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我是你爸爸(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2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人的梦境大多零零碎碎,内容天马行空、混乱无章。
  ;;;;极少有人能清晰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梦中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
  ;;;;应平却觉得今日的梦境有些特殊。
  ;;;;他清晰记得自己走在一条长长的不见终点的走廊上,这条走廊像极了爷爷工作的医院走廊。周遭静悄悄,安静得只剩下他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应平是个胆子不大的少年,平日连鬼故事都不敢多看多听,今天却格外大胆,仿佛心底笃定今日会是个好梦,不会有魑魅魍魉。
  ;;;;快了快了
  ;;;;内心有个陌生清朗的声音这么告诉他。
  ;;;;应平脚步加快,从慢走到疾走,从疾走到慢跑,再从慢跑到快跑。
  ;;;;他不受控制地撞向走廊尽头的墙,本以为会很疼,他怕得闭上眼睛。
  ;;;;许久,疼痛也没穿来。
  ;;;;他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来到医院后花园的小树林附近。
  ;;;;这片树林他和妹妹很少来,因为附近不远的屋子地下室就是太平间。
  ;;;;“我怎么来这里了?”
  ;;;;面皮白净、五官清隽的少年挠挠碎发,一脸的疑惑。
  ;;;;“这里有人吗?”
  ;;;;应平出声喊了一句,他发现今日的医院安静得过分,似乎偌大中心医院只剩他一人。
  ;;;;不,或许不是错觉,真只有他一人。
  ;;;;梦中的应平没有惊慌失措,心情出奇平静,他朝着医院花园中心最大的一棵树走去。
  ;;;;穿过茂密的小树林,他看到树下坐着个蓝白条纹病号服的少年。
  ;;;;少年外表看着不大,目测比应平大了两三岁。
  ;;;;“请问你是谁?”
  ;;;;应平询问抱膝坐在树下的病号服少年。
  ;;;;少年转过头,应平心中咯噔一下,吓了一跳。
  ;;;;无他,对方的皮肤看着是毫无生机的灰白,全黑的双眸看着很渗人。
  ;;;;撇除这点,他的相貌五官倒是不错,弯弯的眉眼似乎天生带笑,斯文清隽没有攻击性。
  ;;;;“你是医院病人吗?”
  ;;;;梦中的应平意识到对方不是活人,双脚却立在原地没挪开。
  ;;;;医院树下坐着一个外貌奇怪的少年,身份呼之欲出。
  ;;;;少年抬手拍拍自己身边的草地,应平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坐下。
  ;;;;“我住在医院。”
  ;;;;应平问他,“住医院哪里?”
  ;;;;应鳞指了指太平间位置,应平循着看过去,惊得头皮要炸开。
  ;;;;这时,一只冰凉的手搭上他的肩膀,手心与肩膀肌肤相贴,顿时有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应平吓得几乎要惊醒。
  ;;;;应鳞发现梦境不稳,吓得懵了,连忙摆手道,“你别醒啊,我不是坏鬼,我是你爸爸!”
  ;;;;应平:“???”
  ;;;;过了一会儿,一人一鬼默默对视。
  ;;;;应鳞戳着手指,“唉,我真是你爸爸。”
  ;;;;应平忍不住吐槽道,“我就没见过有鬼跑人梦里强迫别人喊爸爸的。”
  ;;;;眼前这鬼年纪才多大?
  ;;;;想当他爸爸?
  ;;;;应鳞听了儿子的话,表情很委屈,让应平有种欺负鬼的错觉。
  ;;;;“我真是你爸爸,我叫应鳞,鱼鳞的鳞。”
  ;;;;应平一怔。
  ;;;;他当然知道自己爸爸叫什么。
  ;;;;眼前这个少年小哥哥自称是“应鳞”?
  ;;;;应平想了想,说道,“你先把眼睛闭上。”
  ;;;;应鳞乖乖照做。
  ;;;;闭上眼睛,没了那双阴森渗人的全黑鬼眸,这张五官便与家中爸爸年少的照片一模一样了。
  ;;;;应平一直知道自家是特殊的。
  ;;;;他们家里只有爷爷,他和妹妹应安,他们没有爸爸妈妈,没有奶奶。亲戚看他们兄妹的眼神有些怪异,早些年不明白为什么,之后他和妹妹上初中,明白事情了,爷爷才告诉他们。
  ;;;;他们的爸爸一辈子只有十六岁,他叫应鳞。
  ;;;;全家福上一直被他们兄妹误会是哥哥的少年。
  ;;;;应平看着眼前这张年轻的面孔,唇瓣翕动半晌,愣是喊不出“爸”这个字。
  ;;;;从生理学来讲,这的确是他和妹妹的亲爸爸。
  ;;;;“你还没去投胎吗?”
  ;;;;应鳞摇头,只是鬼眸渴盼地看着应平。
  ;;;;“我能抱抱你吗?”
  ;;;;应平没有迟疑,点头答应。
  ;;;;鬼的身躯比活人冷硬,不是冰块那种冷,而是趋近于普通物品表面温度。
  ;;;;如果是陌生鬼,应平怕是要吓得尖叫,但知道是自称应鳞的鬼,他不仅不怕,还回拥过去。
  ;;;;他抱着一只货真价实的鬼。
  ;;;;“你身体可真暖,不过不能贪恋。你毕竟是活人,又还没有成年,接触多了对你身体不好。”
  ;;;;应鳞埋首在儿子肩膀窝了一会儿,蹭了蹭温度,这才依依不舍放开。
  ;;;;“为什么没去投胎,反而还住在太平间?”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
  ;;;;应平年纪不大,但不好糊弄,少年人的思维方式趋近于成年人。
  ;;;;应鳞回答,“起初是忘了,不记得自己生前是谁,一直呆在医院,今天才恢复记忆。”
  ;;;;“鬼也会失忆?”
  ;;;;应鳞道,“会啊,化为厉鬼的时候情绪过于痛苦,会下意识忘记一些东西。”
  ;;;;“厉、厉鬼?”
  ;;;;电视剧和小说中的厉鬼外形超凶会吃人,应鳞怎么看怎么像个乖巧的中学生。
  ;;;;应鳞挠头讪讪笑道,“大概是因为死的方式吧,毕竟这年头化成厉鬼不容易……”
  ;;;;他死前手中有两条人命,一条还是他妈,再加上死前的绝望情绪打击以及命格、生辰八字特殊,这才一跃成厉鬼之王。太平间阴气旺盛,他的魂体经过十几年保养,比一般鬼王凶。
  ;;;;应平:“……”
  ;;;;不明觉厉。
  ;;;;“那你现在过来找我……是要道别去投胎了吗?”
  ;;;;应鳞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
  ;;;;“投胎?不不不,我不投胎,我也投胎不了。”
  ;;;;不论杀人动机是什么,他都算是杀了人,手中有业力孽债。
  ;;;;先不说投胎要摇号排队,哪怕不需要,应鳞要投胎也得先将这笔债平了。
  ;;;;思来想去,还是当个老赖,放弃投胎划算。
  ;;;;应平茫然地“啊”了一声,有些失落也有些担心。
  ;;;;“不投胎会不会有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情?”应鳞托腮道,“当鬼,特别是鬼王的快乐普通人想象不到。等儿子你死了,爸爸罩着你!爸爸现在混得很好的,保证方圆几里地的孤魂野鬼,没有一只鬼敢欺负你。”
  ;;;;应平:“……”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一口一句“爸爸”,应平的心情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