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好大一盘棋(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6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雷雅婷?”朱淳安迟疑道,“前辈,要不我将这事情回禀师父,告诉天师联盟?”
  ;;;;裴叶摇头,拒绝了朱淳安的提议。
  ;;;;“暂时别,这群厉鬼耳目灵通得很,一有风吹草动就脚底抹油溜得飞快,我怀疑天师联盟兴许有他们的眼线。你别觉得我说话难听天师也是人,只要是人就要面对功名利禄的引诱,天师也要养家糊口,他们的定力并不比普通人坚定多少。这事情,我直接跟酆都大帝说。”
  ;;;;雷雅婷是明面上唯一的线索。
  ;;;;一旦敌人全面收缩隐匿,线索就全断了。
  ;;;;裴叶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撞破厉鬼的阴谋,更不知道下一条线索在哪里,她赌不起。
  ;;;;“前辈是怀疑天师联盟被厉鬼浸透了?”
  ;;;;裴叶道,“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因为知情者少。天师联盟人多嘴杂,谁敢保证没有缺漏。”
  ;;;;朱淳安顿了一下。
  ;;;;“那前辈告诉我们”
  ;;;;裴叶笑道,“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所以告诉你。丹师是被无辜卷入的受害者,她有知情权。退一万步说,哪怕我看走眼错信人,导致天师联盟和酆都受创,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为什么插手这些破事儿?
  ;;;;还不是因为破逼副本以及功德奖励。
  ;;;;无法通关游戏副本,拿不到完美奖励,顶多强迫症发作又没伤及她的根本利益。
  ;;;;“前辈都这么说了,我尽量守住这个秘密。当然,如果酆都将消息透露给我师父或者天师联盟其他人,我就没办法了。”朱淳安说罢,霍地想起一事儿,“前辈刚才说酆都大帝?”
  ;;;;虽说是大案子,但直接越过七十二司直接找上酆都大帝、幽冥之主……
  ;;;;朱淳安想静静。
  ;;;;大佬还是你大佬。
  ;;;;果然是不知哪个山头下来的老鬼,这底蕴真恐怖。
  ;;;;裴叶点头承认。
  ;;;;“嗯,跟他有几面之缘,说过几句话。”
  ;;;;几分钟之后,裴叶直接当着朱淳安几人的面召唤了酆都大帝。
  ;;;;“这不是酆都快递部的律令?”
  ;;;;丹师是微商,不仅跟阳间快递部打交道,还跟阴间快递部打交道。
  ;;;;生意好的时候,每天要发几十个快件。
  ;;;;裴叶道,“管他是什么律令,召唤得出来目标就行。”
  ;;;;话音刚落,熟悉的人影从阴气旋涡飘出。
  ;;;;酆都七十二司:“……”
  ;;;;他们家大帝又一次在会议上翘班了。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熟门熟路。
  ;;;;当他们感觉到熟悉的震动,便默契一致地齐刷刷看向大帝。
  ;;;;没有丝毫意外,大帝将会议交给判官陆之道就响应召唤走了。
  ;;;;“大帝跟那人有一腿吧?”
  ;;;;这都第三回了!
  ;;;;“不不不我觉得大帝是加班多年腻了,但又不好意思说,于是借着借口溜走。”
  ;;;;七十二司议论纷纷,酆都大帝置若罔闻。
  ;;;;“这回是什么事情?”
  ;;;;大帝浑身威仪,目光冷如清水,但与裴叶说话口吻自然,自然得像是询问老友有没吃饭。
  ;;;;裴叶将封印的假阴差交给酆都大帝,顺便说了今日发现的线索。
  ;;;;酆都大帝:“……”
  ;;;;“怎么了?”
  ;;;;酆都大帝叹道,“酆都上下忙碌数日毫无进展,倒是你给了我惊喜。”
  ;;;;回去扣七十二司的奖金!
  ;;;;这么低的办公效率,酆都还得整改!
  ;;;;“对了,倘若这案子破了,大帝可有奖励?”
  ;;;;酆都大帝表情微懵。
  ;;;;“奖励?”
  ;;;;裴叶理所当然地问大帝。
  ;;;;“热心市民提供破案线索还有锦旗嘉奖,酆都不会这么小气吧?”
  ;;;;说起来她给酆都提供好几次帮助,毛奖励都没有。
  ;;;;酆都大帝眼睑低垂,清冷的眸子似有懊恼闪过。
  ;;;;他忘了这事儿了!
  ;;;;“不论能否破案,你都是有功之臣。不仅酆都会嘉奖你,天庭那边还能申请一份。”
  ;;;;酆都大帝决定给天庭的报告写得多一些,尽可能争取最大限度的奖励,算是给裴叶的补偿。
  ;;;;这个回答在意料之内。
  ;;;;裴叶还不忘帮应鳞讨一份嘉奖。
  ;;;;直到酆都大帝走鬼门离开,应鳞、朱淳安和丹师都一脸或呆滞或震惊的神色。
  ;;;;“厉害了,这门路直接通天啊!”
  ;;;;说召唤酆都大帝就召唤酆都大帝。
  ;;;;这面子这排场,谁能比得上?
  ;;;;应鳞越发坚定等裴叶死给她当小弟的决心。
  ;;;;朱淳安二人也有相同的感慨。
  ;;;;“通什么天?”
  ;;;;应鳞主动纠正语病。
  ;;;;“不对,酆都大帝是幽冥之主,这应该是‘通地’!”
  ;;;;裴叶:“……”
  ;;;;酆都大帝回了天子城大厦,前后不过几分钟。
  ;;;;七十二司发现大帝心情有些不妙。
  ;;;;这不是错觉。
  ;;;;会议后半程笼罩着大帝逸散出来的低气压,压得众鬼险些喘不过去。
  ;;;;发生什么了?
  ;;;;会议结束,大帝将假阴差交给刑讯司。
  ;;;;自个儿坐在办公室龙椅上,低头翻着雷雅婷的生死簿。
  ;;;;生死簿记载一片空白。
  ;;;;仿佛世上并不存在这么一个人。
  ;;;;酆都大帝却知道这不是生死簿出了问题,问题出在雷雅婷的身份上。
  ;;;;“气运之主,鬼帝之母……”
  ;;;;“原来是打这个主意……”
  ;;;;“哼!”
  ;;;;鼻尖溢出轻蔑冷笑,酆都大帝手一握,生死簿化作白光没入手心。
  ;;;;“朕还没死呢!”
  ;;;;大帝起身站在天子城大厦落地窗前出神。
  ;;;;窗外景色灰蒙蒙一片,天空东西两边挂着一轮紫色的“月”和惨白色的“日”。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和建筑隐没在阴气之中,这是不同于阳间的景色,但一样热闹有“生机”,有秩序。
  ;;;;他绝对不允许当年厉鬼冲出十八层地狱的惨象再度发生。
  ;;;;不知过了多久,酆都大帝移步去了一间密室。
  ;;;;密室面积不大但墙壁、地板、天花板刻满密密麻麻的封印符咒。
  ;;;;中心有一高台。
  ;;;;高台漂浮着一截被细细密密锁链捆住的指骨。
  ;;;;这截指骨正是天师联盟从厉鬼蓝颖身体中获取的。
  ;;;;大帝伫立良久,似受到了蛊惑,缓慢抬手握住指骨,将其取下。
  ;;;;指骨起初剧烈反抗,激荡的煞气向四面八方冲去,似乎要将封印冲破。
  ;;;;最后却轻轻一颤,顺从地选择了接受。
  ;;;;一阵温凉的触感从手心传来,酆都大帝低头一瞧,那截指骨消失不见了。
  ;;;;不,应该说融入他的身体。
  ;;;;他能清晰感觉到指骨的存在,以及它传达的负面情绪。
  ;;;;“你是在不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