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这条街上最硬的铁板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7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别看这位大师实力不济,对付个女鬼都如此狼狈,搁在天师界也就是个三脚猫的水平,但他在娱乐圈、商业圈却混得风生水起,几乎没有他搞不定的灵异案子。
  ;;;;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经营关系。
  ;;;;隔三差五给熟悉的阴差孝敬,贿赂人家。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拿了人家的好处多了,阴差自然也愿意帮忙。
  ;;;;他珍而重之地掏出一张特制“召阴符”,将其催动。
  ;;;;朱淳安用过的“召阴符”是天师联盟与酆都官府签订的战略合作盟约,召请附近工作的阴差。
  ;;;;普通天师的“召阴符”是召请目标鬼魂。
  ;;;;大师用的这种“召阴符”属于特制,用来召请某个特定的阴差。
  ;;;;通俗来讲,这就属于目标阴差与天师间的“劳动合同”。
  ;;;;三者之间有着明显的不同。
  ;;;;某些阴差俸禄不够用,偶尔会做点外快,例如接受人间天师的供奉贿赂,帮他们做点儿事情。
  ;;;;这算是阴差这一行业的“潜规则”。
  ;;;;天师这一行业不是家族传承就是师门传承。
  ;;;;天师死后,除了一部分会投胎转世,大部分还是去酆都部门应聘。
  ;;;;跟这些阴差同族或者同师门,不就能享受点儿荫庇?
  ;;;;当然,“潜规则”就意味着见不得光,受贿这种行为在酆都是明令禁止的。
  ;;;;“去!”
  ;;;;大师口中轻喝一声,将符纸掷出,贴在半空。
  ;;;;只见一圈圈圆形波纹出现,一扇捆着铁链的兽脸大门在阴气缭绕中闪亮登场。
  ;;;;伴随着一阵拖动铁链的声音响起,一名穿黑色长袍、头戴兜帽的阴差从门中走出。
  ;;;;“这次又是什么?”阴差对着大师神情高冷道,“我正准备勾魂工作,别耽误我正事。”
  ;;;;工作时间接受私人召请,要是被上级发现,罪加一等。
  ;;;;酆都的阴差相当于人间的公务员。
  ;;;;考公务员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考阴差也不容易啊。
  ;;;;这些年死亡的鬼素质越来越高,文化高、学历好、工作强,阴差竞争鸭梨山大。
  ;;;;他稀罕大师贿赂的好处,但也不想被上头发现自己赚外快。
  ;;;;大师知道事情轻重,恭恭敬敬对阴差开口。
  ;;;;“恳请阴差大人施展神通,收了这害人的厉鬼。”
  ;;;;阴差瞥了一眼,冷淡道,“她手上没有人命债。”
  ;;;;理论上来说,阴差是不能随意对没犯错的魂魄出手的。
  ;;;;哪怕人家是厉鬼,但厉鬼也有鬼权。
  ;;;;大师道,“她附身这个凡人,近一个月都缠着他,明显是有不轨打算。”
  ;;;;阴差听了这话才多了几分认真。
  ;;;;“当真?”
  ;;;;大师道,“不敢有一字假话。”
  ;;;;女鬼见大师请出了阴差,倏地发出一声凄厉鬼叫,凶性暴涨。
  ;;;;阴差眉头一皱,锁魂链脱手而出。
  ;;;;作为酆都的基层人员,除了生前是玄门的,大多阴差实力不强,但他们有酆都官府派发的锁魂链和工作服,寻常厉鬼伤不了他们,而厉鬼一旦被锁魂链捆住,基本也没有挣脱的可能,只能束手就擒。
  ;;;;女鬼周身鬼气暴涨,隐隐有压过锁魂链的趋势。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蓝色雷霆从窗外激射而来。
  ;;;;雷电炸开窗户,打偏阴差的锁魂链。
  ;;;;“何人放肆,干扰公务!”
  ;;;;阴差经常与天师打交道,自然知道这道雷霆来自天师的五雷符。
  ;;;;“抱歉,我也在执行任务。阴差不如行个方便,你好我好大家好。”
  ;;;;裴叶一脚踢碎残余的落地窗玻璃,废话不多说,出手便是一张束鬼符将附身在白嘉身上的女鬼抓到自己身边。
  ;;;;她也不再收敛一身煞气,目光盯住阴差以及阴差身边的大师。
  ;;;;当裴叶煞气尽出的时候,被她抓来的女鬼吓得瘫坐大哭,阴差也惊得连退两步。
  ;;;;这煞气
  ;;;;活人还是死人?
  ;;;;差点儿以为是哪个厉鬼跑出地狱。
  ;;;;他强撑着搬出酆都,试图震慑裴叶。
  ;;;;“你敢妨碍酆都办事,抢酆都要的鬼?”
  ;;;;“我这人一向不讲先来后到,因为我看上的鬼就是我的。”裴叶道,“这不叫抢,这叫拿。”
  ;;;;“你放肆!”
  ;;;;裴叶道,“不管放肆还是不放肆,鬼我要了。”
  ;;;;一旁的女鬼:“……”
  ;;;;不,她觉得还是跟阴差比较安全。
  ;;;;扒在窗户外偷偷往屋内瞄的叶微险些将眼睛瞪出眼眶。
  ;;;;大神居然正面怼阴差?
  ;;;;她们这些小鬼看到阴差都怕得不行,生怕他们的锁魂链捆到身上,大神居然正面怼!!!
  ;;;;“你不怕得罪酆都?”
  ;;;;裴叶连白眼都懒得翻。
  ;;;;“私以为,阁下也没重要到能代表整个酆都的地步。”
  ;;;;眼前的阴差与先前见过的黑无常相比实在是太弱了。
  ;;;;这么弱,搁在酆都也只是个小角色。
  ;;;;一个小角色得罪就得罪了,酆都还能为了他出面跟自己硬怼?
  ;;;;裴叶一向不怕踢到铁板。
  ;;;;因为她就是这条街上最硬的铁板。
  ;;;;她这次出面保住女鬼也不是为了别的,事急从权嘛。
  ;;;;“这个女鬼是重要证人,雇主需要她指证白嘉杀人,所以不能被你带回去。”
  ;;;;毕竟是个女鬼,鬼知道进了酆都会不会被安排轮回转世。
  ;;;;“白嘉杀人?”
  ;;;;阴差懵了一下,扭头瞧召自己出来的大师。
  ;;;;他可以收受贿赂帮大师做些事情,但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可不敢做,更别说助纣为虐。
  ;;;;一旦被酆都发现,影响他年终阴差政绩考评的。
  ;;;;影响考评成绩还算小,怕就怕连阴差铁饭碗都掉了。
  ;;;;大师也懵。
  ;;;;这时候,脱离女鬼附身的白嘉终于在浑身剧痛的折磨下幽幽苏醒。
  ;;;;他没有被附身那段时间的记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
  ;;;;那种感觉活像是被十几个大汉套了麻袋,轮流踩了十数脚,打得他眼冒金星,浑身乏力。
  ;;;;不仅肌肉疼,骨头也像是被拆了装回去一样。
  ;;;;他发出一声申吟,稍微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脐下三寸的地方又疼又肿。
  ;;;;等他稍稍缓解疼痛,趴在地上将视线向上转,这才发现屋内多了几个“不速之客”。
  ;;;;一个穿着黑色兜帽披风,手捆黑色铁链的中二病;一个颜值很高,穿着清凉短袖短裤但纹着大花臂的不良社会少女;不良社会少女身边蜷缩着一个身形虚幻、瑟瑟发抖的女鬼,窗外还飘着个几乎能将落地窗挤满的肥胖女人……
  ;;;;现场的气氛很诡异很沉默,但他们都默契一致地看着自己。
  ;;;;全场焦点白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