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罄竹难书(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1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地狱十八层是什么地方?
  ;;;;这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才会被丢进去的地方。
  ;;;;不间断受苦受刑,一秒都不能休息,一直到受完刑罚才能出狱投胎。
  ;;;;刀山、火海、油锅只是十八层比较基础的暴力项目,还有车裂、碎骨、断肢、开膛……
  ;;;;林林种种共有108项。
  ;;;;举个例子,犯奸杀之罪的恶徒会被阴差捆绑成大字,一把锯刀从裆开始到头锯。
  ;;;;锯一次要来回365下,直到将受刑的厉鬼锯成两半。
  ;;;;地狱中的厉鬼是不灭不亡的,锯完后会恢复如初,继续下一轮。
  ;;;;地狱十八层的厉鬼受到的刑罚会更加可怖。
  ;;;;他们的痛感会放大数十倍!
  ;;;;别说连续不断受刑百年千年,哪怕一两天也会将他们折磨崩溃。
  ;;;;但地狱的特殊会让他们始终维持着清醒,在折磨煎熬中忏悔生前罪孽。
  ;;;;哑巴不敢想象。
  ;;;;她那个聪明可爱的儿子怎么会入了地狱十八层?
  ;;;;两行血泪从空洞的眼眶挂下来。
  ;;;;酆都大帝神情冷漠地合上生死簿。
  ;;;;他只负责说出结果,不负责跟个陌生小鬼解释来龙去脉。
  ;;;;如果
  ;;;;追根究底的人是裴叶,那就是另一个结果
  ;;;;
  ;;;;“哑巴的儿子……生前做了什么事情?”
  ;;;;酆都大帝冷笑。
  ;;;;“畜生不如的事情。”
  ;;;;哑巴稳定了情绪。
  ;;;;她想听个结果。
  ;;;;“他生前所犯罪行,罄竹难书,我便挑几件大的说。”酆都大帝在一人两鬼的注目下,开口道,“他十一岁当街纵马,踩死一老一少;十三岁用鞭子打死不慎打翻茶盅的侍女;十五岁抢掠一双双生少女,银辱杀害,第二日抛尸乱葬岗……这是被杀的,其他被银辱的女子,统共有六十一人;十六岁气死名义上的生母,实际上的养母……一生共贩卖一万六千三百三十四名女子……”
  ;;;;哑巴听得浑身发颤。
  ;;;;酆都大帝继续道,“二十四岁,他借助家中生意人脉贩卖银珠粉、鸭片至各处,放高利贷敛财;四十一岁,出卖同胞间接造成几十万人死亡,受贿替敌国运送枪火,期间杀人达109人……被他害过的受害者上诉酆都,去掉零头,他犯下的罪行要在地狱十八层受刑三万年。”
  ;;;;哑巴几乎绝望。
  ;;;;酆都大帝还未结束,他补了最后一刀。
  ;;;;“他生前还做过一桩事情,这还是从生死簿查到的。仅凭这件事情,妖族就不会放过他。”酆都大帝道,“他欺骗一名妖精,将自身罪恶转移到那名妖精身上,同时又想以妖精为阵眼阻截华国龙脉和国运,助敌国成事……最后降下天罚,那名妖精灰飞烟灭,妖族也被牵连,担负了一部分罪业。若非上古妖皇即将苏醒,妖族传承到现在已经灭族了。你知道事情严重性吗?”
  ;;;;这事情要是被妖精办事处那几个知道,他们能齐刷刷上门将哑巴活撕了。
  ;;;;哪怕哑巴是无辜的,但她生下的儿子不无辜。
  ;;;;妖族本来就混得很惨,平白背上这么一口大黑锅,咽得下这口气就怪了。
  ;;;;哑巴听着,默默流泪。
  ;;;;她明白事情严重性。
  ;;;;应鳞气得叉腰。
  ;;;;“这么坏简直坏透了。他是坨屎,我都诅咒他碰不见屎壳郎!”
  ;;;;他对着哑巴道,“哑巴,你别找你儿子了。他要是被天打雷劈了,你也会被波及到的。”
  ;;;;哑巴呜咽。
  ;;;;血泪淙淙。
  ;;;;她睁着空洞的眼眶望向应鳞,唇瓣颤抖着用鬼语问了一句。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酆都大帝道,“你儿子是流窜在外的厉鬼中最强的一个。”
  ;;;;裴叶试探,“大帝的意思……哑巴的儿子极有可能是厉鬼组织的头目?”
  ;;;;酆都大帝点头,“看样子是的。”
  ;;;;哑巴呜咽更大声。
  ;;;;她半跪在地上痛痛快快哭了一场,血泪将地毯染湿大片。
  ;;;;酆都大帝早就带着被封印的假阴差离开。
  ;;;;哭得痛快了,哑巴突兀地打了个嗝,血泪慢慢止住。
  ;;;;她想一只鬼静静。
  ;;;;裴叶便将空间留给哑巴,揣着应鳞离开。
  ;;;;是的,揣着应鳞。
  ;;;;她又剪了一个小人,双手很长那种。
  ;;;;“唉原本是想今天去买手机,以后还能教哑巴上网打游戏,一起开黑的……”
  ;;;;应鳞趴在口袋上。
  ;;;;裴叶失笑,“这就是你说的‘更重要’的事情?”
  ;;;;应鳞嘟囔着脸红,趴在口袋不说话。
  ;;;;买手机不是大事情吗?
  ;;;;买了手机他就能上网打游戏,以后跟儿子女儿一起组排。
  ;;;;爸爸带着孩子飞,多爽啊。
  ;;;;能附身纸人玩手机,他当然想要个手机啦。
  ;;;;这是鬼生第一部手机!
  ;;;;“算了,去手机卖场挑一个。”裴叶闲着也是闲着,“你带钱了?”
  ;;;;应鳞道,“我爸给你微信转账了。”
  ;;;;原先老爹是想亲自陪他买的,但应鳞婉拒了。
  ;;;;医院工作要紧,裴叶作为天师陪他买更加方便。
  ;;;;裴叶打开手机微信,果然有应老爹打过来的一万块钱。
  ;;;;“不用买太贵的,三四千就行,剩下的钱帮我存微信或者支付宝账号,以后还能网购。”
  ;;;;裴叶:“……”
  ;;;;各位淘宝商家要注意了,他们的客户有可能是个鬼。
  ;;;;应鳞早就挑好想买的手机,跟闺女儿子的手机一个型号,也是最近两三个月出的新机型。
  ;;;;付了钱,买了手机,安装了app,折腾大半个小时。
  ;;;;裴叶将手机放进口袋,让应鳞蹲在口袋慢慢玩。
  ;;;;“对了”
  ;;;;应鳞抱着来之不易的手机,想到一事儿。
  ;;;;“什么?”
  ;;;;“哑巴的儿子!既然哑巴的儿子有可能是厉鬼组织头目,不是能顺着哑巴找到目标?”
  ;;;;哑巴不知道儿子在哪里,但他们是血脉至亲。
  ;;;;天师联盟、酆都有的是手段通过亲人血脉找到目标。
  ;;;;酆都大帝却什么表示都没有,这很怪。
  ;;;;裴叶给他解惑。
  ;;;;“因为还不是时候。”
  ;;;;“啊?不是时候?”
  ;;;;裴叶道,“逃窜在外的厉鬼要一次性全部抓了才行,这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不然有一两条漏网之鱼,他们会藏得更深,后患无穷。厉鬼组织背后还有幕后主使,没将对方引出来前,不能随意动手。”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裴叶笑道,“大概……要等雷雅婷生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