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大佬的点菜方式(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9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这下轮到梅立香被气。
  ;;;;“穷叼丝,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穷?我卡上存款八百多万,你这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梅立香双手环胸,下巴微扬,作势转身要走,“要不要吃,不吃就算了。以后工作了,你们哪有机会去吃。”
  ;;;;白晓晓几人被梅立香的行为气得不行。
  ;;;;“谁稀罕你请客?”
  ;;;;真以为八百多万是很多的钱?
  ;;;;梅立香这些脏钱怎么来的,大家伙儿心知肚明。
  ;;;;卖假药还有理了!
  ;;;;用这些钱花天酒地,她们倒是想看看梅立香以后怎么哭!
  ;;;;白晓晓脾气冲,她还想说什么,肩膀被裴叶伸手勾住,二人勾肩搭背。
  ;;;;“别啊,你不稀罕我挺稀罕的,我还没去过呢。大款请客,多吃点,记得打包带一份。”
  ;;;;梅立香冷笑。
  ;;;;眼前这些乡巴佬连网红打卡地方都没去过,别说那种只有老饕客才知道的私房菜美食店。
  ;;;;正巧梅立香在某店订了个包厢,带这些乡巴佬去长长见识,也让她们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一个个鼠目寸光,飞黄腾达的机会摆在她们面前都不知道把握,活该穷一辈子。
  ;;;;“行,那就走吧。”
  ;;;;梅立香看着白晓晓几个不忿的表情,心里暗爽得不行。
  ;;;;4021寝室的学生不少,一辆出租车坐不下,只能再打一辆,梅立香自己开车过去。
  ;;;;上了车,白晓晓咬着后槽牙死瞪着那辆宝马车。
  ;;;;嫉妒吗?
  ;;;;她当然嫉妒!
  ;;;;梅立香如今的生活是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
  ;;;;不用太累太苦就能存款七位数,光是吃利息就能混得不错,每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但嫉妒也没用,钱是人家的。
  ;;;;梅立香故意跑到她们跟前打脸羞辱,除了嘴硬生气反驳两句,心里滋味如何,自己明白。
  ;;;;裴叶坐在副驾驶座上翘着二郎腿。
  ;;;;“今天多吃一些。”
  ;;;;白晓晓扭过脸,赌气道,“气饱了,没胃口。”
  ;;;;裴叶笑道,“一般情况下,人一生能赚到多少钱财都是有定数的。梅立香这是提前挥霍自己以后的财富,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吗?多吃点儿,最好吃到她肉疼了,她以后会明白的。”
  ;;;;白晓晓猛地扭过脸,双目惊愕睁圆。
  ;;;;“真的?”
  ;;;;“差不多。”裴叶道,“她这些钱是卖假药赚来的,总会以各种方式还回去的。”
  ;;;;等酆都搞定厉鬼组织,开始清算,梅立香多半要倒霉。
  ;;;;是个小喽就安安静静赚小钱钱,又不是多大腕儿,上面的大佬未必记着她。
  ;;;;但拿了好处不知低调,跑出来乱跳找存在感,这就是标准的作死了。
  ;;;;裴叶看得出来,梅立香身上的气运、财运比初见那时稀薄很多。
  ;;;;任何好处都要付出代价才能享受,而梅立香付不起。
  ;;;;也不是没提醒过,奈何人家一心认为裴叶害她,裴叶就不再吱声了。
  ;;;;前任军团长的劝诫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享受第二回。
  ;;;;“将气撒出来,给胃留空间,晚上多吃一些。”
  ;;;;白晓晓顿时有了胃口。
  ;;;;她能超常发挥吃平常两倍!
  ;;;;私房菜馆位置比较偏僻,不是老饕客还真找不到。
  ;;;;梅立香显然是这儿常客,一过来就热情跟服务员打招呼,熟门熟路上二楼。
  ;;;;众人落座,裴叶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派头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这几道菜不要,其他都来五份。”裴叶点菜方式粗暴得不行,坐在她旁边的白晓晓差点儿笑喷,裴叶没看梅立香发青的脸色,继续点酒,三千一瓶的红酒直接上两箱,“你们店的特色菜是那几种?全部来四份,对了,这几个甜点也多来点。这是什么白酒?一瓶五千多?味道好喝吗?后劲儿足不足?这也给我来一箱,暂时这些……”
  ;;;;梅立香脸色铁青。
  ;;;;“筱虹,你踏马有病吗?这么点菜,你饿死鬼投胎?”
  ;;;;裴叶冷哼着将菜单合上,啪得一声丢桌上。
  ;;;;“不是大款就别装大款,打肿脸充胖子,不是你说随便点?我随便点了,你怎么骂人?”
  ;;;;倚靠着椅子向后倾斜的裴叶就像是个混子,特别是右手那条大花臂,看着就知道她是不好惹的社会人士。
  ;;;;服务员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点菜的客人和尴尬场景,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我是有钱,但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梅立香不知道具体价格,但裴叶这么点,绝对上五万。
  ;;;;酒水就是个大头!
  ;;;;裴叶冷笑盯着她,将后者盯得浑身发毛。
  ;;;;“存款八百多万是你吹出来的吧?你只说这顿吃不吃吧,不吃大家就去吃自助。”
  ;;;;梅立香深呼吸将火气压下来。
  ;;;;“行,吃,吃不死你!”
  ;;;;服务生脸色很精彩。
  ;;;;裴叶点的菜,足够办一场十多桌的婚宴了。
  ;;;;周慧荣坐着有些局促。
  ;;;;“筱虹,别吧……我们吃不完,这样很浪费食物。”
  ;;;;裴叶翻白眼,“谁说我们吃不完?等会儿不够吃,我还要继续点。”
  ;;;;梅立香:“……”
  ;;;;其他人:“……”
  ;;;;没多会儿,裴叶发现菜馆附近多了抹熟悉的气息。
  ;;;;梅立香接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报包厢号码。
  ;;;;“雅婷来了,她那位总裁丈夫也来了,平时也就财经杂志和媒体才能见得到的大人物。”
  ;;;;正好也让傅廷深看看笑话。
  ;;;;底层穷鬼叼丝的嘴脸。
  ;;;;裴叶:“……”
  ;;;;若非场合不对劲,她都想吹个口哨。
  ;;;;“正好,要是某八百万存款的白富美付不起,还有个大总裁买单。”
  ;;;;梅立香:“……”
  ;;;;傅廷深作为邪魅狂狷又帅气多金、器大活好的霸道总裁,他一出场就自带bgm和灯光。
  ;;;;顷刻成了包厢焦点。
  ;;;;但傅廷深眼中却只有显怀的雷雅婷。
  ;;;;打了招呼,服务员开始上菜。
  ;;;;一盘接一盘的菜肴上桌。
  ;;;;傅廷深感慨这些妹子挺能吃,当两箱红酒一箱白酒抬进包厢,他的表情开始龟裂。
  ;;;;“今天土豪白富美买单,我们要给她展示财力的机会。”
  ;;;;“不醉不归,对了妹子和孕妇就别喝了,我怕你们醉后出事儿。这位傅总裁,咱们来。”
  ;;;;裴叶喝红酒就像喝白开水,直接一瓶吹,傅廷深看着高脚杯发出来自灵魂的沉默。
  ;;;;“我不太会喝酒……”
  ;;;;“傅总裁开玩笑嘛,哪有总裁应酬不喝酒的?”
  ;;;;雷雅婷蹙眉,“我家廷深犯不着为了点钱就低声下气跟人喝酒应酬。”
  ;;;;裴叶也不为难。
  ;;;;行,那这些酒她一人包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