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胎梦(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5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金煜和熊艾听得云里雾里。
  ;;;;总觉得三长老和裴叶谈的内容涉及一个大阴谋。
  ;;;;“龙王有这么弱?”
  ;;;;熊艾问了个不怕死的问题。
  ;;;;三长老叹息,“这事情你就有所不知了……”
  ;;;;龙王跟龙王也是不同的。
  ;;;;这些歹人也鸡贼,柿子净挑软的捏,猎杀龙王也是挑资历最浅、实力最弱的,例如侥幸跃过龙门的。因为龙门是先祖遗泽,给后代子孙开的经验包,侥幸吃了经验包就能直升,所以嗑经验包直升上来的小号,装备什么的都没跟上,实力虚,被这些敌人围殴基本就是个死。若非金煜本体是锦鲤,幸运值点满,估计也捡不回这条小命。
  ;;;;当妖精办事处几个元老听说被害龙王全是一伙假阴差、真厉鬼干的,他们就坐不住了,连夜召开会议。
  ;;;;“你们说……这跟当年的事情有没有关系?我这心里有些慌……”
  ;;;;妖精办事处一群元老开着群聊视频商议。
  ;;;;说话的是妖精办事处处长,也就是大长老。
  ;;;;那场妖族浩劫给他们留下极深的心理阴影。
  ;;;;现在想想仍是后怕。
  ;;;;“慌什么!真要是当年那个小畜生,非得将人抓来手撕成万把块喂狗。”
  ;;;;二长老正在国外出差,听到这事儿恨不得化成原形飞回华国打爆那些假阴差的狗头。
  ;;;;凸
  ;;;;妖族跟他们什么仇什么怨,当年逮着妖族欺负,现在刚恢复点儿元气又来。
  ;;;;这是欺负他们妖族是没娘的孩子像根草,怎么欺负都行吗?
  ;;;;“让老娘碰见了,将他们一个个狗头拧下来!”
  ;;;;四长老翻了个白眼。
  ;;;;“你跟狗什么仇什么怨?说了别侮辱狗!”
  ;;;;谁也想不到,绝美空灵的牡丹花二长老是个暴脾气,而四长老是华国田园犬化形。
  ;;;;眼瞧着两位长老又要吵起来,大长老用手边的洗面奶瓶子敲了敲盥洗台。
  ;;;;“安静,成何体统,开会呢!”
  ;;;;会议是正经会议,但开会的成员做着不正经的事情。
  ;;;;大长老在洗脸卸妆;二长老在国外吃牛排午餐;三长老还算正经,抽空看公司文件;四长老蹲在妖精办事处值班打哈气;五长老敷着面膜没说话;六长老在厨房给老婆七长老做夜宵。
  ;;;;看着这群妖精,三长老觉得妖族药丸。
  ;;;;“这事情还是要跟酆都合作。”
  ;;;;精明干练而强势的三长老放下文件,推了一下鼻梁上的无度数镜架。
  ;;;;“酆都……说起来还是酆都的问题……”
  ;;;;二长老眉峰皱得能夹死苍蝇。
  ;;;;她对酆都的怨念是七位长老中最重的。
  ;;;;当年那场祸事,植物化形的晚辈被天雷劈死,妖族被牵连背了黑锅。
  ;;;;尽管大家都知道是那位植物妖被人类蒙骗背锅,但面对即将覆灭、境况窘迫的妖族,众妖很难保持绝对的理智。
  ;;;;百多年过去,其他种类小妖多了不少,唯独植物一脉小猫三两只。
  ;;;;作为七位长老中唯一的植物成精化形的妖精,二长老心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她最恨那个蒙骗植物妖的人类!
  ;;;;恨不得将他撕成万把块,打得魂飞魄散!
  ;;;;结果呢?
  ;;;;犯下这等滔天大罪,居然还被附近的阴差拘到酆都,判刑打入地狱十八层。
  ;;;;二长老晚到一步,心里有一万句mmp要甩到酆都那些蠢货脸上。
  ;;;;没了酆都大帝坐镇,他们蠢成这样?
  ;;;;打入地狱十八层是惩罚?
  ;;;;受罚三万年又有什么用?
  ;;;;他受刑结束还有投胎转世的机会,妖族被他坑得快灭族了!
  ;;;;要不是实力不行,无法强闯地狱十八层,二长老真想冲进去将那个厉鬼抓出来活撕。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托上古妖皇即将苏醒的福气,妖族小妖逐渐多了起来,慢慢恢复元气。
  ;;;;这时候,狗币酆都又双掉链子了。
  ;;;;一群厉鬼冲出地狱十八层祸害人间。
  ;;;;_∠)_
  ;;;;辣鸡酆都,要之何用!
  ;;;;害妖族背黑锅的厉鬼现在还逍遥法外。
  ;;;;二长老深深怀疑阳世那么多破事儿都是他折腾出来的。
  ;;;;“全都是酆都不作为,当年要是让那个家伙魂飞魄散,还能有这么多破事?”
  ;;;;让二长老跟酆都合作?
  ;;;;哼!
  ;;;;她打心眼儿怀疑酆都的能力。
  ;;;;大长老温和道,“当年的事情也不能怪酆都,谁让那时候的酆都大帝陨落,酆都群龙无首几十年?我看现在这位酆都大帝还是很有能力的。办事效率高,行事公平公正。为了妖族的未来,以前的小恩怨暂时放一边吧。”
  ;;;;二长老刚才的话也只是气话。
  ;;;;稍微平复火气,她便默认大长老的决定。
  ;;;;这场关乎妖族未来的会议持续了半小时才结束。
  ;;;;但这些跟裴叶无关。
  ;;;;回到旅店,应鳞、哑巴正眼巴巴看着她。
  ;;;;“你们怎么没吃?”
  ;;;;应鳞委屈得要落泪。
  ;;;;“阳世的食物……能看不能吃……”
  ;;;;裴叶不在他们就只能看着流口水
  ;;;;“菜都凉了,我热一下。”
  ;;;;天师符篆就是好用,热菜连微波炉都不用。
  ;;;;食物重新冒着腾腾热气,香味勾动两只厉鬼的味蕾和食欲。
  ;;;;裴叶挑了一些阿崽爱吃的存进游戏包裹,再通过游戏包裹放到阿崽的冰箱,贴上纸条。
  ;;;;今天的阿崽似乎在加班,这个点还没回来。
  ;;;;与此同时,雷雅婷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梦中有一片五颜六色菊花汇聚而成的花海。
  ;;;;她听到从风中传来的呼唤,径自向花海中心走去。
  ;;;;微风吹来,她被花瓣糊了眼睛,刚抬手置于眼前挡风,隐约看到一抹亮黄高挑的身影伫立在不远处。
  ;;;;“你是谁?”
  ;;;;雷雅婷对这人产生没来由的产生好感。
  ;;;;“你要跟我说什么?”
  ;;;;她看到那名少年冲着自己张口,声音断断续续。
  ;;;;“小心?小心什么?”
  ;;;;狂风一吹,少年不见了,雷雅婷也从梦中醒来。
  ;;;;“怎么了?”
  ;;;;雷雅婷掐指一算却算不出什么。
  ;;;;“我做了个胎梦,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去医院再查查……”
  ;;;;傅廷深心里不耐烦极了。
  ;;;;任谁睡得正香被人摇起来也会不爽。
  ;;;;但他是深爱雷雅婷的霸道总裁,霸道总裁是能给心爱女人炸原子弹放烟花、99门炮弹对准教堂抢婚的牛人,他不能生气。
  ;;;;一番折腾,医生告诉雷雅婷孩子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傅廷深便道,“你多心了。”
  ;;;;雷雅婷抚着高挺显怀的肚子,渐渐放下涌起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