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应鳞往事(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33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小黑屋内静悄悄,活人死鬼泾渭分明。
  ;;;;白晓晓几个又饿又渴哪有力气说话,这时候当鬼的好处就显出来了,不吃不喝也没事。
  ;;;;活人没力气说话,死鬼不一样啊。
  ;;;;“唉,我还以为你活着出去了呢……火灾发生的时候,还替你庆幸过……”
  ;;;;小黑屋内有三只鬼,一个是应鳞,另外两个则是裕安书院鬼屋的鬼员工,一男一女。
  ;;;;听声音,这两只鬼的年纪应该都不大。
  ;;;;刚才说话的鬼是其中的男鬼。
  ;;;;“……没想到你也死了,你死相收敛很干净啊,看不出来怎么死的……你怎么死的?”
  ;;;;白晓晓几个听了胆寒,这屋内有这只鬼的熟人吗?
  ;;;;这里没他的熟人,他跟谁说话呢?
  ;;;;过了三息功夫,屈腿靠着墙角的应鳞掀了眼皮,抿紧颜色极淡的薄唇,不发一语。
  ;;;;男鬼将双手枕于脑后,自嘲似得感慨。
  ;;;;“不过,死在外面哪里都好,总比死在裕安书院这里好得多……你比我们幸运。”
  ;;;;应鳞将动作改为双手抱膝,将闷声不吭四个字进行到底。
  ;;;;“……话说,你逃出去之后,有没有……”
  ;;;;应鳞鬼眸浸染猩红,冷声打断男鬼的话。
  ;;;;“闭嘴,再废话一句吃了你!”
  ;;;;男鬼被他一噎,不怕死地继续调侃。
  ;;;;“不得了啊,生前那么爱哭鼻子,死后居然也有凶悍一面。”
  ;;;;乍一看到十数年没见的应鳞,他差点儿认不出对方,浑身上下的气势完全不一样。
  ;;;;刚被他妈妈送来裕安书院的应鳞可软萌了,稍微说两句重话都会红眼圈,像只兔子精。
  ;;;;“你们认识啊?”
  ;;;;两鬼寥寥几句对话,白晓晓几人便猜出应鳞与裕安书院这只男鬼有过交情,交情还不浅。
  ;;;;应鳞不吱声,他不想承认自己在裕安书院待过,但更不想撒谎。
  ;;;;于是选择了沉默。
  ;;;;男鬼性格倒是开朗热情,笑着道,“认识,怎么不认识?应鳞以前也是裕安书院的学生,我和他是同班同寝室,我睡下铺他睡上铺。我记得他以前可爱哭了,刚来书院那会儿一直吵着要找爸爸,没少被书院教官和老师打。别看他长得斯斯文文,打架很凶的,判若两人!”
  ;;;;若非场合不对,众人真有种跟开朗同龄人对话的错觉。
  ;;;;白晓晓几人听八卦听得入迷,稍稍转移注意力,忘了饥饿口渴的滋味。
  ;;;;“只是没想到啊……”男鬼苦笑着摇头,“性格最软的,死后反而成了最凶的……”
  ;;;;白晓晓几人是参加鬼屋一日旅游团来的,听导游讲解过鬼屋的背景故事。
  ;;;;“我听说裕安书院这种学校……不听话的坏孩子才被送来……他是因为打架斗殴、不服管教才被父母送进裕安书院纠正的?”应鳞浑身上下都是大写的乖巧,怎么看都不像是“坏孩子”。
  ;;;;“哪有几个是‘坏孩子’,顶多是不听父母话,她们眼中的坏就是坏?有几个算得上坏?”
  ;;;;男鬼嘲讽笑笑,平静的声音听着莫名心酸。
  ;;;;“那他是因为……”
  ;;;;男鬼道,“不是,他是因为打游戏。我听他说过,他那时候在玩一款叫什么xxxx的游戏,玩得挺不错,还有俱乐部找他加入一起比赛……不过他妈妈不同意,打断右手送来的……”
  ;;;;白晓晓几人惊了。
  ;;;;“打断……右手送来的?”
  ;;;;打职业比赛又不是作奸犯科,现在国家都认可游戏竞技了。
  ;;;;这当妈也太狠了!
  ;;;;“是啊,看着可怜兮兮的。”
  ;;;;男鬼唏嘘不停。
  ;;;;白晓晓道,“现在打游戏很赚钱的,打得好的能赚普通活人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男鬼总结道,“倒霉生错了时代,投胎找错了父母。”
  ;;;;外人以为他们这种书院的学生肯定是自身有问题,父母管不了才送来的,实际上真正冥顽不灵、不堪教化的没几个。反而有许多只是有点小毛病,父母懒得纠正,直接将孩子骗过来。
  ;;;;图什么呢?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究竟怎么死的?那时候不是已经出去了吗?”
  ;;;;应鳞掀起眼皮,露出猩红鬼眸,神情写满了冰冷不善。
  ;;;;“你想知道?”
  ;;;;男鬼抖了抖,惧怕的同时又好奇,最后好奇心占了上风。
  ;;;;“想!”
  ;;;;他更想知道应鳞为何死后便化为厉鬼。
  ;;;;裕安书院数百号学生枉死之后都是普通鬼。
  ;;;;身死之后转化厉鬼,令阴差不敢来拘魂引渡的,基本都是狠角色。
  ;;;;根据他对应鳞的了解,这位大兄弟怎么看也不像是狠人。
  ;;;;“我出去杀人了。”
  ;;;;男鬼:“……”
  ;;;;他收回刚才的话。
  ;;;;应鳞淡漠地道,“我被送来裕安书院也不是因为我想打职业游戏,因为爸爸是支持我的。”
  ;;;;咦?
  ;;;;男鬼又好奇了。
  ;;;;“那你为什么被送过来……”
  ;;;;应鳞道,“因为我发现我妈偷晴,跟别的男人在我爸的床上……她担心我会将事情告诉我爸,所以听了她情夫的话,紧急联系裕安书院将我送了过来……只要我听话不告诉我爸,她就让我回去,跟她的情夫不再来往。我在书院毕业回去,提前了半天回家,又撞见他们偷晴。”
  ;;;;对于这段家丑,应鳞说起来没有半分心理压力。
  ;;;;裕安书院一年多的经历让应鳞性情大变,被教官用“打龙鞭”暴打、被辱骂被泼粪被逼着喝尿被关小黑屋断水断食……裕安书院的暴力手段堪比古代牢狱,辣椒水老虎凳倒刺的鞭子……什么都有。
  ;;;;为了压制学生,让学生们彼此监视,书院实行连坐制,一人犯错所有人受罚。
  ;;;;应鳞在书院很乖,但该受的罚一个都不少。
  ;;;;他的内心只剩下了仇恨,但还有一丝理智让他维持正常。
  ;;;;回到家,母亲又一次背叛让他彻底失去理智。
  ;;;;他要打电话告诉爸爸,母亲和她的情人练手阻拦,可应鳞不想再听她解释。
  ;;;;“你被他们杀了?”
  ;;;;应鳞道,“我反杀他们。”
  ;;;;果然是个狠人!
  ;;;;男鬼问他,“那你怎么也死了?”
  ;;;;应鳞是抢救无效死亡的。
  ;;;;哪怕学过武,但两个成年人的力气远不是他能比的,应鳞活着反杀成功,自己也离死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