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看戏(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8      字数:241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大龙哥,你饶了我吧,我没有这个意思……”
  即使被丢了出来滚地两圈,这道人影依旧用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似一条狗一样跪着求饶。
  “没这个意思?”
  过了一会儿,一个光着膀子、前后纹满青紫纹身的大汉从简陋铁皮门中走了出来。
  他生得膀大腰圆不说,还有一副凶悍的面相,一开口就是如洪钟一般粗犷的声音。
  因为上身前后纹了整整36条大大小小不同的龙头,故而又被道上的兄弟尊称为“大龙哥”。
  此时的“大龙哥”一脸怒色,左右跟着四五个同样纹了纹身的打手小弟。
  “大龙哥”搂着衣着暴露的美女,而几个小弟则扛着各式各样的铁质棍棒。
  “没这个意思,你找我马子干嘛?”
  “大龙哥”走上前将少年的人头往地上踩,
  他的脚心发黄、脚背乌黑,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被踩少年被那脚臭熏得叫苦不迭。
  少年也不敢将“大龙哥”的脚推开,因为他知道反抗的下场就是被打得更狠。
  这里可是“大龙哥”的地盘,打是打不过的。
  而且“大龙哥”这个人说一不二,少年刚才就领教过了。
  反抗一句就被蒲扇大的手掌抽嘴巴子,说错一句抽十下,他刚才险些被抽得脸颊失去感觉。
  少年哭着道:“我……大龙哥,我是来找我妈的遗物的……”
  “大龙哥”一脚踩着少年的头,双眼却贼溜溜盯着站在人群内缘看戏的四个陌生女性。
  他也是道上混的人,知道规矩。
  B市基地看似有他一片天地,但惹了那些实力强大的异能者,基业顷刻崩塌。
  这四个女人外貌干干净净,长相也极为出色,至少是“大龙哥”末世以来见过最好的异性。
  她们有胆子来这里,还有闲情围观看戏,兴许是哪个异能者或者幸存者团队供养的。
  这种人,他惹不起。
  “大龙哥”心思转了几圈就低下头继续找少年的麻烦,杀鸡给猴看。
  时不时找人树立典型,用暴力让人恐惧屈服是他统领附近这片势力的法宝之一。
  “大龙哥”脚下用力一碾,少年侧脸、鼻子、嘴巴在地上砂砾上摩擦,留下冒着血珠子的血痕:“你妈的遗物跟老子有什么关系?跟老子的马子什么关系?你找她想给老子戴绿帽?”
  少年哭着求饶道:“大龙哥,小弟哪里敢对您的女人动脑筋啊。小弟之前不是给您孝敬了一些东西吗?收拾的时候粗心了,没有注意里面落了我妈的遗物,我这不是想买回来嘛……”
  “大龙哥”对如今这位马子还新鲜,少年孝敬上来的金银玉石都赏给她了,包括那半枚玉坠。
  少年过来打听到这个事情想找那个女人买回来。
  这种残缺的玉坠顶天了几个贡献点,要是碰上冤大头,十几个也能卖出去。
  少年是打算用五十贡献点去买的,顺便也圆了自己的谎。
  毕竟是“亡母”的遗物,价格是该高点儿以示“诚意”。
  谁料被“大龙哥”误会他要花钱嫖他马子,不等他给自己解释就让人打他。
  少年第一下被打懵了。
  他自认为自己跟“大龙哥”混得好,算是对方喜欢又器重的兄弟,没想到下手这么不留情。
  “大龙哥”嗤笑。
  他不知道少年打什么小九九,但他也是有眼力的人。
  少年是个什么脾性,他跟对方说两句话就摸得清楚。
  什么“亡母”遗物,这人就不是个会感恩念情的人,更别说他亡母在他很小时候就死了。
  一个三五岁大的孩子能对亡母有什么深刻印象?
  他也听少年讲过,少年现在的妈是后妈,还有个后妹。这俩到了末世都供着这么个废物吃喝,让他没饿死也没被丧尸吃了。不说再造之恩,但也是有恩情吧?陌生人这么做都该感念,更别说后妈后妹了。这货做了什么?之前还打算让后妈后妹下海当小姐给他赚钱呢。
  如此心性,说他为了“亡母遗物”过来高价赎回东西,“大龙哥”是一个字、标点符号都不信!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玩意儿有其他价值。
  “大龙哥”不知道那货的价值,但他不能忍受自己被愚弄欺骗。
  一个二十岁都没有的小屁孩儿跟他耍心机,还早了几十年呢!
  想到这里,大龙哥踩少年的脑袋更用力。
  少年只觉得地上的砂砾棱角要戳进他的脸,疼得想龇牙咧嘴。
  “大龙哥、大龙哥,求你饶了我吧!”
  少年求饶更大声了。
  他甚至怀疑“大龙哥”要将他的头颅都踩裂。
  “大龙哥”抽着末世前最便宜的烟,几块钱一包那种,呵呵笑着。
  “饶了你,行啊,说老实话,老子就饶了你。”他阴仄仄笑着,脸上那两道疤显得更狰狞可怖,“我毕竟也不是什么坏人,也是讲道理的人。但是你如果说了谎话,有一个字骗老子,等老子调查出来,到时候要剁手剁脚还是断了你小子的命根当个太监,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少年听得脸色煞白,脑子里没了一丝一毫的主见。
  “我、我说……大龙哥……我都说……”
  少年这么一喊,“大龙哥”就大发慈悲抬起那只脚臭熏天的脚。
  “说吧。”
  他挥了挥手,有个小弟极有眼色地端来一张小凳子。
  少年先是被殴打丢了出来,又被“大龙哥”踩着脑袋,现在脑袋疼身体也疼。
  得到宽恕,他心疼损失的同时又暗骂自家那个后妈惹事。
  如果不是她自己粗心大意没放好货物,他会拿着货物孝敬“大龙哥”惹了一身骚?
  他不敢站起来,反而以下跪的姿态跪在“大龙哥”跟前。
  刚要开口,余光却看到了一个熟人。
  “你刚才都在?艹,你这表子!”
  少年气愤地红了眼睛,指着后妹大骂。
  他一想到刚才求饶被踩脑袋的场景,内心羞愤的同时又升起想要杀人的怒气。
  女孩儿冷漠撇开脸。
  “大龙哥”见状皱了眉头,觉得事情超出了掌控。
  他起身问女孩儿道:“你们几位是?”
  女孩儿未开口,裴叶站出来一步。
  “我们是来拿东西的。”
  “拿东西?”
  裴叶道冲着少年努了努嘴。
  “我们从他妈手中买东西,货物却被他给偷走了,所以来拿货的。”
  “但现在东西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