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秦绍,申桑(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30 23:18      字数:235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山路崎岖,野草丛生。
  ;;;;那些人没有隐藏踪迹的能耐,裴叶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他们的踪迹。
  ;;;;她刚一靠近,揣在少年袖中的竹叶猛地打起精神。
  ;;;;小可爱没有放弃它!!!
  ;;;;裴叶躲在茂密树冠之中,静静观察底下这伙人,猜测他们的身份来历。
  ;;;;深山密林众多,道路崎岖。
  ;;;;这伙歹人贪心搜刮不少东西,队伍中还有被强征的普通村民,拖延之下,赶路速度上不去。
  ;;;;夜幕低垂,他们还未走出深山老林。
  ;;;;野外多猛禽毒虫,连夜赶路实在是不智之举。
  ;;;;趁着天色还未彻底黑下来,还是赶紧布置布置野外过夜,准备热乎乎的食物。
  ;;;;清理杂草、生活造饭之类的琐事由普通小兵包圆,其他几个“大人物”只用坐着等张口就行。
  ;;;;不过他们显然不满足于此。
  ;;;;“穷山恶水也能养出这么水灵的妞,这一趟还真是没白来。”
  ;;;;那个穿着破旧甲胄的男人率先起身,从那堆战利品中挑了个最出挑水灵的女孩儿。
  ;;;;裴叶躲在树冠往下看,发现此女是里正家的女孩儿。
  ;;;;前不久刚及笄,说了一门好亲事。
  ;;;;男方是隔壁山头村子里正家的幺子,两家属于门当户对。
  ;;;;还有半年就要成婚当他人妇了,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一伙闯进村子强征青壮抢掠妇女。
  ;;;;被点名的女孩儿吓得颤抖如筛糠,几乎要昏厥过去。
  ;;;;男人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反而被女孩儿脸上的惧怕取悦了。
  ;;;;他好心情地道:“呦,还是个雏儿!”
  ;;;;其他士兵顿时哄笑,七嘴八舌地庆祝他今晚要当一回新郎。
  ;;;;他大笑着骂道:“你们这些混球,老子这身板能七回八回新郎都成,怎么可能一回。”
  ;;;;听到这话,伴随着士兵哄笑的bgm。
  ;;;;其他相貌尚可、还未婚嫁的女孩儿也脸色煞白。
  ;;;;“哭什么?”
  ;;;;男人一手将挑中的女孩儿扛在肩上,另外一手伸到腰间稍微松了一下腰绳。
  ;;;;“兄弟们各个有力气有本事,你有福了,今儿伺候好我,明儿他们好好伺候好你,哈哈哈。”
  ;;;;他的嗓门很粗,口中说着极为下流的话。
  ;;;;云英未嫁的女孩儿哪里经历过这些?
  ;;;;除了乱蹬两条腿、用拳头捶打、用牙齿咬、惊恐尖叫,再没有其他有效的反抗措施。
  ;;;;她的反应不仅没让暴徒怜惜或者畏惧,反而大大取悦了他们,四周全是杂乱的哄笑声。
  ;;;;甚至还有人开黄腔。
  ;;;;“……这雏儿太嫩又不听话啊,要不要兄弟几个给您稳着点儿?”
  ;;;;男人大笑道:“混球,老子睡服婆娘的时候,你小子的爹还是个雏儿,用得着你碍事。”
  ;;;;这伙人越说越过分,行动上也不甘落后。
  ;;;;两个被盯着的少年怒火中烧。
  ;;;;他们原本想趁着入夜时刻,众人警惕松懈的时候再找机会。
  ;;;;谁料这些畜牲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畜牲。
  ;;;;“这等贼人……着实忍不下去了!”
  ;;;;耳边是兵匪嚣张、肆无忌惮的狂笑,偶尔夹杂着女子惊慌恐惧的尖叫。
  ;;;;偏偏他们俩佩剑被缴,手无寸铁,还是两个半大少年,根本抵不过这些成年贼人。
  ;;;;正当他们心焦如焚,刚刚还狂笑的男人突然哑声,双眸死死睁大,满面的不可置信。
  ;;;;他抬手捂住喉咙,却摸到迸溅而出的浓稠温血。
  ;;;;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直到男人身躯晃荡着倒下,他们中间才出现一瞬的静音。
  ;;;;倒下的男人张了张口,最后却连一个字的读音都发不出来,不甘心地睁着眼睛没了气。
  ;;;;喉间迸出来的鲜血很快染湿了他的脸颊与前身。
  ;;;;沉浸在惊惧中的里正女儿与男人铜铃大的眼睛对上,尖叫声又高亢了几个度。
  ;;;;“谁?”
  ;;;;“敌袭!”
  ;;;;这群兵匪见首领死得莫名其妙,惊惧、愤怒、惶恐之时也多了几分害怕。
  ;;;;只听树冠枝叶发出簌簌声,一道影子从上而下。
  ;;;;树下的兵匪刚刚抬头,还未看得清树上躲着什么鬼,脖子就发出不堪重负的骨裂声。
  ;;;;剧痛袭来,天昏地暗。
  ;;;;裴叶借着这一棍子的力道在半空转换身形,一个膝击将另一人踢开。
  ;;;;百多斤的男人跟球一样在地上翻滚,最后瘫软在地,再无声息。
  ;;;;“哎呀,力气用得太大了。”
  ;;;;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力道还控制不好,上来一套就带走了五个人头……
  ;;;;她也不想的。
  ;;;;距离裴叶比较近的兵匪反应过来,怒气暂时压倒了恐惧,抄着手边武器拥了上来。
  ;;;;裴叶一蹬树干跳跃向上,半空翻身再将长棍横扫,干脆利落送他们去排队投胎。
  ;;;;这番操作行云流水,快得连敌人与受害者还未理清门道,敌人已经躺下一大半。
  ;;;;这时候,其中一名少年指着想要逃的兵匪道:“女侠,不要放跑一人。”
  ;;;;深山老林最适合杀人灭口。
  ;;;;要是留下活口,反而后患无穷。
  ;;;;裴叶可不是那么凶残的人,她将剩下的活口全部打断了手和腿。
  ;;;;两名少年看得冷汗淋漓。
  ;;;;待兵匪死的死,残的残,废的废,他们才长舒一口气。
  ;;;;村庄村民直接吓傻,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裴叶手中的长棍落在他们身上。
  ;;;;裴叶掏出小刀子将绑着村民的粗绳割开,刻意压低声音让他们收拾东西搬走。
  ;;;;此时的裴叶用两块粗布将脸捆住,整张脸只露出两只眼睛,身上也披了一件彩色大围巾。
  ;;;;这条大围巾是上个副本拿来御寒的,不晓得什么时候收进游戏包裹。
  ;;;;大围巾套在身上倒像是大氅,颇有几分古怪游侠的味道。
  ;;;;村民认不出裴叶的身份,不知道她就是村中惹人嫌恶的孤女“筱绿”,千恩万谢之后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没一会儿就鸟兽散,裴叶将长棍往腰间腰绳一插,弯腰要拖地上的尸体。
  ;;;;“你们俩怎么还在?”
  ;;;;裴叶注意到这伙人中风格迥异的两名少年。
  ;;;;不管是兵匪还是村民,各个肌肤黝黑,分明是常年暴晒劳作。
  ;;;;这俩少年却一个赛一个白皙。
  ;;;;年长这个还有些小麦色,年幼那个白得能发光。
  ;;;;“在下秦绍,多谢义士救命之恩。”
  ;;;;另一人也作揖道:“在下申桑,多谢义士救命之恩。”
  ;;;;这时候,挂在裴叶胸前的手机也发出了嗡嗡声。
  ;;;;有系统提示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