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逃了和尚拆了庙(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3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t市清浦区,药店。
  ;;;;药店郑老板看着墙壁上的钟表悄然走过十二点,本就阴沉的脸色黑成了锅底。
  ;;;;派遣出去的下属这会儿还没回来。
  ;;;;估摸着也回不来了。
  ;;;;“看样子是失败了,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郑老板低声喃喃。
  ;;;;半张脸颊浸没在阴影之中,表情有一瞬的狰狞,眼神好似淬了毒。
  ;;;;扭曲的面孔冲淡原先方正儒雅的气质,陡然像是变了个人。
  ;;;;不过极端的愤怒并未冲垮他的理智。
  ;;;;垂眸思索片刻,郑老板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嘟嘟两声,电话接通。
  ;;;;“我们暴露了,这里现在很不安全。”郑老板恶狠狠地咬牙,似乎还能听到后槽牙摩擦的嘎吱声,“前不久有个女人来询问‘那个配方’所需的药材,我怀疑是雷雅婷被天师联盟发现。”
  ;;;;电话那头的男人冷哼轻嗤。
  ;;;;“什么女人?”
  ;;;;郑老板回答,“她身上有一股特殊的药香,又是个实力低微的天师,说不定是药宗的人。”
  ;;;;男人冷笑,“药宗?既然你怀疑是药宗的人,那为何不是雷雅婷的药动了她的蛋糕,所以她才来调查雷雅婷炼制丹药的原材料?以我们的伪装,待在天师联盟和酆都眼皮底下十几年二十年都没出问题。最近不过是有点儿风吹草动,你就慌慌张张,基本的判断力都没了。”
  ;;;;郑老板面色铁青。
  ;;;;他还真没想过这种可能,一看到天师就慌了。
  ;;;;男人又道,“你派人追杀那个女人了?”
  ;;;;郑老板讪讪道,“派了,不过他们两个现在都没回来,多半是回不来了。”
  ;;;;男人冷嘲道,“敌人还没发现什么,你倒是主动露出了马脚。”
  ;;;;郑老板听得心头冒火,又憋屈又心虚。
  ;;;;冷静想想,他的确是太过莽撞了。
  ;;;;一看到天师联盟的天师跟在雷雅婷身后询问“药材”,他第一反应就是天师联盟查到什么。
  ;;;;浑然忘了其他可能。
  ;;;;派出去的杀手能杀人灭口还好,结果却被人反杀了,这就相当于主动暴露了自己。
  ;;;;“那、那现在怎么办?”
  ;;;;郑老板握着手机的手冒着冷汗。
  ;;;;他不想被天师联盟和酆都抓回地狱十八层受刑。
  ;;;;在阳间享受荣华富贵这么多年,他舍不得如今拥有的一切。
  ;;;;情急之下,郑老板咬了牙,心一横。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我们不能再冒险,不如杀了雷雅婷灭口避一避风头?”
  ;;;;这话刚说完,郑老板便露出懊悔的神情。
  ;;;;他这话太冲动了。
  ;;;;果不其然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讥诮的冷嘲。
  ;;;;“牺牲雷雅婷?牺牲一百个你也不会牺牲一个雷雅婷,她对我们有价值,你呢?”
  ;;;;这是什么意思?
  ;;;;他成弃子了?
  ;;;;极端恐惧下,郑老板忍不住咆哮。
  ;;;;“天师联盟现在肯定知道什么,雷雅婷一定会被盯上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分明是你的自作聪明破坏了布局。”
  ;;;;郑老板骇然欲裂。
  ;;;;他讪讪住嘴,不敢再刺激电话那头的男人。
  ;;;;静默了几秒钟。
  ;;;;郑老板像是等待宣判死刑的囚徒,度秒如年。
  ;;;;终于,他等到男人再度开口。
  ;;;;“你先回来吧,那个药店弃了,之后的事情我会重新谋划。”
  ;;;;郑老板冷汗涔涔道,“好”
  ;;;;没成为弃子就好!
  ;;;;夜深人静。
  ;;;;一场迅猛的大火从药店燃起,火舌吞吐着向上蔓延。
  ;;;;从发现火情到救火车抵达将大火扑灭,短短十几分钟的功夫,药店只剩一堆焦黑废墟。
  ;;;;药店附近的建筑遭了秧。
  ;;;;“发现死者!”
  ;;;;当消防员将火势控制住,冲进火场救人的时候,发现店内仓库躺着一具被烧焦的尸体。
  ;;;;经确认,这具焦尸的主任便是药店郑老板。
  ;;;;庆幸火情发现及时,除了郑老板没有其他伤亡。
  ;;;;朱淳安几人混在围观群众看戏。
  ;;;;裴叶用手指夹着烟,口中吐出一口烟圈,再用手指弹掉烟灰。
  ;;;;她的唇角溢出一缕讥诮。
  ;;;;“啧这动作可真快。”
  ;;;;“如果不狡猾,怎么能在天师联盟和酆都眼皮底下躲藏这么久?”
  ;;;;丹师摇头叹息。
  ;;;;朱淳安也面露失望之色。
  ;;;;看似是场意外,但他们却知道这是敌人金蝉脱壳之计,临走之前还毁掉痕迹,不留线索。
  ;;;;“走吧,时间也不早了,睡觉去。”
  ;;;;围观了一会儿,裴叶将烟蒂丢进远处的垃圾桶。
  ;;;;“今天辛苦前辈了。”
  ;;;;朱淳安诚挚感谢。
  ;;;;如果不是裴叶,丹师冒失闯厉鬼药店,多半会跟白嘉以及那对丁克夫妇一样,生魂被勾走、生死簿查不出死因,最后连魂魄都找不回来。于情于理,朱淳安都该说一句感谢。
  ;;;;裴叶翻了个白眼。
  ;;;;“感谢我?行啊,去夜市。”
  ;;;;朱淳安:“……”
  ;;;;他似乎听到了钱包临终前的哀鸣。
  ;;;;b市,二环某四合院。
  ;;;;男人将一切安排妥当,但充斥胸口的怒火依旧未消。
  ;;;;“真是个蠢货!”
  ;;;;怒火高涨之下,房间内的物品齐齐炸裂,顷刻间狼藉一片。
  ;;;;他们顺风顺水多年,眼看着即将成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意外。
  ;;;;男人胸口剧烈起伏数下,勉强找回了冷静。
  ;;;;他打通了一则电话。
  ;;;;与此同时,傅廷深忙碌一日回来,发现雷雅婷窝在沙发上,怀中抱着抱枕等自己等到睡觉。
  ;;;;他的眼底流露出一瞬的温情,很快又隐没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唇角的冷笑。
  ;;;;手机响起,傅廷深看了一眼号码,迅速收敛表情,不敢怠慢。
  ;;;;他去隔壁接电话。
  ;;;;“计划有变。”
  ;;;;刚接通电话,便传来让傅廷深惧怕又熟悉的声音。
  ;;;;“怎么了?”
  ;;;;“药店据点不慎被天师联盟发现,只能选择遗弃。”
  ;;;;傅廷深倏地想到什么,目光转向某一处,似乎要透过墙面看到客厅内的雷雅婷。
  ;;;;“那怎么办?”
  ;;;;傅廷深压低声音。
  ;;;;药店没了,雷雅婷的“绝色俏佳人”如何经营下去?
  ;;;;男人道,“我会安排其他渠道给她供货,你要做的就是引导她,也顺势帮你博取她的信任。”
  ;;;;傅廷深薄唇翕动,似乎想拒绝。
  ;;;;男人与他隔着电话也猜出傅廷深的心思,不由得冷笑。
  ;;;;“你难道真将自己当成霸道总裁了?”
  ;;;;傅廷深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