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二楼三楼四楼的住户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50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他似乎想追上去,追了几阶楼梯又迟疑停下。
  ;;;;男鬼在破楼住了多年,深知楼上邻居有多不好惹。
  ;;;;犹豫两秒,男鬼嘟囔两声“不知天高地厚”,重新缩回了楼梯水泥台阶。
  ;;;;本以为能好好睡上一觉,才过了不到半分钟,寂静的楼梯又响起了脚步声。
  ;;;;“这两天怎么这么多人?”
  ;;;;男鬼忍不住嘀咕。
  ;;;;他的家就在这一层台阶,平日没事干就缩着当宅男,眼睛向上。
  ;;;;这个视角能轻松看到上楼之人身、、/下的风光,可饱眼福了。
  ;;;;以前工业区繁荣的时候,每天上楼下楼的妹子多了去了,他可以宅在家里躺一天。
  ;;;;现在不一样了。
  ;;;;活人陆陆续续搬走,工业区从原先的人声鼎沸变得清冷孤寂。
  ;;;;这栋破楼更倒霉,十天半个月也没个鬼影上来。
  ;;;;这两天倒是热闹一些,好歹来了个活的女人。
  ;;;;一想起那个女人,男鬼便忍不住露出嫌恶神情。
  ;;;;两条大腿臃肿肥胖,从下面往上看就跟两条硕大的肥猪腿。
  ;;;;最让鬼发指的是
  ;;;;那货还有香港脚!
  ;;;;每走一个步子都能留下挥之不散的臭味。
  ;;;;很快,他的心情又雀跃起来。
  ;;;;“噫,这次是个大美人儿,今天真幸运。”
  ;;;;“可惜没有穿裙子……”
  ;;;;“嘿嘿,这两条腿真直啊,又细又长,我可以玩一年……”
  ;;;;男鬼以为裴叶听不到,他便如往常一样点评每一个从楼梯上踩过去的人。
  ;;;;“这腿真长,玩一年根本不够……”
  ;;;;“脸蛋好看,妹子有没有男朋友啊……”
  ;;;;“啧啧,皮肤也好,白得发光……”
  ;;;;“小妹妹,要不要跟哥哥玩呀”
  ;;;;一步一步,裴叶走近了。
  ;;;;男鬼觉得她的步子就是踩在自己心口,有种砰砰砰恋爱的错觉。
  ;;;;靠近了靠近了!
  ;;;;三步
  ;;;;两步
  ;;;;一……
  ;;;;裴叶即将踩到他住得这层台阶的时候,男鬼控制不住伸出了手。
  ;;;;这小腿肚可真漂亮啊。
  ;;;;男鬼手指即将碰到小腿肚的时候,原先正视前方的裴叶倏地低头与他视线对了个正着。
  ;;;;他吓得一愣,便是这一瞬,裴叶的脚直接踩上他的眼睛,将他的脸踩回台阶。
  ;;;;“垃圾!”
  ;;;;裴叶没有听男鬼嗷嗷惨叫,径直向三楼走去。
  ;;;;男鬼捂着受伤的脸:“qaq”
  ;;;;裴叶站在楼梯尽头望向男鬼,语气阴森道,“回来再收拾你。”
  ;;;;男鬼听到这话,狠狠打了个哆嗦。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我看得到你。”裴叶站在黑暗之中,香烟那点儿橘色成了唯一的光,将她的侧脸映衬得如鬼魅一般邪恶,给男鬼留下鬼生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但我下楼要是看不到你,你就等着。”
  ;;;;男鬼:“……”
  ;;;;他突然好希望楼上的凶邻居能给裴叶一点儿颜色瞧瞧。
  ;;;;不过,这有可能吗?
  ;;;;不可能的,这方圆4.5万里的地儿,没谁能比她更凶了。
  ;;;;裴叶用一张束鬼符将刚刚冒出偷溜念头的男鬼捆了个结结实实。
  ;;;;男鬼:“……”
  ;;;;夭寿!
  ;;;;撞到天师手上了!
  ;;;;裴叶没有理会这个猥琐的男鬼,径直踏上三楼。
  ;;;;这一整栋员工宿舍楼被废弃多年,地上早积了厚厚的灰尘,楼道干燥黑暗却渗着诡异的冷。
  ;;;;她没有在三楼多做停留,迈步上了四楼。
  ;;;;精神领域早将整个宿舍楼笼罩,她自然清楚楼内的鬼和人聚在哪里。
  ;;;;四楼左转第二个房间。
  ;;;;此处正上演着一场混战。
  ;;;;事情还要从几分钟前说起。
  ;;;;“怎么这么冷?”
  ;;;;虽说t市是北方城市,但现在还是盛夏,夜间气温不低。
  ;;;;妇人是怕热体质,长得又不轻盈,随便走两步皮肤都能溢出一层油腻腻的汗液。
  ;;;;本以为会燥热得睡不着觉,没想到刚睡下来便觉得双脚双手冰凉一片。
  ;;;;这股寒意不同于站在空调下的清凉。
  ;;;;没有半点儿舒心感,反而觉得汗毛倒立,鸡皮疙瘩纷纷揭竿而起。
  ;;;;“怎么回事?”
  ;;;;她刚酝酿了一点儿睡意就被冻醒,看着漆黑的房间,心下忍不住起毛。
  ;;;;莫不是碰上脏东西了吧?
  ;;;;她还是比较迷信的,抬手摸了摸,终于摸到自己的手电筒。
  ;;;;手电筒打开,一束亮光驱散了室内浓重的黑暗。
  ;;;;这一束光让她稍稍心安。
  ;;;;她重新检查了一遍货物数量。
  ;;;;这些都是钱啊,一个都不能少。
  ;;;;当手电筒扫过房间门口,她的余光似乎瞥见一双粉色的鞋。
  ;;;;妇人下意识将手电筒转回去,那双鞋又不见了。
  ;;;;“看错了?”
  ;;;;妇人表面上没啥反应,心里更加毛了。
  ;;;;她揉了揉眼皮,再看门口位置,什么东西都没有。
  ;;;;“怪渗人的。”
  ;;;;妇人小声嘀咕,但还是怕。
  ;;;;刚想掏手机给楼下的同伙打电话,让他们上来一个陪自己,手电筒突然照到一张血淋淋的脸。一个穿着蓝色工服的女人坐在她原先躺着的地方,半张焦黑又渗血的脸面向她。
  ;;;;这、这是什么?
  ;;;;陌生女人似乎察觉到妇人的视线,微微扭过脸,黑红的血从眼珠子爆了出来。
  ;;;;“啊啊啊”
  ;;;;“鬼啊啊”
  ;;;;妇人吓得高声尖叫,手软腿软,控制不住地向后退了数步,手电筒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救命啊!”
  ;;;;她顾不上手电筒和房间内的货物,撑着两条虚软的腿,忙不迭向门口奔去。
  ;;;;短短几步路,她却有种漫长无比的错觉。
  ;;;;门内门外,地狱天堂。
  ;;;;快快快!!!
  ;;;;鬼要追过来了!!!
  ;;;;房间的门还关着,妇人一边害怕一边心焦,忍着手抖将门打开。
  ;;;;打开门的一瞬,她以为自己能死里逃生。
  ;;;;“啊啊啊鬼啊啊”
  ;;;;妇人吓得向后摔去,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尾椎骨位置传来钻心的疼。
  ;;;;因为门口也站着一个穿着蓝色工服的男人。
  ;;;;他的个子不高,浑身上下也是脏兮兮的血,露在外头的伤口爬满蠕动的白色蛆虫。
  ;;;;在微弱月光的照耀下,妇人还能看到那些蛆虫在伤口搅动爬行的情形。
  ;;;;看到妇人惊吓见鬼的样子,男人冲妇人咧嘴。
  ;;;;咧嘴到一半,一声轻微的噗声传来,两道裂口从嘴角一直开到耳根,露出整个牙床、口腔。
  ;;;;妇人吓得捂着心口,又是高声尖叫,翻了个眼白,居然这么晕了过去。
  ;;;;此时,坐在床上的女人冲着门口处的小女孩儿以及男人微笑。
  ;;;;“回来啦,夜宵准备好了,快来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