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哑巴苏醒(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32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哑巴醒来的时候,房间内弥漫着浓郁到挥之不散的烤肉气味。
  ;;;;尽管尝不到阳世食物味道,但气味却勾得哑巴喉结滚动,冰冷的涎水几乎要滴出来。
  ;;;;饿了,想吃。
  ;;;;哑巴试图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魂体异常虚弱,被个淡青色结界笼罩。结界以大床四角为支柱,支撑出来的造型类似野营帐篷,躺在结界里头的哑巴感觉空间局促,手脚都舒展不开。
  ;;;;暂时不确定这个结界有无害处,哑巴不敢轻举妄动。
  ;;;;食物的香味锲而不舍地勾引味蕾和空荡荡的胃。
  ;;;;她扭头望向气味来源,“看”到鬼王应鳞与裴叶正窝在茶几桌前大快朵颐。
  ;;;;乱七八糟的盒子、塑料袋装着小山一般成堆的烤牛肉、烤羊肉、烤鸡翅、烤鸡腿、烤香肠、烤豆腐、烤青菜……脚边堆着两打没拆封的啤酒以及十多个空掉又被捏扁的啤酒罐子。
  ;;;;裴叶一边吃一边跟应鳞说这家烧烤原料很良心,各种材料都很新鲜,味道也不错。
  ;;;;应鳞一边听一边点头,鬼眸渴盼地看着,眼底写满“快将它们烧给我”五个大字。
  ;;;;裴叶也不小气,她吃多少就给应鳞烧多少,啤酒也烧了两罐。
  ;;;;实力越强,烧给阴魂的食物就能最大限度保留阳世的味道,应鳞吃得满嘴都是油和调料粉。
  ;;;;“真好吃,我能再要两串烤鸭腿吗?”
  ;;;;应鳞胃口不错,吃了还想吃,啤酒喝了还想喝。
  ;;;;当裴叶给他烧了两串洒满辣椒粉的烤鸭腿,激动得想将鸭腿骨头也嚼吧嚼吧咽进肚子。
  ;;;;“你什么时候死啊?”
  ;;;;裴叶掀起眼皮翻了个白眼。
  ;;;;“我给你吃的喝的,你就这么巴望着我死?”
  ;;;;应鳞道,“我要给你当小弟,我帮你开疆拓土,你给我烧吃的。当鬼什么都好,唯独一点不好就是吃得太少。我爸他们会给我邮寄各种口味的香烛线香,味道是很真,但嚼起来口感太差了。烧过来的外卖嚼着口感好,但味道太寡淡,我吃东西口味又重,简直是个折磨啊。”
  ;;;;跟在裴叶身边吃香喝辣,要多香有多香,要多辣有多辣。
  ;;;;光凭这点就值得应鳞给她当小弟。
  ;;;;裴叶将竹签戳进垃圾桶。
  ;;;;“这么点儿吃的就能将你拐走,你这鬼王也太没价值了。”
  ;;;;应鳞吃完的烤鸭腿,指着裴叶的手机道,“我刚才看到有水煮鱼,要不要也点一份。”
  ;;;;裴叶想了想点头,她还没吃饱呢。
  ;;;;水煮鱼再来两份,辣椒多放,要一条十斤重那种鱼!
  ;;;;一人一鬼吃得起劲。
  ;;;;魂体几近透明的哑巴可怜巴巴趴在结界看着他们。
  ;;;;眼眶淌下两道血泪,红黑色的泪淌过青白色的鬼脸,在尖尖的下巴与涎水汇聚,滴答滴答。
  ;;;;“啊啊啊……”
  ;;;;哑巴试图发声,奈何她没有舌头,只能发出沙哑的“啊”声。
  ;;;;“哑巴,你醒啦。”
  ;;;;裴叶早就发现哑巴醒了,应鳞反应慢一步。
  ;;;;他拎着一串没吃过的烤鸭腿给哑巴递去。
  ;;;;“你的魂体太脆弱,先别离开这道温养魂体的结界法阵。”哑巴接过烤鸭腿,默默捧着,看似斯文实则狼吞虎咽地啃,应鳞道,“你一直不醒,我们就先点餐了,也不知道你爱吃哪些。”
  ;;;;鬼魂的牙口明显比活人好。
  ;;;;活人无法将鸭腿咬得稀碎咽下肚,鬼可以。
  ;;;;要不是应鳞又给哑巴递了其他烤串,哑巴能将竹签都咬碎吃掉。
  ;;;;吃饱喝足,裴叶将垃圾分类打包成几个袋子丢门口,清洁阿姨会来收拾。她爱吃爱喝,每天会清理出来十几二十几个空瓶子,几天就能攒一堆卖给废品回收站,清洁阿姨自然没怨言。
  ;;;;开窗通风,清扫卫生。
  ;;;;做完这些之后,裴叶才从牙签罐取出牙签剔牙,葛优瘫般坐在沙发椅上。
  ;;;;“行了,哑巴也醒了,先说说发生什么事情吧。”
  ;;;;裴叶为了将哑巴救回来,费了不少功夫。
  ;;;;哑巴鬼脸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情。
  ;;;;应鳞提醒她,“哑巴,你今天怎么突然袭击门诊大厅那个男人?”
  ;;;;袭击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对方身上携带的护身符打得险些魂飞魄散。
  ;;;;哑巴神情怔愣数秒,昏迷前的记忆走马观花一般在眼前飞速掠过,强烈的情绪在胸腔涌动。
  ;;;;她嘴巴一张一合,沙哑的“啊啊”声只有应鳞能听懂。
  ;;;;有舌头能说人话,没有舌头也能说鬼语。
  ;;;;虽不能与活人交流,但跟鬼交流是可以的。
  ;;;;应鳞便帮着哑巴当翻译,一字一句转述哑巴的话。
  ;;;;“我嗅到了,那个男人身上有我孩子的气味!”
  ;;;;“你孩子的气味?”
  ;;;;裴叶看了一眼哑巴的打扮。
  ;;;;这一身装束明显是百年前的风格,不像是千禧年之后的现代装束。
  ;;;;根据应鳞的说辞,哑巴算是t市中心医院附近这片地方资历最老的老鬼。
  ;;;;根据《绝色废柴小天师有个红包群》这本书的描述,傅廷深是31岁老处男,不可能是哑巴的孩子。难道说傅廷深又是另一个白嘉或者被白嘉窃取命格的倒霉鬼?不会吧?
  ;;;;哑巴努力点头。
  ;;;;点头力道太大了,裴叶都担心她脑袋下一秒会滚落在地。
  ;;;;应鳞继续转述哑巴的鬼语。
  ;;;;“对,我孩子的味道,我不会认错的,我等了他一百多年了,终于见到了,呜呜呜”
  ;;;;应鳞这位翻译很敬业,他连哑巴的哭泣也模仿了。
  ;;;;裴叶道,“但那个人才31岁,不可能是你儿子。”
  ;;;;哑巴神情黯然。
  ;;;;跪坐在床上的纤瘦身子看着又弱又小。
  ;;;;她微垂着头,披散的黑发垂落下来,掩盖住大半张鬼脸,看着又诡异又渗人。
  ;;;;“不可能他身上有我孩子的味道,不可能错的!”
  ;;;;裴叶与应鳞对视一眼,从哑巴的反应便猜出她滞留阳世的执念是什么。
  ;;;;她的孩子。
  ;;;;了解鬼魂的过往、执念,才能对症下药。
  ;;;;裴叶征询哑巴的意愿,“哑巴,你方便跟我们说一下你的过去吗?”
  ;;;;哑巴鬼脸黯然,空荡荡爬满蛆虫与翻滚肉块的眼眶淌下两行鬼血。
  ;;;;许久,应鳞转述道,“可以。”
  ;;;;哑巴思索了片刻,打开话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