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三观碎了一地(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36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警察同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剧组成员躲在唐警官以及武打演员身后,一脸懵逼地朝房间伸脖子。
  ;;;;唐警官有苦难言。
  ;;;;他哪懂啊?
  ;;;;导演问他他问谁去?
  ;;;;这时,导演看着长身玉立的酆都大帝喟叹。
  ;;;;“这张脸可真好看,完美符合我对男主的幻想,要不是……我还真想问问他要不要出道……”
  ;;;;副导默默补了一句。
  ;;;;“我刚才好像听到他自称为‘朕’?”
  ;;;;华国废除封建帝制多少年了,居然还有中二病自称为“朕”?
  ;;;;众人听了副导的话,齐刷刷陷入长久的沉默。
  ;;;;导演吓得咋舌。
  ;;;;“难道是阎王爷?”
  ;;;;以往影视剧中的阎王爷都是黑脸、凶悍或者正气凛然的国字脸,配上花里胡哨的廉价古装,哪儿都透着一股影楼风。眼前的酆都大帝与他们所熟知的形象都不一样,一时还真猜不出来。
  ;;;;用排除法,首先不可能是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还没资格自称为“朕”。
  ;;;;也不可能是判官,判官相当于阎王爷的秘书,也没资格以“朕”自称。
  ;;;;难道真是阎王爷?
  ;;;;唐警官一边听着剧组成员的耳语,一边进行心里斗争。
  ;;;;真是阎王爷的话,他要不要上前交涉?
  ;;;;女鬼被锁魂链捆了个结结实实,任凭她怎么挣脱,锁魂链仍是纹丝不动。
  ;;;;她认出锁魂链,恨得龇牙。
  ;;;;“你是哪个阴差?居然敢抓我?”
  ;;;;酆都大帝眸色微冷,不想与她说话。
  ;;;;裴叶倒是开口了。
  ;;;;“你这小鬼还真有趣,酆都阴差碰见鬼子不抓,难道还供着不成?”
  ;;;;女鬼眸色猩红地盯着裴叶,正欲说什么,捆着她的锁魂链倏地锁紧,几乎要将她的魂体勒成葫芦状。女鬼痛得鬼嚎不断,惨烈的叫声让人怀疑她不是被捆住,而是被十大酷刑照顾。
  ;;;;酆都大帝警告她。
  ;;;;“少生邪念,轻则受苦,重则魂飞魄散,朕的锁魂链可容不得这些杂碎。”
  ;;;;女鬼被迫收敛杀意,魂体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原先妩媚妖娆的脸蛋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扭曲,鬼眸写满了不忿和怨毒。
  ;;;;裴叶上前蹲在女鬼跟前,手指挑着女鬼下巴左右看看。
  ;;;;“有意思。”
  ;;;;酆都大帝问她。
  ;;;;“哪里有意思?”
  ;;;;裴叶道,“我方才问她‘酆都阴差碰见鬼子不抓,难道还供着不成’,她的鬼眸、表情告诉我,她是发自内心认同我的猜测。结合方才那句‘你是哪个阴差、居然敢抓我’,我觉得有些猫腻。鬼子碰见阴差,不说吓得抱头鼠窜,但也不该这么理直气壮,甚至带着点儿说不出的轻蔑。”
  ;;;;酆都大帝心神领会。
  ;;;;“你怀疑鬼子与假阴差有关?”
  ;;;;“我这体质好像有些问题,走到哪里都能碰上事情。”裴叶苦笑着耸肩,“迄今为止碰见的事情似乎都在暗示背后有一桩天大的阴谋兴许是我多心多疑但保不准就歪打正着了。”
  ;;;;酆都大帝道,“无妨,鬼子擒拿回去都要搜魂审问,这是必走的流程。”
  ;;;;不管鬼子有什么秘密,最后都要吐出来。
  ;;;;女鬼听得心中咯噔。
  ;;;;“你们是谁?”
  ;;;;她色厉内荏地质问裴叶和酆都大帝。
  ;;;;“我警告你们,你们最好别动我一根汗毛不然,必会被百鬼噬咬,魂飞魄散!”
  ;;;;“哇百鬼噬咬、魂飞魄散?听着真吓人呢,我是不是该配合一下你的表演,瑟瑟发抖向你求饶呢?姐妹,你吓唬谁啊?你看我像是被吓大的?”裴叶挑着女鬼尖尖的下巴,调笑道,“我?我是剧组导演花了百万重金聘请的天师,抓你的,谁让你这些天在剧组搅风搅雨?”
  ;;;;裴叶表明自己的身份,却将酆都大帝身份含糊过去,任由女鬼误会。
  ;;;;女鬼被愤怒支配,忽略了酆都大帝,对着裴叶含怒斥道,“屁!谁在剧组搅风搅雨了?”
  ;;;;裴叶抬手招呼导演他们进来对峙。
  ;;;;导演几人黑了脸。
  ;;;;屋内有鬼,他们哪敢进去?
  ;;;;敢站在门外看热闹,这还要多亏裴叶给的勇气。
  ;;;;“怕什么?全都进来!一百万包售后服务,你们要是受伤了,我给报销住院费用。”
  ;;;;裴叶说得轻描淡写,导演几个脸色更糟了。
  ;;;;这时,被女鬼附身的于长鑫也呜咽申吟着从地上爬起来。
  ;;;;“疼、疼死了”
  ;;;;他抬手捂着脖子,没想到会猝不及防摸到一手血。
  ;;;;双腿一软,险些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他怎么了?
  ;;;;于长鑫这才注意四周情况,看清屋内的诡异情形,脑子有一瞬的卡壳。
  ;;;;“你们、你们干嘛呢?”
  ;;;;他只是跟粉丝打了个炮,两人清清白白,既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你情我愿。
  ;;;;哪怕真是嫖昌,这些警察也不该闹得像是拆家吧?
  ;;;;酒店房间乱得像是飓风过境,原先凌乱的床单被褥彻底碎成布条。
  ;;;;裴叶没好气地呵斥。
  ;;;;“这时候了还想着干呢,干上鬼了,兄弟你也是厉害。”
  ;;;;于长鑫脑子继续卡壳。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年纪轻轻一个女孩儿,嘴巴真脏!
  ;;;;裴叶见于长鑫还没拎清楚,抬手抓着女鬼身上的锁魂链将她提起来。
  ;;;;“看到没有,这就是刚才跟你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的女人!”
  ;;;;于长鑫脸色一僵。
  ;;;;他下意识看向被裴叶拎着的女鬼,一人一鬼视线对了个正着。
  ;;;;女鬼倏地露出长长的青色舌头,两颗鬼獠牙以不科学的速度暴涨,鬼面狰狞。
  ;;;;于长鑫:“……”
  ;;;;莫说双腿软,他现在第三条腿也软。
  ;;;;“这是什么东西?”
  ;;;;裴叶冷哼,随手将女鬼丢到酆都大帝脚下。
  ;;;;“啧,裤子穿上就不认鬼了?”
  ;;;;男人,呵!
  ;;;;于长鑫三观碎了个彻底。
  ;;;;他看看女鬼又看看凌乱的床,不久前的柔情蜜意在眼前走马观花掠过,直接弯腰呕吐起来。
  ;;;;女鬼看了于长鑫的反应,刚刚恢复黑色的鬼眸又一次染上猩红。
  ;;;;酆都大帝眉眼低垂,目光冷漠地看着女鬼,神情无动于衷。
  ;;;;倒是最近被迫当居委会大妈调节妖魔鬼怪家长里短的裴叶生出几分好奇心。
  ;;;;“啧啧,看着像是有故事啊,要不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