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是我说的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2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呜呜呜姐姐,真的是你?”
  ;;;;四楼左转第二个房间。
  ;;;;被人贩子拐走的几个孩子被人贩子灌了安眠药睡得沉,唯独一人幸免于难。
  ;;;;他就是小女孩儿洋洋的弟弟,高烧不退,一直昏睡没动静的白子轩。
  ;;;;睡得迷迷糊糊,意识昏沉间感觉浑身滚烫得像是小火炉,粘腻的汗水沾着皮肤,打湿了身上的t恤。不知睡了多久,他幽幽睁开眼,借着细微的月光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环境。
  ;;;;四肢酸软无力,开口说话也觉得嗓子干得冒烟。
  ;;;;这会儿要是有水放在他跟前,他能喝一壶!
  ;;;;“轩轩!”
  ;;;;害怕躲在角落的小女孩儿看到弟弟从木板床醒来,不顾在场两个成年鬼,急忙赶到他身边。
  ;;;;“呜呜姐姐,这是哪里?”
  ;;;;白子轩没看到距离稍远的两个鬼,只注意到熟悉的姐姐。
  ;;;;他浑身发热,四肢无力,脑子还沉得疼,看到熟悉的人立马就委屈得想哭。
  ;;;;“没事,姐姐很快带你回家见爸爸妈妈。”
  ;;;;从外表来看,小女孩儿的年纪比白子轩还小。
  ;;;;这是理所当然的。
  ;;;;小女孩儿去世时候也才七岁,可她的弟弟白子轩今年八岁了。
  ;;;;白子轩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小女孩儿。
  ;;;;不过也不是一直能看到,只有特殊时候才能看到。
  ;;;;例如生病,例如他碰到危险,例如他伤心难受……姐姐一直在他身边陪他。
  ;;;;在小小的白子轩心里,姐姐是比其他亲人重要得多的存在。
  ;;;;“我不要爸爸妈妈,我要姐姐。”
  ;;;;白子轩突然想到什么,眼泪啪啪掉下来。
  ;;;;“他们都是坏人,全都是坏人!”
  ;;;;小女孩儿微笑收敛,严肃地道,“他们是轩轩的亲人,不能说这话。”
  ;;;;白子轩坐在床上闹着蹬腿。
  ;;;;一边哭一边道,“他们就是坏人,杀人的坏人!他们是害死姐姐的坏人!”
  ;;;;小女孩儿沉默了,默默坐在脏兮兮的木板床上看着哭闹不止的弟弟。
  ;;;;黑沉的鬼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这时候,房间内的女鬼和男鬼凑上前。
  ;;;;“闺女,咋了?”
  ;;;;此处阴气过重,白子轩高烧导致魂魄与身体不完全契合,他不仅能看到二鬼,还能听到。
  ;;;;仅一眼,他便吓得小脸惨白。
  ;;;;他声音惨烈地叫了一句“姐姐,我怕,有鬼”,作势想躲到小女孩身后。
  ;;;;只是下一秒,他又哆嗦着对两只鬼哭道,“你们要吃、吃、吃我……别吃我姐姐……”
  ;;;;今日之前,他没见过姐姐之外的鬼。
  ;;;;不过他也知道鬼是很可怕的生物,他们会害人、吃人、杀人!
  ;;;;他们不仅会伤害活人,他们也会伤害弱小的鬼。
  ;;;;白子轩明明吓得要死,眼眶布满一圈可怜兮兮的红丝,他还能克制恐惧跟厉鬼说话。
  ;;;;他是男子汉,男子汉要保护姐姐的。
  ;;;;这副可怜的小兔子一般的委屈表情,一下子就戳到了两鬼的萌点。
  ;;;;太萌了!
  ;;;;于是,两鬼做了个决定。
  ;;;;“不如你们一起留下当我们孩子吧,这样我儿子女儿都有了!”
  ;;;;白子轩吓得忘了哭:“???”
  ;;;;小女孩儿摇头拒绝。
  ;;;;“不行,弟弟是活人,他有爸爸妈妈。”
  ;;;;女鬼眼眸闪过猩红之色,但又忌惮小女孩儿手中的三角,压下负面情绪。
  ;;;;那玩意儿邪乎得很。
  ;;;;“你弟弟死了不就行了?住在这里多好,我们就是一家四口了。你们有了爸爸妈妈,我们有了儿子女儿,多好。”女鬼锲而不舍想撺掇小女孩儿和白子轩,“我们夫妻真的挺想要个孩子,不会让你们姐弟俩当孤魂野鬼的。”
  ;;;;“不行就是不行!”她将手心攥着的三角塞到弟弟手里,对他道,“去楼下找一个大姐姐。”
  ;;;;白子轩摇头,“不要,我要姐姐。”
  ;;;;女鬼在一旁煽风点火。
  ;;;;“你们不愿意也得愿意,反正你弟弟病得厉害,再烧两天就能死了。”
  ;;;;进了他们夫妻的地盘还想跑?
  ;;;;小女孩儿道,“不会,弟弟是被人拐走的,警察叔叔会过来救他,他不会死的。”
  ;;;;大姐姐还在楼下呢。
  ;;;;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女鬼有些气急。
  ;;;;怒气上涌,鬼气暴走,漆黑鬼眸瞬间化为诡谲猩红。
  ;;;;“那我就杀了他,看他死不死!”
  ;;;;女鬼那一头长发暴涨,如万千张牙舞爪的黑色海草向小女孩儿他们袭来。
  ;;;;咣当一声巨响。
  ;;;;“这个点了还这么热闹,你们干嘛呢”
  ;;;;慵懒的女声带着几分很欠揍的戏谑。
  ;;;;一人三鬼朝门口看去,那扇破旧的老门终于发出弥留之际的哀嚎,阵亡在一条大长腿之下。
  ;;;;伴随着这一声巨响,三道不同的符篆飞向他们。
  ;;;;一道照明符,两道束鬼符。
  ;;;;“过来。”
  ;;;;裴叶嫌弃人贩子挡道,抬脚将她踢开一些,迈腿跨过。
  ;;;;“愣着做什么?”
  ;;;;小女孩儿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裴叶喊的是自己。
  ;;;;“不行……大姐姐,我弟弟还病着。”
  ;;;;尽管大姐姐制服了两个鬼,但她还是不放心离开弟弟。
  ;;;;裴叶上前用手心摸了一把白子轩的额头,体温的确很高,唇瓣都干得卷皮了。
  ;;;;她用指尖在白子轩额头绘制一张退烧符篆顶着,等会儿再去附近药店给他买小儿退烧贴。
  ;;;;白子轩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裴叶,看到她指尖在自己额头比划几下。
  ;;;;“诶……好像……不怎么难受了……”
  ;;;;有一股冰凉的气息从眉心蔓延至大脑,再向下传遍全身。
  ;;;;伴随着这道气息的流淌,那种虚软呕吐的感觉也减轻了。
  ;;;;好神奇!
  ;;;;“暂时的,生病还是要看医生吃药打针。”
  ;;;;裴叶掐灭他不吃药不打针的奢望。
  ;;;;照明符散发着温暖的橘色,照亮整个房间。
  ;;;;裴叶看到房间除了白子轩还有其他被拐孩子。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女孩以及一个被白色小毛毯包裹结实的婴儿。
  ;;;;她经验丰富,稍微检查便知道这三个孩子都被灌了药。
  ;;;;“难怪睡得这么熟,这么闹腾都没醒来。这些人贩子,大卸八块都不足以抵偿他们的罪行。”
  ;;;;确定几个孩子没事儿,裴叶这才抽出功夫找两个鬼麻烦。
  ;;;;“我刚才似乎听到谁说了一句‘那我就杀了他,看他死不死’?”
  ;;;;始终沉默的男鬼抢先发言。
  ;;;;“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