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当鬼也不能啃老(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38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鬼子是个相当悲剧的存在,既可恶又可怜。”
  ;;;;安芷教授垂下眼睑。
  ;;;;血肉模糊的脸沉浸在仓库的阴影中,瞧着异常可怖渗人。
  ;;;;“这话怎么说?”
  ;;;;“学生在老师面前应该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认真听讲,不能随便走神。我刚才说的话,你没有记住,我很失望。”安芷教授不开心,她严肃批评裴叶的态度,“鬼子的诞生有两个必要条件。其一,母体原先有妊娠,腹中有胚胎,所以才能为鬼子提供肉身;其二,母体妊娠时间不宜过长,最佳时间是七天,最迟不能超过两个月。超过这个时间,胚胎极有可能有主了。”
  ;;;;裴叶听到这里,明白安芷教授想要表达的意思,她试着问道,“你的意思如果胚胎有主,也就是投胎过来的魂魄,那么鬼的阴气与母体阳火结合成的鬼胎就无法占夺胚胎?”
  ;;;;安芷教授点头,肯定了裴叶的猜测。
  ;;;;“由六道轮回进入投胎程序的魂魄,先天携带一团阳火,这团阳火可以保护胎儿免于一些阴物侵扰。鬼子毕竟是六道不容的异类,自然无法对抗婴儿先天携带的阳火。”安芷教授叹道,“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在怀了孩子之后,会愿意跟阴晦鬼物结合,诞生鬼子呢?”
  ;;;;鬼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怀上必须打掉!
  ;;;;鬼子在母体的时候可以依靠掠夺母体的阳气、阳寿成长,一朝分娩脱离母体,失去了持续供应,鬼子很容易在几日内夭折。一些心软的女人会被鬼物哄骗着继续给孩子当移动充电宝。
  ;;;;最后的下场不用说
  ;;;;阳寿耗尽而亡,魂魄也会被鬼子吞噬,榨干最后一点儿价值。
  ;;;;从鬼子的诞生到成长,这东西都是个可恶又可怜的悲剧存在。
  ;;;;裴叶还是第一回听说这些。
  ;;;;朱淳安那一墙的书架都没有鬼子的记载。
  ;;;;“教授怎么如此清楚?”
  ;;;;“当然是家学渊源。”安芷教授推了推眼镜,淡定道,“祖上也曾出现过天师,据说还是天师中的翘楚。不过我觉得这东西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封建迷信遗毒,只当床头故事听。”
  ;;;;裴叶感慨,“真是可惜。”
  ;;;;如果安芷教授成为天师,兴许当年的惨祸就不会发生。
  ;;;;教授淡漠道,“没什么可惜的,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天师的玩意儿她不感兴趣。
  ;;;;她更喜欢站在讲台上,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学生。
  ;;;;她喜欢这种感觉。
  ;;;;“如果作祟的厉鬼真是鬼子,你可要小心了。”安芷教授语重心长地提醒裴叶,“我不担心你打不过对方,我担心你一刀子捅了马蜂窝。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一扯扯出一家子老鬼。”
  ;;;;裴叶道,“我认识酆都大帝,随时都能喊出他或者黑白无常。”
  ;;;;安芷教授:“……”
  ;;;;她给裴叶竖了根大拇指。
  ;;;;除了竖大拇指,她还想喊666。
  ;;;;鬼子成长不容易,每一个鬼子都需倾注大量心血才能长大。
  ;;;;犯到裴叶手中,那些培育鬼子的老鬼是要打水漂了。
  ;;;;安芷教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还有十来分钟就要上课。
  ;;;;这时候,门外陆陆续续多了几道鬼影。
  ;;;;“你们上课来得挺早。”
  ;;;;裴叶跟抱着书籍上来请教的闵亦舟和朱阳打了招呼。
  ;;;;“你好。”
  ;;;;闵亦舟似乎从死亡打击中缓过来了,开始重振精神,好好当一只鬼。
  ;;;;“这是什么书?”
  ;;;;裴叶发现二鬼怀中抱着厚厚的书。
  ;;;;书封是黑底白字样式,透着几分阴冷和诡异。
  ;;;;“阴差的内部教材书,安教授帮忙弄来的。”闵亦舟神色认真道,“我打算参加阴差考核,以后当个阴差。听说阴差待遇很好,还能将赚来的工资转为阳世的钱,这样我就能帮到家里了。”
  ;;;;朱阳抱着书本耸肩,一脸无奈道,“我也不知道我爸妈从哪儿听说阴差可以考的,非逼着我去考,说我不能当个啃老鬼。阴差考核多难啊,竞争对手都是大佬中的大佬,我是咸鱼了。”
  ;;;;裴叶:“???”
  ;;;;还有这操作?
  ;;;;安芷教授道,“难度是大,不过我给你们摸底考试成绩还行,准备两年就十拿九稳了。”
  ;;;;裴叶:“……”
  ;;;;她还能说什么呢?
  ;;;;祝他们加油呗。
  ;;;;回寝室前,裴叶买了一大份夜宵和肥宅快乐水。
  ;;;;白晓晓几个看到她回来,长松一口气。
  ;;;;有大腿在寝室辟邪,什么厉鬼敢伤害她们?
  ;;;;白晓晓他们能抱大腿,《我们的小甜蜜》剧组成员就没这么幸运了。
  ;;;;导演跟副导、编剧几人谈论明天的拍摄内容,安排拍摄任务,正谈得起劲,门口突然传来激烈的敲门声,还有女一生活助理的求救声。导演几人变了脸色,急忙踩着拖鞋开门。
  ;;;;“怎么了?”
  ;;;;导演认识女一的生活助理。
  ;;;;生活助理浑身狼狈,神情写满了惊恐和慌乱。
  ;;;;“导演、导演……这戏不能拍了,剧组闹、闹鬼啊!!!”
  ;;;;导演脸色一沉,呵斥道,“什么闹鬼不闹鬼,胡说什么呢?”
  ;;;;这世上哪有鬼?
  ;;;;“差点闹出人命了!”
  ;;;;生活助理抓着导演几人去女一房间,发现女一房间聚了好几个看热闹的配演。
  ;;;;“怎么了?”
  ;;;;导演上来询问。
  ;;;;女一脸色苍白地捂着脖子,惊魂未定,眼眶噙满水汽,房间凌乱得像是有盗贼光顾。
  ;;;;有个男配老戏骨道,“刚才听到呼救过来,她正被什么东西吊在半空……”
  ;;;;导演听了浑身一寒。
  ;;;;这一场景不仅这位老戏骨看到了,扮演女一父亲、母亲的演员也看到了。
  ;;;;众人都看到女一被看不见的东西吊着脖子拖到半空,险些窒息地吐出舌头的场景。
  ;;;;要是老戏骨几人撞门速度慢一些,或者女助理求救慢一些,一条人命就没了。
  ;;;;寻常人看到大活人被看不见的东西吊在半空,没吓晕过去都算好。
  ;;;;撞门的老戏骨年轻时候是武打演员,
  ;;;;他胆子比别人大,这才有胆子顶着风险过来救人。
  ;;;;“报、报警了吗?”
  ;;;;导演看到女一脖子上深深的勒痕,心下寒意更甚。
  ;;;;“报警了,警察说十几分钟就赶来。”
  ;;;;“救护车呢?”
  ;;;;老戏骨道,“也打了,虽说人救下来了,但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毛病,去医院看看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