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谈正事(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17      字数:248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狼王?
  ;;;;荀明远眼眶微红。
  ;;;;他嗓音带着三分微不可察的哽咽。
  ;;;;“我叫荀明远,狐狸,你真不记得我了?”
  ;;;;他期待着从白狼口中听到“哈哈哈,我当然记得队长啊,刚才骗你的”,但又知道这不可能。
  ;;;;正如裴叶先前说的,他的队友柴方是个人。
  ;;;;活生生的大活人,怎么会脱离人籍,成了一头体型巨大的白狼?
  ;;;;这头白狼真是狐狸柴方?
  ;;;;亦或者说是个巧合,狐狸柴方还活得好好的,白狼只是碰巧跟柴方容貌相似、声音一样?
  ;;;;白狼认真看着荀明远,将他上下打量了好几遍,澄澈蔚蓝的眸子闪过几缕狐疑和思索。
  ;;;;它应该不认识什么“荀明远”,但不知为何,这个名字却是该死的熟悉。
  ;;;;“本王不认识你,但本王又觉得你的名字很耳熟,仿佛在哪里听过。”白狼是诚实的,它抖了抖一双长着厚厚白色绒毛的肥厚耳朵,大大的脑袋写着大大的疑惑,“你说这是为什么?”
  ;;;;听着熟悉的嗓音说着陌生的话,那种要命的违和与疏离让荀明远无所适从。
  ;;;;他宁愿听白狼说“不认识”,也不希望它说“名字很耳熟”。
  ;;;;因为这会让他迟疑,让他无法确定白狼与狐狸柴方的关系。
  ;;;;裴叶看着一米九开外的壮汉低头难过,再看看想近前却没理由和立场的向瑞君,轻叹。
  ;;;;说不好这两人谁更悲催。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狐狸柴方都是荀明远最亲密的战友和发小,失去狐狸柴方犹如失去手足。而向瑞君呢?她跟狐狸柴方的羁绊都在前世,今生仅有寥寥数语的交谈,顶多算个比较熟悉的陌生人。向瑞君甚至连明显的难过都不能表现出来,在场最懵的便是白狼了。
  ;;;;它小心翼翼扭过头看裴叶,两只前爪交叠搭着,好似做错了事的大孩子。
  ;;;;眨眨那双蔚蓝色的眸子,竖起的双耳微微耷下来。
  ;;;;“我说错了吗?”
  ;;;;裴叶道:“你没有说错。”
  ;;;;白狼又问:“那是我欺负他了吗?刚才打哭他了?”
  ;;;;随着状态稳定,它脑海中出现越来越多画面,其中就有向瑞君和荀明远联手偷袭它的场景。
  ;;;;“刚才是他先动手的。”
  ;;;;未等裴叶说什么,白狼很耿直地捅了荀明远两刀子。
  ;;;;“……这是因为他太弱了……而且我也没有打中他,他现在还活着,没有死……”
  ;;;;言外之意,要是它一爪子拍结实了,荀明远几个都要排着队去见阎罗王,才没机会在这里污蔑它。刚刚拥有真正理智的白狼很不明白,为什么弱小如荀明远不反省自身,还要告状呢?
  ;;;;人类太狡诈了,故意要摸黑它。
  ;;;;裴叶余光看到荀明远近乎龟裂的脸,忍不住憋着笑。
  ;;;;说话的功夫,氪了经验狗粮包的警犬队狗狗们纷纷拖着战利品围拢过来,冲着裴叶摇尾巴。
  ;;;;一副“快夸奖我鸭”的表情,眸子冒着布灵布灵的光。
  ;;;;青龙三犬更是仗着江湖地位冲其他警犬低吼,压下狗狗们躁动的心。
  ;;;;联手解决内患,再来就是外边儿的小表砸了!
  ;;;;它们如三护法一般坐在裴叶身后,睥睨着白狼。
  ;;;;白狼收到了三犬的威胁信号,做了个人性化的撇嘴动作,蔚蓝色的眸子带着高傲不屑。
  ;;;;三只狗……
  ;;;;哼……
  ;;;;它可是狼!
  ;;;;众人感受着废墟中流淌的无声交锋,纷纷将视线对准了裴叶。
  ;;;;就是这个女人,犹如行走的罪恶玛丽苏,所有小动物都为她神魂颠倒,争风吃醋。
  ;;;;裴叶:“……”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魅力?
  ;;;;年轻时候要是有这样的异性缘,她至于当了三百多年单身狗?
  ;;;;她始终想不明白这一问题。
  ;;;;“我们……”
  ;;;;裴叶一出声,两方异兽将视线对准了她。
  ;;;;“先谈谈正事儿?”
  ;;;;她提了建议。
  ;;;;这么干僵持也不是个事儿啊。
  ;;;;青龙也努力仰头,摆出高傲的姿态,试图用鼻孔看白狼。
  ;;;;“是的,它们现在都是我们的阶下囚,的确该走一下流程,审问个清楚。”
  ;;;;除了白狼没什么重伤,其他地铁隧道内出来的异兽全部挂着彩,伤势最重的一个被某只警犬队狗狗用爪子剖开了肚皮,鲜血肠子淌了出来,还被揍得鼻青脸肿,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毛。这伤势本该能去见阎王爷了,但这一批异兽的体质明显比寻常异兽更强,还活着。
  ;;;;白狼表现出来的智慧是最高的,理当先审问它。
  ;;;;裴叶的意思也差不多。
  ;;;;白狼根本不鸟青龙,但它很听裴叶的话。
  ;;;;不过
  ;;;;“本王可不是阶下囚。”白狼轻蔑地瞥了一眼青龙,哼道,“更不可能是你的阶下囚。”
  ;;;;请特别标注是【大可爱陛下的阶下囚】,谢谢。
  ;;;;青龙怒而龇牙,白狼丝毫不惧地瞪了回去。
  ;;;;裴叶用长棍敲打手心,白狼和青龙厌恶地错开了视线。
  ;;;;“谈正事,也不算审问。”
  ;;;;裴叶知道这批异兽都受了那块左腿足骨的影响,本性也坏不到哪里去。
  ;;;;再加上荀明远和向瑞君笃定白狼与狐狸柴方的关系,裴叶态度软化不少。
  ;;;;白狼垂着大狼脑袋,看着十分温顺听话。
  ;;;;“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地铁隧道?”
  ;;;;其他异兽七嘴八舌,
  ;;;;现场“汪汪汪”、“吱吱吱”、“喵喵喵”、“嘎嘎嘎”、“咯咯咯”……的声音此起彼伏。
  ;;;;裴叶:“……”
  ;;;;她以手扶额,打了个手势让青龙做翻译。
  ;;;;青龙将它们的话一一复述了一遍。
  ;;;;大家的回答与蝙蝠阿丑差不多,它们都是受到一股神秘力量被吸引到地铁隧道的。
  ;;;;不仅如此,它们抵达的批次也不一样。
  ;;;;一些是第一批元老,跟蝙蝠阿丑是同一批的,一些则是在它们之后进来,时间也不同。
  ;;;;地铁隧道内的竞争非常激烈,批次越早越有利,被影响的时间越长,进化之后的实力更强。
  ;;;;但之后批次进来还能顺利活下来,并且逆袭第一批元老,说明天赋高。
  ;;;;天赋拉平了那点儿时间优势。
  ;;;;裴叶环顾了一圈在场这群狼狈挂彩的异兽。
  ;;;;它们没有像白狼那样会说人话,但表现出来的智慧并不低。
  ;;;;此时都像是犯了错被教育的孩子,一双双眸子都噙着泪光和悔意,还有小心翼翼的讨好。
  ;;;;裴叶心软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