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幸存(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30 23:08      字数:240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这些混黑汉子全部倒下了?
  ;;;;被恐吓殴打的受害者茫然看着倒在地上的刀疤男人,鲜血如蜿蜒的红色小蛇从炸开的枪口流出,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积出一滩血泊。其他恶徒也被砍了手腕,胯下被崩了一枪。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恶徒,这会儿没一个站着。
  ;;;;“全都愣着干什么?”
  ;;;;裴叶用脚将一个蜷缩成红色皮皮虾的恶徒翻开,略带嫌弃地从他腋下枪套搜出一把枪。
  ;;;;“……这是一把有味道的枪……”
  ;;;;裴叶将这把枪丢在桌子上,戴上一只黄色橡胶手套搜查这名恶徒身上的子弹。
  ;;;;向瑞君最先反应过来,她恢复一贯的高冷神情,动作干脆利落地将苗刀归入刀鞘。
  ;;;;一边从裴叶给的袖里乾坤中掏出麻绳将恶徒捆绑,一边从他们身上摸索有价值的东西。
  ;;;;柳叶仙则上前扶住受到惊吓的柳父和继母。
  ;;;;齐天硕被裴叶使唤去三楼厨房将昏睡的恶徒拖出来。
  ;;;;被殴打欺凌的幸存者不敢乱动,也不敢起身或者说话,生怕裴叶一行人跟恶徒一个德行。
  ;;;;“爸爸,阿姨,我和瑞君不是让你们待在房间别乱走吗?”
  ;;;;饶是柳叶仙脾性很好,这会儿也有些抱怨。
  ;;;;父母这一行为不仅增添了他们自己的生命危险,同时也加大了营救的难度。
  ;;;;幸好筱秀实力高得可怕,他们才能顺利离开大学城,走了7.2公里赶来s酒店。
  ;;;;7.2公里什么概念?
  ;;;;平时打个车十来分钟的功夫,搁在现在却要横穿数十万丧尸的包围。
  ;;;;如果二老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一路上的奔波和劳累都没了意义。
  ;;;;柳父沉默不说话,倒是继母支支吾吾着解释。
  ;;;;“仙仙……这也不能怪你爸,这事儿要怪就怪阿姨……是阿姨不好开了门……”
  ;;;;随着继母的解释,柳叶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伙有异能又带枪的恶徒抢了枪械库逃到s酒店,他们也没想到灾难会严重到无法控制,起初只是想弄些客人当人质。有一名女服务员想打电话报警被发现,惨遭强暴和殴打。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她也觉醒了异能,想尽办法从被关的杂物间逃出来。
  ;;;;逃出来了,却不知道该逃到哪里去。
  ;;;;外边儿都是密密麻麻的吃人怪物,她只能想办法找人求助,去酒店房间躲躲。
  ;;;;只可惜,酒店房间不是空着就是客人变成丧尸,她无路可逃。
  ;;;;最后是柳父二老心软收留。
  ;;;;“……刚开门,突然就冒出来个大活人将我们都逮了……”
  ;;;;这伙恶徒中有一人的异能是隐形。
  ;;;;当向瑞君将一个恶徒花式捆绑成功,听到这话不由得抬起头。
  ;;;;“隐形异能?”
  ;;;;她戒备地握紧了刀柄。
  ;;;;隐形异能搁在末世是十分稀有珍贵的异能。
  ;;;;没有多大的攻击力、防御力、治疗力,但拥有这种异能,便能再末世混得不错。
  ;;;;只要不碰上等级高于自身的丧尸,同级丧尸以及低级丧尸都无法发现他们。
  ;;;;不担心丧尸扑杀,他们进入丧尸沦陷城市就很轻松,搜刮物资也方便。异能者想对付他们也不容易,打得过就阴人,打不过就跑。向瑞君担心那个隐身异能者躲在什么地方伺机而动。
  ;;;;“隐形异能?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能力……”
  ;;;;向瑞君道,“大家都小心一些,我担心他还活着。”
  ;;;;裴叶道,“你对我的能力认知不足。”
  ;;;;精神领域之下,除非精神比她强,否则都没有“隐形”的可能。
  ;;;;隐形异能可以欺瞒她的眼睛却欺瞒不了她的精神力。
  ;;;;向瑞君:“……”
  ;;;;仿佛喉间噎了一口血,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揣着这份郁闷,她用麻绳捆人的力道重了不少,绑了双手又绑双脚,最后打上猪蹄扣!
  ;;;;裴叶瞧了一眼忍不住调侃。
  ;;;;“你这捆绑挺有艺术感。”
  ;;;;这伙恶徒有个共同特点身高壮硕、肌肉发达。
  ;;;;向瑞君仿佛sm的捆绑方式将他们的胸肌勒出来,粗看事业线居然比很多妹子都雄伟。
  ;;;;“你管我!”
  ;;;;向瑞君一把将三个壮汉拖到三楼窗户旁,正准备开窗户将人挂下去。
  ;;;;裴叶凶残道,“找齐天硕将他们衣服裤子都脱了,既然是喂丧尸,喂得有诚意一些。”
  ;;;;向瑞君望向裴叶的眼神仿佛在谴责一个“变、、/态”。
  ;;;;“你口味可真重。”
  ;;;;将人吊着喂丧尸不够,居然还要脱光了。
  ;;;;再看看餐厅被她制服的恶徒,除了刀疤男人是一枪崩了头,死得干脆利落,其他人都是被她用枪精准崩了龙须山药。啧啧啧,依照这个出血量,哪怕不喂丧尸也会失血过多而死。
  ;;;;裴叶道,“我这叫遵纪守法,恩怨分明。”
  ;;;;按照联邦法律,强暴虐杀未成年绝对是死刑。
  ;;;;反正都是死,吃子弹死还是被挂着当肉串喂丧尸,不都殊途同归?
  ;;;;对于裴叶提的要求,最绝望的不是那些恶徒而是齐天硕本人。
  ;;;;“凭什么是我?”
  ;;;;他一堂堂正正的直男。
  ;;;;连女朋友的外套都没有脱过,凭什么去脱几个恶徒的衣服裤子?
  ;;;;裴叶叼着烟,一屁股坐在餐椅上,一条腿踩着餐桌边缘。
  ;;;;“这里就你一个男的,其他都是未婚女的,凭什么不是你?”
  ;;;;齐天硕:“……”
  ;;;;“或者……你是想让叶仙去做这事情?”
  ;;;;齐天硕屁话也不说,直接用风刃去割衣服,他才不想用手接触。
  ;;;;一开始控制不是很好,准头力道都有很大偏差,将人划得鲜血淋漓,嗷嗷惨叫声响彻整个三楼餐厅。抱着女孩儿的女人小心翼翼坐在餐桌椅上,用手挡住女儿的眼睛,免得看到辣眼睛的血腥画面。知道的人晓得齐天硕在剥他们的衣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现场版的凌迟。
  ;;;;柳叶仙安抚好了父母,跟向瑞君去解救杂物间以及厨房的幸存者。
  ;;;;她是个心思细腻又温柔的女性,看到厨房两具僵硬的女性尸体,再看看其他几个还有气,但浑身上下青青紫紫,两腿之间严重撕裂充血的受害女性,强烈的愤怒充斥着她的心头。
  ;;;;“……这些畜牲!喂丧尸还便宜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