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向瑞君的幻境(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9      字数:250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山腰别墅。
  ;;;;一群打扮时尚、青春靓丽的男男女女聚在这里给今天的寿星公庆生。
  ;;;;随着宴会气氛被主持人炒热,这群男女逐渐放下矜持,随着酒意上涌而忘了分寸。
  ;;;;伴随着或劲爆或暧昧的嘈杂音乐,他们越贴越近,直至身体贴着身体如水蛇一般扭动交缠。
  ;;;;“你怎么不下去跟他们一起玩?”
  ;;;;一位长相隐隐有些熟悉的青年靠近。
  ;;;;“啊?我不喜欢喝酒。”
  ;;;;别墅聚会大厅角落一侧,向瑞君婉拒青年递来的酒。
  ;;;;“来嘛,你也喝两杯,不喝就是不给今天的寿星公面子。放心,酒度数不高。”
  ;;;;青年热情劝酒,向瑞君依旧不肯。
  ;;;;不知为何,她一踏入别墅就有种诡异而强烈的不安,内心似乎有个声音告诉她快点离开。
  ;;;;当她仔细回想这个声音是谁的时候,它又消失不见了。
  ;;;;附近玩得嗨的女生也笑着靠过来劝她喝两杯。
  ;;;;“什么不能喝酒?前段时间烤肉自助,你喝的啤酒不是酒?喝两杯就图个气氛,不会醉的。”
  ;;;;向瑞君被女生揭短,心下尴尬,而劝酒青年看她的眼神也多了些别的什么。
  ;;;;“……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
  ;;;;青年和女生都不信她的话,以为她是扯谎。
  ;;;;为了让这件尴尬的事情尽快揭过去,向瑞君只能小喝两杯。
  ;;;;当酒液顺着喉咙流淌下去,前不久出现过的诡异不安再次出现。
  ;;;;这次更加强烈直白。
  ;;;;离开!!!
  ;;;;快点离开这里!!!
  ;;;;向瑞君面色一白,顺从内心的声音。
  ;;;;她将右手放在小腹上,作势腹痛难忍的样子。
  ;;;;“肚子有些难受,我去一趟洗手间。”
  ;;;;别墅大部分人都聚在舞池,她直奔别墅大门口。
  ;;;;“我真是昏了头了……”
  ;;;;孤身一人走在下山的路上,夜风吹拂,让向瑞君脑子清醒下来。
  ;;;;黑夜下的群山连绵起伏,车道两旁围拢着黑漆漆的模糊影子,似乎下一秒就会飘荡过来,冲着她张开血盆大口。
  ;;;;内心慌得一批,面上稳如老狗。
  ;;;;她回头望了一眼山腰别墅。
  ;;;;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因为没头没脑的感觉就离开别墅。
  ;;;;先不说这条偏僻的山路有无危险,她步行下山,天亮都走不到山脚。
  ;;;;山上信号不好,手机快没电了,电筒也开不了多久。
  ;;;;内心剧烈斗争,在继续走山路和回到别墅等生日宴会结束之间徘徊。
  ;;;;“要不……回去?”
  ;;;;耳边似有温柔又陌生的声音蛊惑她回去。
  ;;;;山路太危险,快回去!
  ;;;;山腰别墅在黑夜中静静亮着,橘黄的灯光似吸引扑火飞蛾。
  ;;;;在向瑞君身后是条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森然的阴暗让人寒毛直竖。
  ;;;;两个选择在理智的天平上拉扯僵持。
  ;;;;向瑞君迟迟做不了决定。
  ;;;;迟疑的功夫,一阵诡异夜风吹过后颈,让她打了个激灵,意识再度陷入混沌。
  ;;;;当她再度恢复意识,她又回到了山腰别墅的大厅。
  ;;;;男男女女还在舞池开心放纵,略显眼熟的青年又一次过来。
  ;;;;“你怎么不下去跟他们一起玩?”
  ;;;;向瑞君眼神迷茫,她觉得这句话很熟悉,但又不记得在哪里听过。
  ;;;;“啊?我不喜欢喝酒。”
  ;;;;青年笑着,嘴巴一张一合。
  ;;;;明明他还没说完,但向瑞君却知道他要说的每一个字。
  ;;;;“来嘛,你也喝两杯,不喝就是不给今天的寿星公面子。放心,酒度数不高。”
  ;;;;向瑞君:“……”
  ;;;;过了一会儿,有个女生过来劝酒,向瑞君被劝着喝了两杯。
  ;;;;“这些事情……我好像经历过……”
  ;;;;她努力回想这阵熟悉感的来源。
  ;;;;舞池传来一阵哄笑,她循着声音望去。
  ;;;;一对男女朋友在众人起哄下拥吻在一起。
  ;;;;向瑞君清晰看到男人的手正从衣服下摆伸到女友背后,扯下那条无肩带bra。
  ;;;;当那件bra被男人甩到一旁沙发上,众人哄笑声音更大。
  ;;;;“来更激烈的,来一个来一个!”
  ;;;;“这些游戏太无聊了,我们玩点别的……”
  ;;;;亲亲吃蛋糕、猜拳脱衣、男女配合俯卧撑……
  ;;;;向瑞君从头到尾就喝了两杯,醉意却越来越浓,脑子越来越沉,好似两肩扛着的不是脑袋而是一颗同等大的铅球。
  ;;;;她站起身,脚下一个踉跄。
  ;;;;“嘿嘿,我们也来玩玩?”
  ;;;;寿星公富二代出现在她身边,她抬手将对方的手甩开,厌恶地呵斥。
  ;;;;“滚,放开我的手!”
  ;;;;寿星公富二代双眼微眯,神情阴冷如厉鬼。
  ;;;;向瑞君意识迷糊中发现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寿星公富二代的狐朋狗友。
  ;;;;二人合力,一人一条胳膊将她往二楼拖曳。
  ;;;;向瑞君慌了。
  ;;;;“放开我!”
  ;;;;“不要碰我!”
  ;;;;“你们放开我!”
  ;;;;她拼尽全身力气挣扎,依旧挣脱不了二人的禁锢。
  ;;;;“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再去喊两个跟她玩,她不要?哼,偏要她要……”
  ;;;;男人的声音如厉鬼呢喃一般在她在耳边来回重复。
  ;;;;“放开我”
  ;;;;她又踢又咬,耗尽了他们的耐心。
  ;;;;寿星公睁着醉意朦胧的眼,抬手要给她一巴掌。
  ;;;;“给脸不要脸,表子!”
  ;;;;向瑞君下意识缩了脖子,避开脸。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过来,拉扯她的人反而发出“哎呦”一声,惨叫着撞到了墙上。
  ;;;;向瑞君后怕地大口喘气,大汗淋漓,胸口急促地起伏。
  ;;;;小心翼翼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被高大的人影遮住。
  ;;;;逆着光,甚至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
  ;;;;只知道来人长得高壮魁梧。
  ;;;;“谢、谢谢……”
  ;;;;向瑞君不知来人是谁,内心却格外有安全感,驱散刚才险些被强迫的阴影。
  ;;;;男人问她,“你要报警吗?”
  ;;;;“报、报警?”
  ;;;;男人见她反应就知道她根本没有报警的意识。
  ;;;;“女生更应该有保护自我的意识,碰到这种事情就该报警,不然吃暗亏?”
  ;;;;向瑞君支吾着道,“他们好像都不是普通人……”
  ;;;;男人嗤笑。
  ;;;;“有几个钱的暴发户,做不到只手遮天。要是报警被压下来,你可以上网找新闻媒体求助。”
  ;;;;闹大了,总会有个交代。
  ;;;;君不见多少“大佬”是被儿子、女儿、老婆、丈夫以及其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拉下马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死板以为普通人无处申冤?
  ;;;;再者说
  ;;;;“我是目击者,你报警,我给你当证人,看谁敢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