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酆都阴差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0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收了二鬼的碎片,裴叶也不担心他们的阴气能伤害屋内的孩子。
  ;;;;整栋废弃楼都在精神领域笼罩之下,领域内的死物活物都在她掌控之内。
  ;;;;二楼,住在台阶的色鬼还未挣脱束鬼符。
  ;;;;“问几个问题,回答得好了,我便放了你。”
  ;;;;男鬼看着从黑暗楼梯上下来的裴叶,露出了见鬼一般的惊恐表情,旋即化为了欲哭无泪。
  ;;;;完了
  ;;;;楼上两个邻居都弄不死裴叶,怕是凶多吉少了。
  ;;;;“大、大佬,您尽管问,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男鬼露出谄媚讨好的笑容,只可惜他面相看着就色眯眯,越笑越银荡。
  ;;;;“你在这里住了多久?”
  ;;;;男鬼委屈巴巴道,“好久了大概死的时候就待在这里了。”
  ;;;;“楼上那对男鬼女鬼,你了解多少?”
  ;;;;这个问题男鬼回答得上来。
  ;;;;随着男鬼回答,裴叶才拼凑出大概的内容。
  ;;;;二楼三楼四楼这三只鬼,他们都是一个电器加工厂的员工。
  ;;;;二楼的男鬼当鬼资历最长,死因也没啥波折。
  ;;;;熬夜加班回宿舍的时候突发猝死,尸体凉透了,第二天才被人发现。
  ;;;;他一辈子没结婚,没谈过女朋友,到死还是一只童子鸡。
  ;;;;他的执念就是女人。
  ;;;;只是有贼心没贼胆,活着只敢看各种小视频,死了也只敢缩在台阶偷看。
  ;;;;三楼四楼的鬼不一样。
  ;;;;“女的晚我两年入厂,男的跟她同期进来。男的喜欢女的好久,不过他一直没说,搁现在流行话,他就一备胎舔狗。那个女的后来生了什么病,说是切掉了子宫,没办法再生孩子了。”
  ;;;;裴叶问道,“他们怎么死的?”
  ;;;;男鬼将自己知道的内容都说了出来。
  ;;;;“被鬼杀的!”
  ;;;;“鬼?”
  ;;;;“超级凶的鬼!”男鬼心有余悸道,“生吞附近好几个老鬼,吓死鬼了!”
  ;;;;他迄今还能想起来那个鬼凶手是怎么将人胳膊脑袋拧下来吃掉的。
  ;;;;画面太凶残血腥,全屏幕马赛克!
  ;;;;“那只鬼先杀了那女的,后来男的赶过来也被杀了。”
  ;;;;裴叶一边记录一边问。
  ;;;;“这么凶?那么,这两人的魂魄是怎么幸免于难的?”
  ;;;;男鬼道,“后来又来了一只鬼呗,将之前吃鬼杀人那只喊走了。”
  ;;;;裴叶记录的手一顿。
  ;;;;“继续说!你还记得什么?”
  ;;;;男鬼死命回忆,努力回想那一夜发生的点点滴滴。
  ;;;;鬼生太漫长太无聊,几乎每天都重复着同样枯燥无趣的日子,脑子都生锈了。
  ;;;;唯独那一夜惊心动魄,故而记忆深刻。
  ;;;;“最开始那只鬼就是很凶,全身围绕着一团红色,之后来的一只鬼穿着大黑袍……黑漆漆的……似乎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吧,他们匆匆进入一扇凭空冒出来的黑漆漆的门,所以楼上那两只鬼才捡回两条鬼命。”男鬼庆幸道,“幸好那会儿躲得严实逃得快,不然也要完犊子了。”
  ;;;;裴叶记录下“大黑袍”与“黑漆漆的门”,给它们标记了圈圈。
  ;;;;“黑漆漆的门?长什么样子的?”
  ;;;;“大黑袍又是什么样式?”
  ;;;;男鬼比划了半天也形容不出来,裴叶只能“征得”对方允许,看了一眼那夜的记忆。
  ;;;;根据记忆显示,当时男鬼躲藏距离很远,看到的景象模糊不清,但裴叶仍旧认出来了。
  ;;;;大黑袍是酆都阴差的工作服。
  ;;;;黑漆漆的门是连通酆都与阳间的鬼门。
  ;;;;第二只鬼明显不是来抓第一只厉鬼的,他们是同伙!
  ;;;;阴差、鬼门、吞噬杀人的厉鬼……
  ;;;;啧!
  ;;;;事情越挖越复杂。
  ;;;;看这情形,这酆都也不是真正干净。
  ;;;;裴叶从口袋摸出一根烟,响指点燃,顺便解除男鬼身上的束鬼符。
  ;;;;“洗心革面,好好当鬼,别浪费了光阴。”
  ;;;;别看裴叶抽烟喝酒纹身打架,看似作风不良,实际上却是老干部,最喜欢将人踹回正途。
  ;;;;男鬼整天蹲在楼梯看人裙底也不是个事儿
  ;;;;不如找一桩有意义的事情,好好过日子。
  ;;;;“我现在都是鬼了。”男鬼委屈坐在楼梯上,控诉道,“生前累死,当鬼我只想懒死!”
  ;;;;一般情况下,普通魂魄不用进食。
  ;;;;他们会有进食欲、会有饥饿感,但这是魂体自然反应。
  ;;;;对于绝大部分鬼魂而言,进食是为了满足食欲、维持生前的进食习惯而非生存。
  ;;;;只要忍得住饥饿感,几年不进食也饿不死,例如楼上的小女孩儿,例如台阶这个懒鬼。
  ;;;;“行鬼各有志,你要懒死就懒死吧,我也不拦着,只有一条别再做这种猥琐事情!下次要是再撞到我手里,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裴叶语调淡然地威胁男鬼。
  ;;;;男鬼点头如捣蒜,面上乖巧听话,心里却是不以为然。
  ;;;;裴叶还能二十四小时蹲守他啊?
  ;;;;世界那么大,他过几天搬家换个台阶住,他们俩能撞上的几率小之又小。
  ;;;;裴叶是个人精,岂能看不出男鬼的真实心思?
  ;;;;“对了,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男鬼忙不迭道,“大佬您说,上刀山下火海都给您办到!”
  ;;;;裴叶道,“等会儿黑白无常来了,帮我做个证人!”
  ;;;;男鬼:“!!!”
  ;;;;黑、黑白无常?
  ;;;;骗鬼的吧?
  ;;;;下一秒就打脸了,一名身穿白衣,手缚锁魂链的男人从阴气旋涡爬出来。
  ;;;;“我说你能不能换个召唤律令?”
  ;;;;这一周是白无常值班。
  ;;;;第一天上班碰到裴叶召唤,安安稳稳渡过一周,本以为没事儿了,即将换班又被召唤。
  ;;;;裴叶道,“一召一个准,换不换意义不大。”
  ;;;;白无常:“……”
  ;;;;作为酆都万千阴差心中的男神,他有一万句mmp想说。
  ;;;;奈何裴叶太凶,白无常只能努力挤出一抹尬笑。
  ;;;;“说吧,这回又是什么事情?”
  ;;;;裴叶上次捅出来的事情,闹得酆都和天师联盟相关部门现在都没消停。
  ;;;;逃逸厉鬼在阳间建立了不小的势力,警觉性也相当高,一有风吹草动就脚底抹油溜。
  ;;;;天师联盟与酆都阴差追查过去的时候,早已鬼去楼空。
  ;;;;此次打草惊蛇,想必这些家伙做事会更加谨慎,追查难度更高。
  ;;;;白无常正发愁如何向酆都大帝汇报情况,裴叶又用了快递部的律令。
  ;;;;“自然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