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穷得连崽都养不起(墨泠小仙女打赏加更)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37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也是个暴脾气,只是这些年退役又修身养性一直病情,看着才比较佛系。
  ;;;;她抬腿将办公桌踢到角落,撞在墙上四分五裂,激起一大片灰尘。
  ;;;;“这些垃圾!”
  ;;;;裴叶后悔将那几个厉鬼交给酆都大帝了。
  ;;;;她应该留着将他们折磨到魂飞魄散,再无来世!
  ;;;;看着这一页页的文字,裴叶脑中突兀浮现网络上挺有名的一句话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人心之恶远非魑魅魍魉能比。
  ;;;;裴叶怒火未消,耳边听到一声陌生男人的声音。
  ;;;;他纠正裴叶的话。
  ;;;;“地狱不空。”
  ;;;;裴叶扭头看向声源,发现酆都大帝不知何时站在门口,五官是罕有的精致漂亮,那双灰色的眸子如万古不化的寒冰,冰冷冷的不带有丝毫感情,“地狱十八层的恶鬼近些年激增……”
  ;;;;酆都大帝很认真地纠正裴叶的话。
  ;;;;裴叶:“……”
  ;;;;她居然将内心的话说出来了。
  ;;;;真是愚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感慨人间恶人太多……”
  ;;;;酆都大帝道,“人本就如此,善恶皆在一念间,恶人又怎么会少得了?”
  ;;;;随着人间人口激增,利益纠纷增多,每日都有十恶不赦,被丢入地狱十八层服刑的恶鬼。
  ;;;;翻看酆都以前的卷宗,一年罚入地狱十八层的恶鬼也就百来个,如今却是以千作单位。
  ;;;;酆都大帝最近向天庭打财政报告申请,申请扩建地狱十八层。
  ;;;;没办法,按照这个增长速度,地狱十八层迟早要爆。
  ;;;;裴叶看着那本日记本,面露嫌恶之色。
  ;;;;“那种恶鬼就该魂飞魄散,哪能让他们投胎继续祸害人?”
  ;;;;酆都大帝道,“一碗孟婆汤下去,前尘尽忘,来世是恶人还是善人,一切都是未知。不同的人在相同的恶劣环境,有的人能不屈不挠、奋发向上,但也有人选择堕落到底,烂泥扶不上墙。世人总说命运天定,殊不知命轨虽定,但真正推动命轨的人却是自身,而非其他东西。”
  ;;;;裴叶抿唇不语。
  ;;;;酆都大帝又道,“你手中这本日记的主人,你知道他前世是什么人吗?”
  ;;;;裴叶摇头。
  ;;;;她又没有生死簿,也没这个能耐看到别人的前世今生来世。
  ;;;;酆都大帝道,“他前世是一名富绅,修桥造路、行善积德,乡镇百姓称其为‘善人’。因为种种善举,他的生死簿积累了一笔丰厚的财运功德,今生却屡屡作恶,财运功德消耗一空,死后还要判地狱十八层服刑。前世善人,今世有可能是恶人。今世恶人,服刑后转世投胎,他可能继续行恶,也有可能当个普普通通的人,为生计奔波劳碌,也有可能是旁人眼中的善人。”
  ;;;;为何十世善人这么稀奇?
  ;;;;一世行善不难,难的是世世行善,不移本心。
  ;;;;“哪怕是恶鬼,他也有服刑赎罪的资格。以酆都官方的立场而言,魂飞魄散是不合法的。”
  ;;;;当然,规则是规则,现实是现实。
  ;;;;一怒之下将厉鬼撕掉,致使对方魂飞魄散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例如白无常那个暴脾气,被他搞死的厉鬼就挺多的。
  ;;;;酆都大帝上位之后制止了这种行为。
  ;;;;裴叶语气淡漠地道歉。
  ;;;;“抱歉,是我言语失当了。”
  ;;;;大帝不介意,“这些都是人之常情,朕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酆都会好好处理裕安书院的学生孤魂吗?”
  ;;;;酆都大帝道,“会的。”
  ;;;;他会酌情给裕安书院的男学生开个补偿绿色通道,魂体修养两年就去投胎。
  ;;;;为何不提女学生?
  ;;;;酆都一直对女鬼开绿色通道,很多时候投胎排队都不需要摇号。
  ;;;;大帝亲口说的承诺,裴叶自然相信。
  ;;;;她将日记本收起,正准备去领白晓晓几个,却发现大帝跟着自己。
  ;;;;“大帝还有什么事情?”
  ;;;;筱虹这具身体搁在普通女生中不算矮,但也比裴叶原先的身体矮了好多,跟酆都大帝这样一米九二的身高比起来,显得有些娇小。裴叶跟他说话都不敢靠得太近,仰脖子说话费劲儿。
  ;;;;“朕觉得你有些面善,似乎在哪里见过。”
  ;;;;裴叶没联想到自己身上,毕竟这张脸不是她的。
  ;;;;“应该没见过面。”
  ;;;;人家日理万机,上哪儿见过这张脸?
  ;;;;“朕也如此觉得。”
  ;;;;不可能见过面。
  ;;;;他从怀中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清冷白净的面皮有些不愉。
  ;;;;他今天浪费了快一个小时。
  ;;;;酆都大帝统御幽冥万鬼,很多事情不可能亲力亲为,他准备唤出上百阴差将裕安书院的学生带走,再施法处理这片鬼地。
  ;;;;若不如此,难保以后没有活人误打误撞闯入此处,引发悲剧。
  ;;;;裴叶突然想起一事儿,又一次喊住了准备走的他。
  ;;;;“何事?”
  ;;;;大帝很有耐心,哪怕他急着想回去工作。
  ;;;;裴叶掏出一张便利贴,说道,“我差点儿忘了这货了。”
  ;;;;解开封印,被抓的鬼司机一脸懵逼地滚到酆都大帝皂靴跟前。
  ;;;;大帝与生死簿心灵互通,低头看一眼便看出鬼司机的问题,灰色的眸子闪过异样。
  ;;;;“你可真是……很容易碰上事情……”
  ;;;;黑白无常打报告说了裴叶,今天碰见裴叶又碰见了鬼司机和裕安书院两件事……
  ;;;;emmm……
  ;;;;这运气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占了筱虹这具身体才多久,碰见的事情就一桩接着一桩。
  ;;;;“如果酆都基层阴差各个都有这份运气,阳间和酆都都能清净很多。”
  ;;;;案子不用追着处理,人家自己就送上门了,破案率可不飙升。
  ;;;;裴叶假装听不懂酆都大帝话中的揶揄。
  ;;;;“酆都多久能循着线索抓住假阴差团伙?”
  ;;;;怎么说她也出了一份力,案子了结,也该给她一部分功德吧?
  ;;;;看看账户上可怜兮兮的功德值,再想想阿崽买不起新衣服只能去打工搬砖,有些心疼。
  ;;;;心疼贫穷的自己,连崽都养不起。
  ;;;;“这伙恶徒乃是二十多年前逃出地狱十八层的恶鬼,酆都与天师联盟合作多年,迄今还未将窜逃的漏网之鱼抓齐。”酆都大帝遗憾道,“这群恶鬼对酆都十分熟悉,性格狡猾、诡计多端,逃窜逃生能力极强。哪怕有了线索,也不能抱太大希望,朕只能说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