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支线任务完成六分之五(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1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众人听得毛骨悚然。
  ;;;;于长鑫更是又怕又惧又恶心,浑身寒毛像刺猬一样炸开。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他一想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双眼睛默默视奸他的生活,看着他刷牙、洗脸、睡觉,连他上厕所、约炮睡觉都不放过,这简直比知道自己上了一只鬼还要让他觉得恶心和害怕。
  ;;;;娱乐圈狗仔号称无缝不入,但也没有像女鬼一样无时无刻视奸他啊。
  ;;;;女鬼难过地看着于长鑫。
  ;;;;每一个字都充斥着病态的执着,活脱脱一个无可救药的病娇。
  ;;;;“难道是我爱你爱得还不够深吗?为什么你有一颗人心却感觉不到?”
  ;;;;于长鑫吓得往后一缩,面如金纸,鼻翼随着急促的呼吸煽动。
  ;;;;他崩溃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他没病也要被女鬼吓出病了。
  ;;;;一想到他的生活中出现过这样的插曲,他便觉得人生毫无希望。
  ;;;;女鬼试图起身靠近,奈何捆着她的锁魂链不是普通的锁魂链,半点儿挣扎都显得奢侈。
  ;;;;裴叶冷漠看着这对男女。
  ;;;;“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被抛弃,还断了供应了。”
  ;;;;女鬼听闻此话,双眸闪过猩红之色。
  ;;;;“你懂什么?”
  ;;;;裴叶道,“你是鬼子,鬼子是什么你懂吗?”
  ;;;;女鬼冷嗤道,“我当然比你懂。”
  ;;;;裴叶遗憾地轻摇手指道,“不不不你一点儿都不懂,从你的语境我可以判断出来,你的前半生过得衣食无忧,但绝对算不上温馨。将你制造出来的家伙,在你身上投注这么多精力和心血,将你培养成数一数二的凶悍厉鬼,你既能是活人也能是厉鬼。你能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创造他们不敢想的价值。对幕后之人而言,你应该是能为他创造价值的工具。”
  ;;;;女鬼鬼脸茫然,旋即又不屑地撇嘴。
  ;;;;“那又如何?”
  ;;;;裴叶叹道,“你不懂吗?你长了一颗恋爱脑啊。拥有鬼子的能力,你却拿来当私生饭,准确来说是私生鬼。你用这份能力创造价值了吗?没有!你拿来偷窥一个男人了,偷他的内衣内裤、床单被褥。我要是辛辛苦苦培育你的幕后者,我也要气吐血,你以为自己是聂小倩?”
  ;;;;人鬼情未了也要看背景和对象啊。
  ;;;;于长鑫可是在娱乐圈摸爬打滚儿,为了资源能陪酒陪笑陪睡的男人。
  ;;;;他还有多少风花雪月的浪漫纯真?
  ;;;;女鬼愿意当聂小倩,人家于长鑫也不想当宁采臣。
  ;;;;“你、你懂什么?”
  ;;;;女鬼被裴叶讽刺得鬼脸都要裂了,嘴硬不肯承认事实。
  ;;;;裴叶嗤笑,“难不成,作为鬼子的你是在母亲和不知哪个鬼的父亲期待中降生的?他们制造你是因为爱你?这么肉麻虚假的话,我愿意编造你也不愿意相信。哪怕是父母,对孩子的爱也不是全然无私。你怎么就自私以为在你身上付出巨大精力心血的幕后者会不求回报?”
  ;;;;幕后者培养鬼子是为了什么,裴叶暂时不知,但绝不可能是“无私的爱”。
  ;;;;“这算哪门子的恋爱脑?”
  ;;;;亲眼围观一出狗血剧的唐警官忍不住出声。
  ;;;;“她严重侵犯于长鑫的权。”
  ;;;;恋爱要是这么可怕,还不如一辈子单身。
  ;;;;某种程度来说,于长鑫有本事吸引女鬼成为自己的疯狂私生饭,也是蛮叼的。
  ;;;;裴叶道,“厉鬼的执念一贯这么不讲道理,不能用正常人所理解的感情去解析。”
  ;;;;人鬼情未了真的只是童话故事。
  ;;;;鬼的执念和感情不是普通活人能承受和理解的。
  ;;;;女鬼恨得龇牙咧嘴。
  ;;;;她明明那么爱于长鑫,为了他失去了一切,为什么别人都不理解?
  ;;;;看着陷入疯癫状态的女鬼,房间众人不禁唏嘘。
  ;;;;导演唏嘘的同时也松了口气。
  ;;;;女鬼的事情解决了,剧组就能继续拍摄。
  ;;;;“问完了?”
  ;;;;始终沉默当背景板的酆都大帝抬眼询问裴叶。
  ;;;;裴叶歉然笑道,“多谢大帝给予我审问她的机会,希望没有耽误您的工作。”
  ;;;;“不耽误,举手之劳。”
  ;;;;宽袖一挥,伴随着女鬼一声惨叫,她被强行收入大帝袖中。
  ;;;;酆都大帝站在原地犹豫思索什么,他似乎嫌自己刚才那话太冷硬,对着裴叶补充了句,“若无裴道友相助,酆都还不知多久才能发现鬼子存在……没想到那些贼子野心不死,居然敢豢养鬼子,危害阳间。”
  ;;;;“误打误撞。”裴叶眯着眼调侃,“如果养出来的鬼子都是恋爱脑,大帝也不用担心了。”
  ;;;;恋爱脑破坏力强大,但也好对付。
  ;;;;“这个猜测可能性不大,但想想那场景的确能让人愉悦。”酆都大帝不知想起了什么,倏地展颜浅笑,“这名鬼子先带回去搜魂审问,若有什么进展,我会派人告知裴道友……”
  ;;;;“这倒是不用,我也是巧合碰见。”
  ;;;;裴叶只是野路子天师,酆都的机密没必要告诉她。
  ;;;;作为老干部,她也没兴趣卷入麻烦。
  ;;;;裴叶不怕麻烦,她就怕干白工,累死累活没钱拿。
  ;;;;太吃亏。
  ;;;;她可是要养家糊崽的人。
  ;;;;酆都大帝干巴巴道,“道友若是碰到其他事情,有什么新线索,还请第一时间告诉酆都。”
  ;;;;裴叶:“……”
  ;;;;她是甩不掉遇事体质的锅了吗?
  ;;;;“大帝放心,若有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
  ;;;;大帝心情愉悦地颔首,开启鬼门离开。
  ;;;;随着他离开,房间内凝聚的阴气才开始消散,温度逐渐回暖。
  ;;;;“行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裴叶挥手招呼众人别杵在这里。
  ;;;;戏也看了,八卦也围观了,该洗洗睡觉了。
  ;;;;“唐警官要一起吃顿夜宵吗?”
  ;;;;裴叶招呼唯一的熟人,唐警官脸色难看地摇头。
  ;;;;“不了,报告还没打。”
  ;;;;因为裴叶介入,厉鬼没来得及残害人命,但毕竟是大案子,后续处理也麻烦。
  ;;;;#一出失败的人鬼情未了大戏#
  ;;;;“那真可惜。”
  ;;;;没人陪她吃夜宵,她就只能自己去附近夜市撸串。
  ;;;;“咦,居然是这个支线任务?”
  ;;;;撸串的时候,裴叶单手开瓶盖,吹了两瓶啤酒,顺便刷刷手机。
  ;;;;【系统记录】提醒她完美完成支线任务【宿舍床单被盗之谜】。
  ;;;;“不应该是‘花样少年菊花开之谜’?”
  ;;;;于长鑫这朵菊花开得不够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