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又来事儿了(乡村原野打赏加更⑤)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1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男人也不是一开始就信任“老鬼”。
  ;;;;他最初对“老鬼”抱着怀疑防备的态度,但“老鬼”这么多年只有付出没有索取回报,处处为男人出谋划策、扫清障碍,甚至提供神器供他防身、提供功法助他修炼,亲爹都没这么好。
  ;;;;可以说男人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老鬼”给的。
  ;;;;时日一长,男人渐渐放下心防,全身心信任“老鬼”。
  ;;;;等他吞噬用“鬼帝”炼制成的丹药,成为酆都之主,他便帮助“老鬼”打开通往天庭的通道。
  ;;;;若“老鬼”反攻天庭成功,这天地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
  ;;;;男人畅想万鬼臣服的时候,“圣母殿下”雷雅婷正缠着傅廷深陪她去医院产检。
  ;;;;“上次你也说没时间,这次一定要去。”
  ;;;;雷雅婷有“前世”经历,当然知道让孩子父亲参与整个妊娠期,有助于培养孩子父亲的责任感。
  ;;;;她当年就是太独立太要强了,才会什么苦都自己扛着。
  ;;;;怀孕孕吐自己忍着,医院产检自己掏钱去,最后只换来一个妈宝渣男。
  ;;;;奇葩婆婆还将她的牺牲付出视为理所当然,随意践踏。
  ;;;;重活一世,雷雅婷可不会这么蠢。
  ;;;;让男人看到当妈怀孕多么艰难,男人潜移默化中也会学着珍惜爱护老婆。
  ;;;;前世的经验告诉雷雅婷
  ;;;;好男人都是调、、/教出来的。
  ;;;;上一次产检傅廷深推说公司有会议没来,这次一定要陪着去。
  ;;;;“婷婷,这次要跟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吃饭,关系着十多亿的生意。”
  ;;;;傅廷深试图说通雷雅婷别任性。
  ;;;;当然,生意招待客人什么的是假的,他只是单纯想出门玩乐,避开雷雅婷这张作呕的脸。
  ;;;;“我和孩子重要还是生意重要?你公司的人都是吃干饭,生意还要你这个总裁出马去谈?”
  ;;;;雷雅婷却没这么好糊弄。
  ;;;;她重生之后就告诉自己,她这辈子要当公主当女王,不当隐忍、委曲求全的贤惠妻子。
  ;;;;她爱上傅廷深,因为傅廷深给了她前世所没有的宠爱和幸福。
  ;;;;如果傅廷深不能全身心爱她,她图这个男人什么呢?
  ;;;;“好吧好吧,婷婷最重要,我打个电话让别人去接洽。”
  ;;;;傅廷深无奈叹气,宠溺地勾她的鼻梁。
  ;;;;“小公主最重要了!”
  ;;;;雷雅婷听了心里甜得像是吃了一颗糖。
  ;;;;男帅女靓,这对年轻夫妇一出现在医院就引来不少注目。
  ;;;;一群孕妇之中,傅廷深这位西装革履,沉稳帅气的男人显得格外耀眼。
  ;;;;不少过来做产检的孕妇流露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
  ;;;;雷雅婷很享受这些眼神。
  ;;;;这证明她今生过得很好,比谁都好!
  ;;;;产检没有异常,宝宝发育很好,雷雅婷与傅廷深有说有笑地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诊大厅,傅廷深倏地弯腰,抬手捂住心口。
  ;;;;“怎么了?”
  ;;;;雷雅婷心中咯噔,耳边隐约听到一声惨厉的鬼叫。
  ;;;;她一边扶住傅廷深,一边捏手诀开眼,大厅顿时“热闹”起来。她天赋超然,修炼的又是神仙功法,实力进步飞速,但她不喜欢那些鬼五花八门的死状,平日一直维持着普通人的眼睛。
  ;;;;没想到来了一趟医院,居然又不开眼的货色袭击傅廷深。
  ;;;;雷雅婷开眼便看到一个少年厉鬼拖着一团血肉模糊的阴气穿墙跑了。
  ;;;;“哼,跑得倒是快,回头再收拾你们两个!”
  ;;;;雷雅婷心中涌动着杀意,但她更关心傅廷深,只能暂时放跑两只鬼。
  ;;;;“廷深,怎么了?”
  ;;;;傅廷深不言语,抬手将脖子上挂着的东西取出来,一枚烧焦的护身符。
  ;;;;这枚护身符是雷雅婷从红包群抢来送给傅廷深保命用的。
  ;;;;“居然烧了?”
  ;;;;傅廷深心有余悸,“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心口滚烫。”
  ;;;;雷雅婷凝重道,“应该是有厉鬼偷袭你被反噬。”
  ;;;;“厉鬼?”
  ;;;;雷雅婷看着两鬼消失的方向,冷哼道,“没事,这枚符篆威力很大,它多半要魂飞魄散。”
  ;;;;护身符反应这么强烈,肯定是厉鬼想杀傅廷深。
  ;;;;“这里不安全,先回家吧。”
  ;;;;半个小时后。
  ;;;;裴叶从沙县吃饱喝足回来,一上楼梯就发现地上全是黑红色的腥臭鬼血。
  ;;;;“这又是什么事?”
  ;;;;鬼血一路拖到她的房间。
  ;;;;裴叶叹息着打开门。
  ;;;;“你可回来了,鬼命关天啊!”
  ;;;;打开门,门后的应鳞像是看到救星,几乎要扑她脸上。
  ;;;;“怎么了?”
  ;;;;裴叶发现事情跟自己想的不一样。
  ;;;;“救命要紧!”
  ;;;;应鳞抓着她的胳膊将往里拉,裴叶没有挣扎,好脾气地跟着走。
  ;;;;一进屋便看到床上蜷缩着一团血肉模糊的鬼影,鬼血染湿一片,魂体几欲散掉。
  ;;;;“这不是哑巴?她怎么了?”
  ;;;;若非阴气未散,裴叶几乎认不出这团血肉是哑巴。
  ;;;;应鳞烦躁地抓着头发,猩红浑浊的鬼眸闪烁着浓烈杀意。
  ;;;;“你那个煞笔室友身边的男人干的,艹气死老子了,老子的手下也敢动!”
  ;;;;早知道他就应该干掉雷雅婷,将她生撕了。
  ;;;;“雷雅婷身边的男人?”
  ;;;;裴叶心里揣着疑惑,但现在稳住哑巴魂体要紧,迟一会儿可就魂飞魄散了。
  ;;;;应鳞来得及时,裴叶以符篆稳固哑巴的魂体,勉强将快散掉的三魂七魄粘回去。
  ;;;;“他叫傅廷深,这对狗男女今天来中心医院产检。”
  ;;;;裴叶听不明白了。
  ;;;;“哑巴怎么会招惹他们?”
  ;;;;哑巴在雷雅婷手中吃过大亏,她性格又怂,不会无故去招惹雷雅婷。
  ;;;;应鳞哪里知道啊。
  ;;;;哑巴原先待在门诊好好的,突然就发疯扑向傅廷深,然后被傅廷深戴着的东西打成这样。
  ;;;;要不是应鳞眼疾手快拖着哑巴跑,雷雅婷给她补一刀真就魂飞魄散了。
  ;;;;“哑巴不是坏鬼,问题一定出在雷雅婷他们身上!”
  ;;;;应鳞说得笃定。
  ;;;;他跟哑巴是多年的邻居,他很了解哑巴的脾性。
  ;;;;裴叶道,“话不能说满,先等哑巴醒来再说别的。”
  ;;;;哑巴是厉鬼,之前也有受刺激攻击4021寝室的前科。
  ;;;;这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
  ;;;;哑巴勉强恢复人形,只是魂体淡得接近透明,浑身血肉模糊,活像是被大火烧一遍再将皮肉揭下来。
  ;;;;裴叶只能不停给她补充阴气养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