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我们是你的老祖宗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2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奈何老天爷没听到他的心声,事情还是朝着最坏的方向驶去。
  ;;;;清玄真人委托白无常帮忙调查,白无常思忖之后答应了。
  ;;;;他从阴气旋涡离开,仅仅过了几分钟又出现。
  ;;;;“根据生死簿记载,秦洁的确死于白嘉之手。”
  ;;;;清玄真人道,“这桩案子过去太久,证明白嘉是杀人凶手的证据估计也早不在了。没有这些证据,走阳间机关程序是不太可能的。老道这就联系裕建隆先生,再去天师联盟立案。”
  ;;;;裴叶道,“协助白嘉改命的两个人,天师联盟也该关注。”
  ;;;;清玄真人道,“窃命改运这种邪术一贯是禁止的,一旦发现谁用了,天师联盟追杀到底。”
  ;;;;裴叶问,“需要我帮忙吗?”
  ;;;;白无常和清玄真人来得迟,并未看到那对自称“白嘉父母”的夫妻的真面目。
  ;;;;清玄真人道,“自然需要。”
  ;;;;裴叶又一次“借用”秦洁的记忆,调出那对夫妻的影像。
  ;;;;清玄真人:“???”
  ;;;;还能这么干?
  ;;;;等等
  ;;;;搜魂也是天师界禁止的呀!
  ;;;;清玄真人很快就没时间操心这个了。
  ;;;;“卧槽!!!”
  ;;;;清玄真人险些原地跳起来。
  ;;;;但他很快又意识到自己是个高人,应该端着高人的架子,不能动不动就飙脏话。
  ;;;;清玄真人努力克制住想要“沃特玛泽法克”的冲动,将一张老脸憋得青黑,险些窒息。
  ;;;;白无常的反应更大一些,手中的锁魂链沙沙作响。
  ;;;;裴叶疑惑问他们。
  ;;;;“怎么了?”
  ;;;;清玄真人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恢复原先高深莫测的高人姿态。
  ;;;;“这两名是地狱十八层逃逸出来的厉鬼,狡猾得很,迄今都没抓住他们狐狸尾巴。”
  ;;;;“地狱十八层逃出来的厉鬼?”
  ;;;;“是啊,那是二十来年前的老黄历了。”
  ;;;;简单来说就是二十多年前酆都大乱,地狱十八层厉鬼冲出鬼门关,祸害人间。
  ;;;;酆都加派人手将厉鬼捉回来,但逃逸的厉鬼太多。
  ;;;;天师联盟和酆都练手捞了这么多年,迄今还有漏网之鱼。
  ;;;;这对所谓的“白嘉父母”正是逃逸的厉鬼之二!
  ;;;;“听闻被打入地狱十八层的厉鬼都是十恶不赦的,他们为何要帮助白嘉窃命?”
  ;;;;叶微瑟瑟发抖,但职业缘故,她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厉鬼可不会无缘无故帮助人。
  ;;;;他们不向活人索取无度就不错了。
  ;;;;裴叶冰冷的视线落在白嘉身上,看得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往后瑟缩。
  ;;;;“这个问题,要问白嘉本人。”
  ;;;;白嘉压抑着恐惧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裴叶冲着白嘉的方向伸出手,唇角勾起冷笑。
  ;;;;“你不说,我来找。”
  ;;;;“你想对我做什么?”
  ;;;;裴叶道,“看你的记忆,看看你这位大影帝究竟是跟我做戏,还是真不记得。”
  ;;;;“不”
  ;;;;白嘉见识过裴叶的本事,她连鬼的记忆都能搜看,更别说活人了。
  ;;;;这事儿岂是他说“不”就能停下的?
  ;;;;裴叶精神领域展开,周遭的场景又变成了白嘉的记忆。
  ;;;;白嘉的童年过得很辛苦。
  ;;;;父亲是个酗酒嗜赌的废物,没有固定工作,偶尔会去打工桥蹲零工,没钱抽烟喝酒的时候就会性情暴躁跑去殴打老婆泄愤,向工厂做零工的老婆要钱,或者耍尽花样找亲戚骗钱。
  ;;;;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偷走卖掉了。
  ;;;;白嘉母亲忍受不了这种生活,毅然决然选择离开。
  ;;;;老婆走了,但白嘉父亲丝毫不反省自己,反而觉得是这婆娘拜金、嫌贫爱富!
  ;;;;每天醉醺醺的时候,口里嚷嚷着要杀人、杀光所有女人的话。
  ;;;;“女人都是贱、、/人,老子迟早要将她们都杀光了!”
  ;;;;怒气无处发泄的时候便将白嘉当做发泄渠道,动辄殴打辱骂。
  ;;;;一边辱骂一边向白嘉灌输他如今的生活都是拜女人所赐。
  ;;;;“你跟你妈一样贱!”
  ;;;;“小兔崽子,看什么看!”
  ;;;;“再这么看老子,用菜刀将你眼珠子挖出来!”
  ;;;;父亲酒醉的时候险些将白嘉掐死,右手还拿着一把生了锈的菜刀,数次险些砍到白嘉。
  ;;;;他每天都向年幼的儿子发泄自己的暴力、不满和阴暗。
  ;;;;左右邻里起初还看不过去来拉架,次数多了也习以为常,选择了冷漠旁观。
  ;;;;“是不是你偷了老子的钱?”
  ;;;;“你这个小畜生,跟你妈一样贱!”
  ;;;;“老子打死你!”
  ;;;;白嘉以优异的成绩升上镇上最好的初中,因为是贫困户还免了不少钱。
  ;;;;但那时候还需要交两百的书本学杂费,这块免不了。
  ;;;;为了继续上学,白嘉只能鼓起勇气,趁父亲醉酒的时候,偷偷拿了两百。
  ;;;;开学第一天,他开开心心抱着新书回来。
  ;;;;等待他的不是香喷喷的饭菜,而是一个凶狠暴戾、喝了劣酒、拿着菜刀的父亲。
  ;;;;也许是求生欲爆发,一阵混乱的争执后,白嘉清醒了过来。
  ;;;;同时,他也坠入了更深的梦魇。
  ;;;;他口中喘着大气,手中拿着一把沾着碎肉和血腥的菜刀,那个给他留下太多阴影的醉汉父亲躺在血泊之中。半个身子挂在床上,半个身子倒在床下,鲜血碎肉洒满了整个阴暗的房间。
  ;;;;白嘉吓得不行,单薄的身子直发抖,但却更加用力地握紧手中的菜刀。
  ;;;;“这不是我的错”
  ;;;;“我也不想杀你……”
  ;;;;“……但我不想死啊……”
  ;;;;白嘉口中喃喃,试图用语言降低自己的罪恶感。
  ;;;;下一秒,他听到没有第三人的房间响起陌生的第三人声音。
  ;;;;“是啊,不是你的错。”
  ;;;;白嘉身体猛烈颤抖,睁大了眼睛望向声源。
  ;;;;原先空无一人的阴暗角落突兀浮现出两道人影。
  ;;;;这两道人影不是旁人,正是秦洁记忆中的“白嘉父母”,逃逸在外的两只厉鬼!
  ;;;;“你们是谁?”
  ;;;;白嘉感觉空气很冷,冷得他压根都想哆嗦。
  ;;;;这两道黑影走出了阴影。
  ;;;;看清他们的一瞬,白嘉便知道这两人不是活人。
  ;;;;他们的脸死白死白的,双眼全黑没有一丁点儿眼白,两只脚的脚尖略微离地。
  ;;;;这副阴森诡异的吓人场景,看得年幼的白嘉惊惧无比。
  ;;;;他抓紧了菜刀,脚步颤抖着向后退,直到脊背撞上脏污的墙壁,退无可退为止。
  ;;;;“我们是你的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