩少年待在食肆吃香喝辣。
  要不是这俩孩子年纪还小,裴叶真想遵从系统提示,给他们批发两顶绿帽!
  两个少年面露羞惭之色。
  君子该守时守约,他们却让裴叶待在风口等了那么久。
  “算了,其实也没等多久。”
  她是成年人,不跟小婴儿计较迟到这种问题,有失风度。
  秦绍知道裴叶这是给他们台阶下。
  “裴义士,要不要先去布庄看看?”
  附近就有几家布庄,大部分供应给城中高官富户,少部分卖给普通百姓。
  不仅卖布料也卖成衣,成衣样式很大众。
  “掌柜的,你这里可有适合的衣裳?全部拿来看看。”
  入夜后的布庄很清闲,掌柜闲得能抠脚,好不容易来了三个客人,其中一个还是乞丐。
  秦绍补充道:“要最好的。”
  最好的?
  掌柜暗暗打量三人,心里嘀咕,面上没有显露。
  开门做生意,甭管顾客什么样儿,伺候好了最重要。
  “三位稍等,这就去取来。”
  布庄最好的成衣也就那样,跟府上绣娘制成的不能比,秦绍看了一圈有些嫌弃。
  “这就是最好的?”
  秦绍一副“你肯定藏私了,我们有钱别驴我们”的表情。
  掌柜为难道:“这一批的确是最好的成衣,其他的不是不合身就是被送到顾府了。”
  顾府?
  荔城姓顾的人家没有几户,而秦绍二人要拜访的人中间就有一人姓顾。
  “你说的顾府可是名士顾央府上?”
  掌柜惊诧二人猜得准。
  “的确是那位贵人。”
  “原来如此。”
  知道掌柜说真话,秦绍态度软和下来,让裴叶从这批成衣选几套喜欢的。
  布庄不仅有类似试衣间的地方,还有一处供人沐浴的小间。
  未免两个半大少年等得无聊,裴叶掏出一把棒棒糖、两包香瓜子递给他们。
  二人:“???”
  “打发时间的零嘴,剥去外边的壳子就能吃。”
  这些零食是抽游戏许愿池的产物,裴叶的游戏包裹塞了无数,各种口味都有。
  “此物该如何食用?”
  秦绍捻着一根棒棒糖。
  一端是比龙眼还大的球,一端是根白色细棍。
  二人研究后发现那颗球外边儿包裹着的东西能解开。
  “嗅着有股荔枝的气味……”
  小心翼翼吃了一小口,发现是硬的,咬不下来,只能搁在口中抿着。
  抿了两口,一股浓郁的甜香迅速在口腔蔓延。
  “居然是糖。”
  秦绍诧然。
  这种玩意儿同样不是普通百姓吃得起的,甚至连很多富户也不是说吃就能吃。
  口中这颗糖跟秦绍以前吃的蜜糖完全不一样,硬的,不仅极甜,还有水果的香味。
  “此物怕是连宫中都没有……这位裴义士究竟是何方人士?”
  申桑闻言也拿了一颗。
  剥开后发现跟秦绍的不同,不是白色而是一圈圈交融的红白。
  味道非常新奇,似乎能甜进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