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另一只假阴差呢?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4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丹师死里逃生,俏丽的脸庞还残留着绝望。
  ;;;;当她发现死亡没有如预期降临,惊得暂时忘了手肘脚心的疼。
  ;;;;“愣着做什么?”
  ;;;;伴随着清冷的女声,一双白色帆布鞋进入视线。
  ;;;;丹师一时半会儿起不来,只能费劲儿抬头去看来人。
  ;;;;这一瞧,她愣住了。
  ;;;;来人穿着休闲装,从外貌看年纪不大,应该是在校大学生。
  ;;;;尽管素面朝天,但颜值却能碾压不少网红滤镜下的大明星,这是个一眼就印象深刻的人!
  ;;;;如此有识辨度的美女,她要是见过不可能没有印象。
  ;;;;“你是谁?”
  ;;;;刚才那道威力巨大的五雷咒,明显是正统天师的手段。
  ;;;;只是
  ;;;;威力大得过分。
  ;;;;正面硬怼锁魂链,一道五雷咒断掉阴差制式锁魂链。
  ;;;;不是来人实力开挂,便是酆都流水线制作的锁魂链质量不过关。
  ;;;;“抱歉,我来得应该再早一些。”
  ;;;;裴叶觉得自己进入游戏副本之后就受到某种不可言说的诅咒。
  ;;;;每回都是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哪怕受害者心脏受得住,扛得住大起大落、在死亡和生存边缘左右横跳,裴叶也觉得对不住人家。什么“英雄应该在最关键时刻”出场,说白了就是装逼。
  ;;;;可这事儿真不能怪她。
  ;;;;她也想趁早过来救人,奈何每回都卡着时间线。
  ;;;;丹师没能体悟裴叶的心理活动,她只想知道裴叶的身份来历。
  ;;;;先是陌生鬼王出手搭救,紧接着又是实力高深的年轻天师救她。
  ;;;;她这是被卷入某个大麻烦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等会儿再谈。”
  ;;;;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她可不能让敌人逃了。
  ;;;;锁魂链一断,假阴差就知道自己踢到铁板,当机立断选择遁逃。
  ;;;;裴叶哪会给他机会?
  ;;;;几乎是他刚迈腿的一瞬,铺天盖地的束鬼符便一窝蜂涌了过来,将他从头到脚裹成木乃伊。
  ;;;;一两张束鬼符对这种层次的假阴差不起作用,刚一接触符篆便会燃成灰烬。
  ;;;;上百张呢?
  ;;;;效果截然不同。
  ;;;;不仅能将假阴差束缚原地无法动弹,还能让对方尝到蚀骨钻心之痛。
  ;;;;听着假阴差渗人的惨叫,丹师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这一手简直豪气冲天!
  ;;;;有的天师穷得连电话费都冲不起,有的天师仿佛不要钱一样抛洒符篆。
  ;;;;天师与天师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裴叶趁机捏诀,将假阴差封印。
  ;;;;浓郁的黑红色浓雾尽数归入一张符纸。
  ;;;;符纸收进口袋,裴叶这才伸手拉了一把丹师。丹师那一下摔得太狠,玻璃碎片嵌入脚板心,两条手肘蹭破了皮,皮肉惨烈翻卷,留下两道长度五六厘米的伤口,旁人看了都替她疼。
  ;;;;“刚才那个鬼王是你朋友?他替我拖延追杀的假阴差,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
  ;;;;丹师脱险却没忘了应鳞,反手抓住裴叶的手腕,眉峰因为焦急紧张而隆起。
  ;;;;“别担心,他没事。”
  ;;;;裴叶目光如湖面般平静。
  ;;;;“没事?没事就太好了。”
  ;;;;丹师长松一口气,没质疑裴叶待在这里怎么知道数百米外发生的事情。
  ;;;;这是高手的特权。
  ;;;;“你先坐下吧,脚上全是血。”
  ;;;;经裴叶提醒,丹师这才想起来自己踩到玻璃渣,钻心的疼从脚心蔓延全身。
  ;;;;砂砾、灰尘、泥土混杂着鲜血,在地上印下不大的脚印。
  ;;;;“你朋友那边真不用去帮忙?”
  ;;;;她还是过意不去。
  ;;;;应鳞是为了救自己才选择断后。
  ;;;;裴叶扶着丹师坐在某块景观假山石头上,抓着她的脚半蹲下来。
  ;;;;“等等,你干嘛?”
  ;;;;裴叶抓住了她的脚,冷淡道,“会疼,忍着点。”
  ;;;;玻璃碎片还有小半露在外面。
  ;;;;裴叶动手将玻璃碎片取出,那一瞬的疼让丹师脚抽搐、脸扭曲。
  ;;;;“疼疼疼”
  ;;;;她下意识要将脚收回,未曾料裴叶手劲大得可怕,竟是纹丝不动。
  ;;;;丹师疼得眼泪花都冒出来,却听裴叶道了句。
  ;;;;“好了。”
  ;;;;她用前不久学的符篆帮丹师处理伤口。
  ;;;;初次实践效果很不错。
  ;;;;丹师怔住,仿佛刚才的钻心疼只是她的错觉。
  ;;;;“啊?好了?”
  ;;;;她将脚扳过来一看,脚心仅余一道淡粉色的伤痕。
  ;;;;符篆可以赵申劾鬼、降妖镇魔、治病除灾,其中又以“治病”的医符最难绘制。
  ;;;;在医疗不发达的古代钻研医符还能混口饭吃,但随着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医符毫无市场竞争力。天师这个群体为了养家糊口,将更多精力放到其他专业,治病疗伤的符篆就稀罕了。
  ;;;;每个专修医符的天师混得都很惨,没生意没市场,穷得揭不开锅、冲不起电话费。
  ;;;;_∠)_
  ;;;;“谢谢。”
  ;;;;一抬头,她看到裴叶正用符篆召水洗手。
  ;;;;丹师:“……”
  ;;;;土豪!
  ;;;;过了两三分钟,远处路灯阴影出现一脸餍足的应鳞。
  ;;;;他一手抓着阴差制式袍子和锁魂链,一手抹抹嘴却将嘴边的鬼血擦得更脏。
  ;;;;“给你。”
  ;;;;他将阴差制式袍子和锁魂链丢裴叶脚边,口中打了个饱嗝。
  ;;;;“你怎么把假阴差吃了?”
  ;;;;应鳞委屈道,“活捉不容易啊,他一直挣扎不肯配合,我要是带伤回去,家里老小会担心。”
  ;;;;对付寻常厉鬼没问题,但厉鬼手中有克制阴魂的锁魂链以及防御能力极强的鬼袍,没装备穿的应鳞就很吃亏。他一人可以吊打一个假阴差,但两个一起上,很难将他们全部拖住。
  ;;;;应鳞只能选择打废一个,再赶过来抢丹师的生魂。
  ;;;;魂魄还在就行,肉身死不死无所谓。
  ;;;;幸好裴叶及时赶到,应鳞就更不担心了,慢吞吞将打废的假阴差卸肢吞噬。
  ;;;;“那货日子过得不错,阴气充足得有些腻嘴,吃得我想打嗝嗝”
  ;;;;应鳞蹲在太平间的时候也吞过其他试图对医生护士下手的厉鬼。
  ;;;;那些厉鬼的滋味又柴又老又酸,阴气寡淡。
  ;;;;假阴差不同,一尝就知道是养尊处优,阴气充裕得不行。
  ;;;;很可惜,他们就像是家养的宠物猫,少了独属于厉鬼的野性,阴气强盛也干不过应鳞。
  ;;;;应鳞鬼眸布灵布灵地看着裴叶,鬼脸写满了食欲。
  ;;;;“刚才那只假阴差呢?你将他藏哪儿了?”
  ;;;;裴叶嘴角一扯,打消应鳞的念头。
  ;;;;“那是证据,交给酆都调查用的,别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