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我来拿东西(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8      字数:2319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你说这个坠子?”
  女孩儿看着裴叶掏出来的半个玉坠,目露诧异之色。
  “这个坠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不管怎么看都是个成色还不错,但一看就知道是用边角料雕琢而成的东西。
  末世之前也卖不上太高价格。
  当她知道裴叶几人为了半个玉坠花了数万贡献点,脸皮不由得一抽。
  她从事殓尸人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什么形形色色的人没有见过,再纯白的纸也被染黑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道德底线没有她妈妈那么高。当她知道她妈妈错把“珍珠当鱼目”,“低价”卖出那一半玉坠,她第一反应就是坐地起价卖另一半。只是这一想法没有表露出来,毕竟她连玉坠价值在哪里都不知道。除了裴叶这位顾客,其他顾客未必会用同样的高价收购另一半。
  她问道:“这枚玉坠是我捡来的……看着挺普通的,你们花这个冤枉钱干嘛?”
  裴叶是谁啊,她怎么可能被个小丫头套了话。
  “这枚玉坠是一个朋友的,据说是朋友祖传的老物件,具有特殊意义。”裴叶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说得有模有样,“她的玉坠在末世前被小偷偷了,报警也没找回来。还没等到警方消息,末世就来了。前段时间碰见,她还在找这东西,甚至不惜给出了相当高的悬赏价格。”
  女孩儿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内心却是将信将疑,同时也有些失望。
  裴叶又道:“这种玉坠一抓一大把,我也劝她别找了。现在又是末世,找它就跟大海捞针一样。没想到早上刚聊完,逛交易市场的时候就在你妈妈摊位上碰见了,只可惜只有一半。”
  她说得过于笃定认真,深棕色偏黑的眸子全是一派坦然,毫无破绽。
  女孩儿犹豫一番也信了这个说辞。
  虽说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若非这种理由,难道是玉坠跟小说一样附带一个空间?
  末世来临的时候,她在绝望下也做过类似的春秋大梦,割破自己的手指去抹老妈收藏的金银玉石,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小说女主。
  结果嘛……自然是白流血了呗。
  小说就是小说,不可信。
  “那件玉坠应该是上一次出门工作搜集的……”女孩儿仔细回想后说了一个地名,裴叶让太昊记录下来,接下来就是从“大龙哥”手中拿到另一半玉坠了,女孩儿又问摊主,“妈,现在那一半玉坠在哪里?”
  摊主为难道:“被你哥哥拿走送人了……”
  女孩儿一听这话,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冒出来了。
  “他这个败家子儿什么都不会做,还这么连累我们……”
  说是“拿走”,说白了不就是“偷”吗?
  若非末世的财务都存放个人账户,怕是都被这货偷走去吃喝嫖赌抽。
  偷窃女孩儿从丧尸沦陷区搜刮出来的货物,然后贱卖出去潇洒,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她在外面见识得多,知道这个便宜哥哥继续废物下去会是什么下场。
  以前还会劝几句,她妈妈也会教育这个继子,但教育两次就被继子的外公外婆翻白眼,整天在他爸耳朵旁说“后妈都是歹毒的”、“图谋儿子家产”之类的话,谁也不敢再管束他了。
  “你们知道这个‘大龙哥’在哪里吗?”
  裴叶不想夜长梦多,东西还是尽快拿到手才好。
  摊主只知道“大龙哥”是附近的小混混头子,住在哪里不知道,女孩儿倒是很清楚。
  好歹也是当了一段殓尸人,什么鱼蛇混杂没见过。
  “我知道,我领你们去。”
  “大龙哥”住的地方距离女孩儿家并不远。
  据女孩儿讲,他还控制了附近十来个女人,给她们拉皮条介绍客人,从中抽成。
  “这种垃圾就该早早去死!”
  女孩儿一边领路一边讲这些八卦,面上全是不忿厌恶之色。
  若非她有异能,她妈妈和她多半也被这个“大龙哥”控制了。
  招来这个祸端的人还是她那个不成器的废物“哥哥”。
  整天跑出去吃喝嫖赌,还做白日梦,跟“大龙哥”这种道上的人称兄道弟,甚至还想过加盟“大龙哥”的事业,让继母和继妹成为自己手下的姐儿。他跟“大龙哥”结盟,称霸附近的生意……
  要不是摊主拦着,女孩儿早就掐死这东西。
  裴叶笑道:“反正是末世嘛,将人引诱到角落打死就行。”
  太昊在她耳边默默说了一句。
  “幸存者,这是不对的。”
  哪怕是末世了,太昊也不赞成以暴制暴的办法。
  因为暴力只会制造更多的暴力。
  裴叶笑着道:“的确是不对,但也没办法啊,毕竟没人站出来主持公道。”
  太昊再厉害,毕竟也只是初级超级智能。
  它调整整个蓝星资源抵挡末世已经不容易了,很多细节无法照顾到。
  疑似被裴叶指责的太昊沉默了。
  “幸存者,你的提议虽然不对,但……”过了一会儿,太昊在裴叶耳边说道:“但是,仅此一次。”
  太昊也不是不管事,每个幸存者干了什么事情它都有记录下来。
  只待末世结束再清算总账。
  “大龙哥”住的地方比女孩儿家中大得多,铁皮房隔成二十多个仅容一张床的小隔间。
  门口不时还有满身脏污的男人徘徊。
  裴叶几个一出现就成了焦点。
  经常光顾这里的男人哪有见过打扮这么干净的女人。
  “那个什么‘大龙哥’在吗?”
  门口坐着的男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你找‘大龙哥’?”
  他用污浊的眼神将裴叶几个从头打量到脚。
  三个干净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个装扮邋遢、长相瘦弱,但五官挺不错的少女。
  这么一个组合出现在男人取乐的场所门口,怎么看怎么怪异?
  难道是来找工作的?
  还是来抓奸找男人的?
  裴叶平淡道:“来拿个东西。”
  刚说完,一道人影被人从屋内丢了出来,在地上结结实实滚了好几圈。
  “大龙哥,大龙哥……”
  人影从地上爬起来,露出一张被人打得淤青的脸,鼻涕眼泪都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