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一夜(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8      字数:2370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末世第一天的第一个晚上,S酒店几十号人夜不能寐。
  先是经历末世危机,之后又遭遇暴徒折辱殴打,短短二十四小时,却仿佛漫长得像一辈子。
  这还只是第一天!
  他们不敢想象未来还有几个这样提心吊胆、饱受折磨的日子。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裴叶一行人并没有折磨他们的意思,反而允许他们用晚餐。
  “今天晚上、明天早上和中午,优先吃三楼餐厅冷藏库内的肉食、蔬菜、水果,这些都不容易保存,一旦冷藏库没了电力供应便会腐败。”裴叶询问柳叶仙,“白米面粉之类的找到多少?”
  S酒店可是五星级大酒店,餐厅还有对外的自助餐生意,储粮应该比较可观。
  柳叶仙的回答也证实了这点。
  丧尸大规模爆发前,S酒店刚刚补满了货,三楼餐厅食材很充足。
  “白米全都煮了吧,煮得干一些,捏成饭团应该能保存两三天,面粉也全部做成馒头。”
  向瑞君道,“厨房白米面粉还挺多,全部做了,我们吃不完就馊了。”
  “我又没说给我们自己吃,当然是分给那些幸存者。国家机器反应很快,这会儿应该建立不少幸存者基地。想投奔这些基地,最快也要三四天,一路上没有食物饿都能饿死。”裴叶有营养剂,向瑞君几人还有袖里乾坤以及灵泉空间储存的物资,那些幸存者可没这么好运。
  裴叶这话落在向瑞君耳中宛若天方夜谭。
  她又道,“S酒店楼上还躲着不少幸存者,我等会儿将他们带下来,明天一起离开。”
  向瑞君心脏疼得一抽一抽。
  末世的物资比人命还要珍贵!
  奈何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没反对意见——柳叶仙圣母脾性不用说,齐天硕以女朋友马首是瞻,柳父夫妻啥也不懂听女儿的,捡回来的母女也是打酱油——而她自己,打不过裴叶。
  “行,按照你说的去做。”
  向瑞君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忽略物资被瓜分的心痛感。
  大不了明天去沃尔玛几个超市仓库多捞一些物资,弥补今天的损失。
  “那就这么说定了,也让这些幸存者搭把手准备食物吧。”裴叶起身准备去S酒店楼上找其他幸存者,一个人头好歹也是2点功德,临走前道,“他们要是动用暴力,你知道该怎么做。”
  前面那句话是对柳叶仙说的,后面那句话是对向瑞君说的。
  对于裴叶而言,活人比丧尸更加棘手难对付。
  目前的丧尸都是仅凭进食本能行动的吃人怪物,不是人类而是敌人,爆头就爆头。
  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却不一样。
  谁也不知道他们中间有没有心思不好的家伙。
  杀丧尸不会有心理负担,杀人呢?
  向瑞君嗤了一声,她觉得自己被小瞧了。
  “这还用你吩咐?”
  末世五年,她杀了不知多少丧尸,同时也杀了不知多少活人。
  餐厅内的幸存者最好都识相,若是不识相,宰了也就宰了!
  几十号幸存者与柳叶仙一行人泾渭分明,彼此隔着好几米的距离。
  裴叶这尊大煞星离开,几十号幸存者担心的同时又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不怕不行啊。
  用前几天流行的网络用语来说,裴叶不是狠人,她是狼焱!
  那些混黑的暴徒被她吊在窗外吊了几个小时,喂了不知多少丧尸。
  若非饿得太狠,他们也没办法一边听着那些暴徒沙哑的呼救、讨饶,一边吃饭进食。
  早恶心吐了!
  她一走,顿觉空气都轻快了。
  过了十来分钟,其中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上前,试图交谈。
  他还未靠近两米以内,向瑞君便用刀锋指着他。
  “有什么话,站在那儿说。”
  中年男人被刀指着也不怂,反而端着温和友善的笑容。
  “谢谢你们白天救了我们。”
  “不用,我们也是为了救爸妈才来的,救你们只是顺手。”向瑞君道,“有什么话就直接问。”
  中年男人也是在社会上工作十来年的老油条,向瑞君的冷脸并没让他退步。
  “是这样的,我们这些人的手机都被那些坏人没收走了,目前也无法联系外界。”中年男人问向瑞君,“你们是从外边儿来的,知道政府有什么安排吗?外头这些吃人怪物又怎么来的?”
  最重要的是——
  政府什么时候能派人过来救他们?
  制造这些可怕怪物的病毒什么时候被遏制?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工作?
  中年工作危机让他厌世、怨天尤人,但社会真正乱了,他反而怀念和平时期的朝九晚五。
  向瑞君回答,“白天中午有军队去大学城救援,其他安排不清楚。这些怪物叫做丧尸,他们怎么来的,政府没有给出准确的回答,网络上倒是有人推测是半年前M国秘密基地泄露。”
  她回答了跟没回答一样,全都不是中年男人想知道的。
  “国家……不派人过来救我们?”
  向瑞君道,“哪里救得过来?大学城的救援还是学生们自己闯出去跟军队救援部队会合的。”
  指望军队过来精确救援?
  国家军队要是有这个本事,末世也就不叫末世了。
  末世天灾人祸,哪怕是国家机器也无法抵挡,因为这是全人类的灾劫。
  “怎么会这样?”
  “我还不想死……”
  “……难道真的末世了……”
  “……算什么国家啊,我们交了这么多税,养了这么多兵,为什么不能过来救人……”
  “我想我妈妈了,我不想死在这里……”
  幸存者或愤怒低吼或不敢置信地痛哭,剩下一些早已接受现实,表情平静得让人心情沉重。
  这些幸存者中有几个年纪大些的中年人表现冷静。
  他们比年轻人多吃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饭,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消化能力比较高。
  “这样啊……”
  中年男人正欲开口试探,向瑞君声音陡然提高。
  “我们明天就准备离开S酒店。如果你们愿意跟着,我们会想办法将你们送到最近的幸存者基地。要是不愿意跟着,大可以选择自己离开或者留在酒店,我们不干涉你们的决定。”向瑞君唇角噙着冷笑,“你们也别揣着我们会带你们去找家人之类愚蠢奢望,别得寸进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