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杀了她,改运窃命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3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趴在窗户上看戏的叶微用胖手擦了擦嘴角口水。
  ;;;;不愧是娱乐圈的常青树,拿下数个影帝的能人,演技好,颜值也好。
  ;;;;叶微觉得自己以后出门吃鸭要提高一下审美标准了。
  ;;;;“小洁,东西准备好了吗?”
  ;;;;少年白嘉对着女鬼秦洁释放让人无法抗拒的荷尔蒙攻势。
  ;;;;秦洁怀中抱着孩子,心里很担心。
  ;;;;她不愿意让白嘉出村,之前那对自称白嘉父母的人让她心里很慌。
  ;;;;白嘉长得这么好,家境也不错,如果趁机跟着父母跑回家了,她跟孩子怎么办呀。
  ;;;;不过,秦洁的担心还是在白嘉深吻中烟消云散。
  ;;;;她羞红着脸,抱着孩子跟白嘉坐着板车晃晃悠悠出村去附近镇子赶集。
  ;;;;他们买了不少东西,沿路也没看到让秦洁揪心的白嘉父母,提起的心慢慢落了地。
  ;;;;“逛得累了,东西我来拿,孩子我背着,你先喝点儿水。”
  ;;;;白嘉买了一瓶矿泉水给她解渴。
  ;;;;秦洁道,“买水干嘛,太贵了。”
  ;;;;白嘉执意道,“我买给你的,你要是不喝我就倒了。”
  ;;;;秦洁羞红着脸,“喝喝喝,只要是你买给我的,哪怕是农药我都喝。”
  ;;;;白嘉调侃她,“我给你买农药干嘛,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这瓶矿泉水她喝了大半,很快便觉得头昏脑涨,强烈的困意直袭她的大脑。
  ;;;;裴叶略过了昏睡这段记忆,跳转到清醒时候。
  ;;;;秦洁是被娃娃的哭声弄醒的,醒来后,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床上。
  ;;;;分明是盛夏天气,她却觉得寒意直透骨髓。
  ;;;;她想起身抱着孩子哄哄,但却恐惧地发现自己没什么力气,费了半天劲才勉强侧个身。
  ;;;;“嘉哥”
  ;;;;“嘉哥你在哪里?”
  ;;;;糟了?
  ;;;;难道他们是碰上拐子了?
  ;;;;秦洁侧身才发现自己被人脱了个干净。
  ;;;;光溜溜,一丝不挂,不知是谁用黑色腥臭的血在她身上画了丑不拉几的东西。
  ;;;;不止是她,孩子也被脱干净画了诡异的黑血纹路。
  ;;;;众人看得专注,正毛骨悚然着呢,裴叶出声道,“出于对的尊重,我给秦洁女士打了马赛克,但我想大家也看出来了,这副诡异的邪教场景白嘉影帝就没有解释的意思吗?”
  ;;;;白嘉心里直打鼓。
  ;;;;他根本没有这段记忆!
  ;;;;“我没有做过这些,你一个劲儿向我要解释干什么?”
  ;;;;裴叶道,“那就请白嘉影帝继续看下去,你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话音刚落,众人发现少年白嘉出现。
  ;;;;不止他们发现了,处于惊恐绝望中的秦洁也发现了。
  ;;;;她正欣喜地想要呼救,这时却发现白嘉身边还有两道人影
  ;;;;那是白嘉的“父母”!
  ;;;;更让她忍不住颤栗的是白嘉手中还拿着一把沾着干涸发黑血迹的柴刀。
  ;;;;秦洁满腹疑惑,白嘉的“母亲”阴冷桀笑。
  ;;;;“去吧!”
  ;;;;少年白嘉站着没动,他的脸不复先前的阳光清澈,反而写满让厉鬼都不寒而栗的阴鸷。
  ;;;;“你犹豫了?”
  ;;;;少年白嘉喑哑着嗓子问,“杀了她,真能改运?”
  ;;;;“白嘉母亲”桀桀笑着,“她的运和命已经转到你的身上,但她毕竟是十世善人的孩子。她不死,窃走的命和运还是会被她拿回去。只有你亲手杀了她以及她的娃,你才能彻底放心。”
  ;;;;听了这话,原先还有些动摇的少年白嘉下了决心。
  ;;;;他不仅下了决心,他还做了一件格外阴狠的事情。
  ;;;;“听老人说,喉间生骨,死后就无法向阎王爷告状了?真的吗?”
  ;;;;任凭秦洁如何求饶如何哭泣,她都无法阻止白嘉的举动。
  ;;;;他用双手将她的口掰开,力道之大连青筋都爆出来了,再蛮横塞入一根不知哪里来的骨头。
  ;;;;少年白嘉也在恐惧,举着柴刀的双手在颤抖。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眼神和表情。
  ;;;;疯狂、狠戾、血腥。
  ;;;;那模样比众人印象中的厉鬼更似厉鬼。
  ;;;;第一刀就冲着秦洁的脑袋砍去。
  ;;;;手起刀落,众人甚至能听到柴刀砍入骨头中的嘎吱声响。
  ;;;;裴叶终止了记忆投影,女鬼秦洁也怕得抱头,抑制不住地露出了死相。
  ;;;;白嘉第一刀下去秦洁就死了,所以她的死相便是开了瓢的脑袋。
  ;;;;众人能看到头骨包裹下的血肉,蛆虫在蠕动爬行,鲜血挂满了整张还算清秀的脸。
  ;;;;秦洁发现自己死相暴露,慌忙用手遮挡脸和脑袋上的伤口。
  ;;;;裴叶垂眸道,“白影帝,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白嘉确信自己没做过这些,但他又有些说不出的慌张和恐惧。
  ;;;;那种感觉酷似他跟搭戏的女演员偷腥却被老婆在床上逮了个正着。
  ;;;;慌乱、心虚、惧怕……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奋斗这么多年的事业就全部毁了!
  ;;;;不能!
  ;;;;不可能!
  ;;;;“这不是我!我没做过这些事情!”
  ;;;;裴叶叹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阴差大人就没什么表示吗?”
  ;;;;一直处于围观模式的阴差懵了一下。
  ;;;;“我表示什么?”
  ;;;;“阴差大人,您的业务能力有待提高。”
  ;;;;裴叶开口便是嘲讽。
  ;;;;幸好这阴差不是她的下属,不然她就用拳头教育对方了。
  ;;;;业务能力这么糟糕也不知道好好提升,跑出来给酆都丢人现眼。
  ;;;;“第一,众人都知道白嘉父亲早逝,母亲又是那个德行,那么记忆投影中的‘父母’是谁?他们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会这种转运改命的邪术?他们的身份不是白嘉父母,那又是谁?”
  ;;;;“第二,根据那个女性的说辞,秦洁是十世善人的孩子。如果这个说辞成立,你不觉得很不对劲?十世善人必然是大富大贵的命,善人的孩子自然也是非富即贵。既然少年时期的白嘉会被拐卖到村子里如果这场拐卖是真的,而不是蓄谋已久的阴谋那么,秦洁极有可能也是被拐卖的,只是她被拐卖的年纪太小,根本不记得这回事。不然如何解释命格?”
  ;;;;“第三,窃命改运并非容易的事情,这两个人与白嘉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又要帮他?他们也不是到处帮人不求回报吧?这件事情背后是不是存在着我们所不知的更大的阴谋交易?”
  ;;;;裴叶说完主要三点,其他内容无关紧要,她就不浪费口水了。
  ;;;;“总结以上三点,阴差大人该回酆都请个能管事的大官来辅助调查,你不够资格。”
  ;;;;阴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