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牛皮吹大发了(墨泠小仙女打赏加更)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5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我说你们死期将近!难道说,你们也学梅立香偷了什么东西惹来厄运?”
  ;;;;白晓晓几人因为减肥丸的事情疏远裴叶,但没怀疑她的本事。
  ;;;;裴叶说她们死期将近,她们便有些慌了。
  ;;;;这时又想起裴叶先前的警告,小脸刷得惨白。
  ;;;;裴叶嘴里叼着烟,冷笑连连。
  ;;;;“看样子你们自己心里也不是没有数,知道怎么回事了?”
  ;;;;减肥丸当然不会让她们有死亡的危险,但她们最近的运势的确很低,再加上她们本身命盘不高,流年不利,碰巧又撞上什么“脏东西”,几重因素结合之后就形成了死局,死期就在不久之后!
  ;;;;裴叶没有明说,白晓晓几人便以为这是减肥丸的副作用。
  ;;;;“筱、筱虹……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啊,你不能见死不救……”
  ;;;;裴叶冷漠反问,“我又凭什么要见义勇为呢?你们难道没听说过什么叫‘天命难违’?我难道没有劝过你们?”
  ;;;;白晓晓几人被吓得面色青白。
  ;;;;“我、我们不是故意的……”
  ;;;;裴叶道,“救该死之人,我也会有报应,你们觉得我应该牺牲自我去救执意要作死的你们?”
  ;;;;周慧荣听后唇瓣翕动,她本想打感情牌或者道德绑架一波,但裴叶这话却将她要说的话全都堵住了。
  ;;;;“我又不是你们爹妈,还要无条件宠着你们?”
  ;;;;说罢,裴叶收拾了两套换洗衣服,准备先去外面住几天图个清静。
  ;;;;“对了,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最好去找雷雅婷这位债主清算比较好,真要是碰到死局了,记得打电话找她。”
  ;;;;哐得一声带上门,只留下五个战战兢兢的室友。
  ;;;;“骗、骗人的吧?”
  ;;;;“筱虹又不是普通人,她骗你有好处?”
  ;;;;一想到裴叶说的“死期快到了”,五人便不寒而栗,沉默的气氛一直维持到雷雅婷和梅立香嬉嬉笑笑回来。
  ;;;;几人双目因为恐惧而布满了血丝,当雷雅婷出现的时候便死死盯着她。
  ;;;;饶是雷雅婷也被看得浑身不舒服。
  ;;;;“你们有病啊”
  ;;;;梅立香被看得毛骨悚然,她的话像是按下某个开关,脾气最爆的白晓晓先受不了将东西狠狠摔地上。
  ;;;;“雷雅婷,你的!”
  ;;;;爆了句粗口,白晓晓失控一般冲上去就打雷雅婷。
  ;;;;不仅仅是她,还有其他被宣判“死刑”的室友也发疯一样上去要撕扯雷雅婷。
  ;;;;一时间,4021寝室气氛热闹无比,扭打叫骂的动静引来了其他寝室的围观。
  ;;;;最后连宿管阿姨都惊动了。
  ;;;;雷雅婷这个被打的没怎么着,其他五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一个一个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别提多委屈。
  ;;;;众人:“……”
  ;;;;这又是闹哪一出?
  ;;;;“雷雅婷害死我们了,还不许我们反抗啊!”
  ;;;;脑袋被抓秃一块的白晓晓指着雷雅婷咆哮。
  ;;;;“这人卖害死人的假药,我打死她还是为民除害!”
  ;;;;雷雅婷也怒得不行,她就不该回到4021寝室,这一窝子的室友都是神经病。
  ;;;;“你怎么能污蔑人?我什么时候卖假药了?”
  ;;;;虽说她的产品是三无微商产品,但绝对是好药真药,白晓晓这是血口喷人!
  ;;;;白晓晓气得胸口急剧起伏。
  ;;;;“你卖的不是假药?不是假药为什么我们几个快死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现在看不出来?”
  ;;;;雷雅婷心中咯噔一下,仔细去看白晓晓几人的面相。
  ;;;;她不会给人看相,但她有金手指啊,昨天在群内抢到的【天眼】。
  ;;;;只需要将元凝于眉心,她便能看到每个人的运势。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白晓晓几人死气盘绕眉心,分明是近期横死的征兆!
  ;;;;“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之前打出去的几团黑气的缘故?
  ;;;;思及此,雷雅婷手心冒出热汗。
  ;;;;她想教训几人不假,但真没想过要她们的命啊。
  ;;;;雷雅婷还没修炼到家,她心虚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这里面有猫腻!
  ;;;;“呵呵你真不管她们?”
  ;;;;裴叶去了学校附近的旅店住宿,反正学校对学生管得宽松,夜不归宿是常事。
  ;;;;她刚放下东西,一颗脑袋从地面冒了出来。
  ;;;;裴叶瞧也不瞧从旁边跨了过去,打开旅店电视,掏出手机连上网络wifi。
  ;;;;“我又不是她们爹妈,还得管着她们吃喝拉撒睡?谁弄的,谁去收拾烂摊子。”
  ;;;;太平间鬼王应鳞爬出地面,抬手弹了弹不存在的灰尘。
  ;;;;“她们真有可能会死。”
  ;;;;裴叶将烟蒂摁在烟灰缸。
  ;;;;“那就死呗,反正死亡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又不是终点。”
  ;;;;应鳞:“……”
  ;;;;说得好有道理。
  ;;;;不过
  ;;;;“我总觉得你不会不管。”
  ;;;;裴叶眼皮一抬,“谁给你的错觉以为我是碰到事就管的事儿妈?”
  ;;;;应鳞抬手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温吞道,“你给我捎了一副眼镜。”
  ;;;;裴叶靠坐在旅店床头默不作声。
  ;;;;许久之后,她道,“爱作死的孩子,不吃教训是不会真正听话的。要狠狠打一顿,疼进肉里,才晓得长记性。”
  ;;;;应鳞眼眸倏地闪过一丝猩红又归于平静。
  ;;;;“如果不小心打得太重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我说了,我不是她们爹妈。我救她们是因为我品德高尚,不救她们我也问心无愧。”
  ;;;;应麟道,“你的意思是说……她们能活下来是运气好,活不下来是命该如此?”
  ;;;;“她们罪不至死,但我也没有义务必须去救。”裴叶嗤笑道,“看我心情如何呗。”
  ;;;;应鳞:“……”
  ;;;;这话很有道理。
  ;;;;尽管裴叶现在慢慢收敛自己的煞气,但也不能改变煞气曾经浓郁得令鬼窒息的事实。
  ;;;;拥有这样的煞气,不难想象她曾是怎样的狠角色。
  ;;;;裴叶冷笑,“我手上的命债,那用千万做基本单位的,我会在乎这么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的命?”
  ;;;;她放了狠话,应鳞那边的回应却让裴叶营造出来的威严气氛荡然无存。
  ;;;;他道,“你前世……是个男的呀?”
  ;;;;裴叶:“???”
  ;;;;应鳞噗嗤笑道,“这么说来,打一炮的确是杀死数亿生命。”
  ;;;;他怎么可能相信裴叶手上有千万作单位的命债?
  ;;;;华国封建末年,全国人口也才七千多万人,这牛皮吹大发了!
  ;;;;“滚!!!”
  ;;;;裴叶气得不再收敛煞气,一下子就把应鳞逼退数米。
  ;;;;这就恼羞成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