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细思极恐(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34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手臂骨?
  ;;;;那位被碎尸万段的仁兄?
  ;;;;裴叶看到这段文字,不由得想起【恋与养崽】app真正的终极主线搜集任务。
  ;;;;【搜集神秘道具神秘人的尸骨碎片】
  ;;;;她不断接“突破次元壁”平台的高难度灵异任务,不仅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崽、完成“花样少年菊花开”,第三层目的便是碰碰运气,寻找【神秘人的尸骨碎片】。之前搜集到的尸骨碎片都是从厉鬼那里获取的,谁知道几个月过去,她从新人菜鸟天师刷到皇冠天师,依旧没有进展。
  ;;;;听酆都大帝这话的意思,那一整条手臂骨的碎片,绝大部分都被厉鬼把持着?
  ;;;;“大帝,有个问题不知能不能问。”
  ;;;;酆都大帝也猜到她想问什么,回复很快。
  ;;;;“关于那条手臂骨?”
  ;;;;“不是,我想知道那条手臂骨的主人是个什么来历。尸骨碎片很邪,不管是什么鬼接触它,骨头附着的神秘力量都会激发鬼内心最深的执念和凶念,可见尸骨主人生前不是什么善茬。”
  ;;;;鬼的执念越深,魂体阴气越盛,实力也越强。
  ;;;;同时也伴随极大的失控风险,极容易做出过激行为,伤害生灵。
  ;;;;如此邪的尸骨,尸骨主人生前能是讲五好三美的好人?
  ;;;;除了那条手臂骨,其他部分又在哪里?
  ;;;;裴叶这个问题连酆都大帝本人也回答不上来。
  ;;;;“不知。”
  ;;;;“不知?”
  ;;;;“根据酆都的记载,这条手臂骨是数百年前从域外飞来的。”酆都大帝道,“按照阳世的记载,应该是‘贼星’,也就是如今的流星。这条手臂骨起初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数年后兵灾降临,偌大王朝覆灭。其中一路诸侯据说能‘统御万千阴兵’,极为诡异,最后成功登位。”
  ;;;;裴叶倒是不了解这个位面的历史,听酆都大帝讲故事也蛮有趣。
  ;;;;“统御万千阴兵?”
  ;;;;酆都大帝道,“对,那人本就有人间天子紫气,他偶然获得那条手臂骨,发现可以通过它号令阴兵。当时他吃了几次败仗,眼瞧着要被敌人逼上绝路,结果强行借数万阴兵打赢了仗。”
  ;;;;这位开国皇帝去世后,他没有将手臂骨的秘密说出去,反而将其随葬帝陵。
  ;;;;“随葬了?”
  ;;;;酆都大帝嗤笑道。
  ;;;;“希望到了阴间继续当阴天子呗。”
  ;;;;活着的时候利用手臂骨率领阴兵打了个天下,死后为何不能利用它继续征战?
  ;;;;古时那么多皇帝让活人殉葬,不就希冀让这些人死后也由自己驱使,征战森罗?
  ;;;;→_→
  ;;;;事实证明不可能的。
  ;;;;酆都大帝就看了不少倒霉鬼被活殉怨灵生撕活吞的例子。
  ;;;;没有真正的紫微帝气护体,死魂还想走出帝陵?
  ;;;;呵呵,做白日梦比较快。
  ;;;;“他成功了?”
  ;;;;“怎么可能。”酆都大帝道,“根据酆都这边的记载,这位开国皇帝从起兵造反到打下天下,一共用了两年时间。这两年正好是上一任酆都大帝去天庭办事的时候。阳世有句话叫做‘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天庭那个世界与阳间时间不同,虽没有一日一年这么夸张,但酆都大帝出差回来发现阳间大局已定,天定紫微星被杀。这位紫微星降世本是为了开创五百年王朝盛世,功德牵连极大,结果半途夭折,让个靠着邪祟外力的暴主登基,短暂王朝覆灭之后,迎来更乱的乱世,以至于阳世徒增无数冤魂……”
  ;;;;可想而知,前一任酆都大帝脑瓜多疼。
  ;;;;天下运势被活生生扭转了,这感觉不亚于日了一千只狗。
  ;;;;那可不是扣除一年两年奖金的小问题啊。
  ;;;;多年后,手臂骨随葬麻山帝陵。
  ;;;;沉寂数百年,直到二十二年前麻山发生山体崩塌,帝陵现世。
  ;;;;随着帝陵出现,曾经掀起腥风血雨的手臂骨也再度出山。
  ;;;;之后的故事也清楚了,手臂骨现世引发连环命案,惊动天师联盟。
  ;;;;天师联盟搞不定找上了酆都,如今这位酆都大帝冒名顶替上任没多久,碰上这么件糟心事。
  ;;;;好不容易镇压手臂骨,结果手臂骨被盗,引发地狱十八层厉鬼发狂冲出鬼门关事件。
  ;;;;从头到尾梳理一遍,谁也不知道这条手臂骨是什么来历。
  ;;;;只知道它很邪,还被开国皇帝利用强行更改天命,莫名背了一口罪业大锅,它就更邪了。
  ;;;;裴叶将这段故事仔细咀嚼。
  ;;;;“大帝,这条手臂骨会不会与厉鬼组织真正的幕后黑手有关?”
  ;;;;“为何这么说?”
  ;;;;裴叶分析道,“手臂骨现世让天下提前进入乱世,甚至让暴主成了开国皇帝,导致真正的紫微星夭折。这件事情最终结果是什么?紫微星死亡,阳世增添无数冤魂,世道更乱,气运更低。现在这位躲在幕后的黑手筹划诞育‘鬼帝’,不惜用孤魂野鬼作为原料盗取无数活人的寿命和气运,费劲心机算计,仅仅是为了一个阴间帝王之位?二者之间,说不定有联系。”
  ;;;;酆都大帝看着这段回信内容面露沉思。
  ;;;;裴叶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
  ;;;;十几秒过后,她又发来一段文字。
  ;;;;“说起这个操作,我倒是发现一个很巧合的地方。”
  ;;;;“巧合?”
  ;;;;裴叶道,“哑巴的儿子,厉鬼组织明面上的头目,他也做过截断龙脉、窃取气运的事情。”
  ;;;;要说三件事情有什么共同地方,貌似都跟气运有关。
  ;;;;不是窃取一两个人的气运,而是一国!
  ;;;;牵涉其中的受害者,少则数千人,多则数亿人!
  ;;;;酆都大帝看着她的回答隐隐猜到了什么。
  ;;;;“要是这样,必须将他们一网打尽才行。”
  ;;;;潜伏在暗中的幕后黑手不抓住,谁知道“它”下次会搞出什么事情。
  ;;;;裴叶果然是个令人愉悦的聊天对象。
  ;;;;酆都大帝看着聊天界面,唇角弧度轻柔。
  ;;;;裴叶问大帝。
  ;;;;“行动定在什么时候?雷雅婷的预产期?”
  ;;;;酆都大帝道,“她腹中是‘鬼帝’,妊娠时间不能用普通人的标准。看这群厉鬼一连串的行动,多半是打算趁着阳世双十一活动,一次性攒够所需气运、寿命。买家收到货物再使用,怎么说也要小半个月时间,真正行动时间应该在十一月底。那个时候,雷雅婷更应该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