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可怜的老总女儿(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6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道友,你脸色有些难看,哪儿不适?”
  ;;;;清玄真人敏锐发现裴叶情绪不对劲,看着手机的双眸喷着火。
  ;;;;“没有,我很好。”
  ;;;;只是某个游戏制作者要不太好了。
  ;;;;待她离开游戏副本,回到联邦现实世界,她要第一时间买中央星球的航票。
  ;;;;干嘛?
  ;;;;捶死制作【恋与养崽】的老友。
  ;;;;清玄真人不敢细问,正巧余光看到被黑无常带来的雷雅婷。
  ;;;;“裴道友,快开始了。”
  ;;;;裴叶嗯了一声,手指点下游戏界面的【确定】按钮。
  ;;;;【恭喜玩家‘你的阿爸’获得神秘道具‘神秘人的右臂骨’】
  ;;;;【神秘人的右臂骨】安安静静躺在游戏包裹。
  ;;;;裴叶扫了一眼物品介绍。
  ;;;;介绍仅有一句。
  ;;;;【……这是……的右臂骨,切口整齐,像是被人强行从躯干砍下来……不知分尸成了几份……】
  ;;;;一个垃圾氪金养崽的游戏,搞什么悬念悬疑?
  ;;;;裴叶控制不住地在内心翻白眼,关上手机界面,塞进口袋。
  ;;;;一抬头,直接跟雷雅婷的视线相撞。
  ;;;;后者似乎很惊讶裴叶在这里,一时不由得怔在原地,还被黑无常的锁魂链拉着跄踉了两步。
  ;;;;黑无常高冷睨她。
  ;;;;“看什么,别耽误时间。”
  ;;;;雷雅婷不敢跟黑无常耍横,眉宇带着怯意。
  ;;;;她努力修炼出来的元和炼化的法器全消失了,搁在黑无常面前就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黑无常作为十位阴帅之一,他的锁魂链比寻常阴差强了不止十倍,雷雅婷连挣扎一下都是奢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这位阴差大人……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她也死了吗?”
  ;;;;黑无常顺着雷雅婷的视线看去。
  ;;;;“你连活人死魂都分不出来?她是活人,还是酆都的贵客,少打听!”
  ;;;;活人也能进入酆都,只是条件苛刻。
  ;;;;最基础一点就是实力要强,不然受不住酆都的阴气。
  ;;;;若是魂魄,雷雅婷这会儿看到的便是真实样貌的裴叶,而非“筱虹”版裴叶。
  ;;;;雷雅婷暗中攥紧蜷缩的手指。
  ;;;;活人……
  ;;;;酆都的贵客……
  ;;;;若是她向“筱虹”求情,不知道能不能暂时离开酆都……
  ;;;;雷雅婷想父母了。
  ;;;;打从“重生”这几个月,她就专注自己的事业和爱情,没有去关心二老。
  ;;;;她觉得打拼事业要紧,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在二老跟前尽孝,没想到再也没机会了。
  ;;;;雷雅婷迫切想看看他们,让他们别因为失独而伤心,她给二老留下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遗产。
  ;;;;思及此,她垂头默默红了眼。
  ;;;;黑无常没有心软,将她困在特殊的“被告席”上。
  ;;;;“被告席”共有五十来个位置,她被安排在最前面。
  ;;;;雷雅婷无措地咬唇,用余光看了一眼隔壁“被告席”以及身后那些“被告席”的厉鬼。
  ;;;;仅一眼便认出隔壁“被告席”上的厉鬼是用刀子剖开她肚子,取走她孩子的坏蛋。
  ;;;;“我犯了什么错?”
  ;;;;为什么她要蹲在“被告席”跟那些厉鬼一起承受审问?
  ;;;;她是受害者啊!
  ;;;;“我是无辜的!”
  ;;;;雷雅婷抓着特制的“被告席”木栏,扭头冲着黑无常重复。
  ;;;;“我是无辜的!他抢了我的孩子,还害死了我,还有傅廷深傅廷深也是他的同伙,为什么将我放在这里?”
  ;;;;她又没有犯罪!
  ;;;;黑无常冷着脸,右手竖在胸前做了个手势,圈着雷雅婷脖子的锁魂链猛地收紧。
  ;;;;尽管锁魂链很快松开,但那一瞬的窒息依旧吓到她了。
  ;;;;“肃静,公堂之上岂容尔等喧哗放肆!”
  ;;;;黑无常鬼脸阴沉,见雷雅婷乖觉了,这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份东西,诸位都看看。”
  ;;;;酆都大帝龙袍袖子一挥,酆都、天师联盟众人跟前出现一摞高高的文件。
  ;;;;文件有的很厚,有的稍微薄一些。
  ;;;;每一份文件封面都写着一个人名以及生卒年。
  ;;;;站在“被告席”的厉鬼也拿到写着自个儿名字的文件。
  ;;;;雷雅婷手中也有一份。
  ;;;;她心不在焉,也没注意到她那份文件封面只有生年,没有卒年。
  ;;;;“何处有异议有遗漏,尽可提出来。”
  ;;;;别看酆都天子城的“阎罗殿”修得跟法庭一样,但整个流程与阳间完全不一样。
  ;;;;众所周知,酆都七十二司有一个部门叫“刑讯司”。
  ;;;;当年酆都大帝精简改革七十二司,“刑讯司”是重点照顾对象。
  ;;;;一系列技术改革后,“刑讯司”摒弃可能将犯人屈打成招的老办法,改用先进的扫描机器。
  ;;;;被机器从头到脚扫描一遍,酆都便能知道犯人经历过的一切。
  ;;;;这玩意儿加上生死簿,基本不存在误判的可能。
  ;;;;被告席众多厉鬼都低垂着头,颤颤巍巍翻看着,每看到一条罪名就颤一颤。
  ;;;;很多事情他们自己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自己吃过这个人、害过那个人,可酆都这份文件却详细记载他们在何时何地害死了谁、做了什么坏事。
  ;;;;桩桩件件,详细到无法反驳。
  ;;;;那些厉鬼是作恶多端,而雷雅婷情况比较特殊。
  ;;;;她迷惑打开自己那份文件,刚看两行就吓得面色苍白,唇瓣哆嗦……
  ;;;;“不……不可能、不可能!”
  ;;;;她疯癫一般想将文件撕掉。
  ;;;;“不可能!假的!你们骗我!”
  ;;;;裴叶对其他厉鬼不感兴趣,她只看了雷雅婷和哑巴儿子的文件。
  ;;;;前者比较薄,一目十行半分钟就看得完。
  ;;;;文件上面仔细讲述雷雅婷被厉鬼选为“圣母”,成了诞育“鬼帝”母体的事情。
  ;;;;厉鬼还为她精心打造了一个“前世”,让她做了一场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噩梦。
  ;;;;梦中的她被渣男骗身骗心骗婚,婆母苛待、小姑奇葩,她每一日都生活在压抑与痛苦之中。
  ;;;;丈夫出轨公司老总的女儿,婆母为了给儿子铺平青云路,砍杀了雷雅婷,抢了雷雅婷的陪嫁婚房……
  ;;;;这个梦,糅杂了不少社会问题。
  ;;;;婆媳矛盾、姑媳矛盾、重男轻女、丈夫出轨、家庭暴力……
  ;;;;正因为是非常常见的问题,所以雷雅婷相信了。
  ;;;;若站在第三人的角度去推敲,便会发现梦境漏洞百出。
  ;;;;最大的槽点
  ;;;;哪个老总会将社会精英女儿嫁给出轨家暴的渣男,还让女儿当小三,让个杀人犯当她婆婆?
  ;;;;要真有,裴叶只能给这位老哥打call和666。
  ;;;;这闺女绝对不是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