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凝音符,传递亡者的声音(绵-绵打赏加更)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3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闵亦舟是被色鬼迷惑而不慎坠楼身亡。
  ;;;;真去酆都大帝那边算账,这条人命债也是算在色鬼头上。
  ;;;;裴叶望着神情颓靡又绝望的闵亦舟,问道,“没有勾魂阴差过来带你走吗?”
  ;;;;闵亦舟没回答,朱阳道,“阴差大哥挺好说话的,询问亦舟大兄弟肯不肯去酆都,他说不愿意就没带走了,只是登记领了投胎排队。毕竟男鬼嘛,阴间重女轻男一贯厉害……反正这里是安教授盘踞的x大,一般孤魂野鬼待在这里还是挺安全的,也不敢造次。亦舟大兄弟大概是心愿未了,不想接受现实……”
  ;;;;说来,谁想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呢?
  ;;;;朱阳当年刚死的时候,他也痛苦万分。
  ;;;;当一夜苍老的父母搀扶着在他坠楼处嚎啕大哭,朱阳也曾不顾阳光灼烧试图去抱他们,安慰他们。
  ;;;;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太没用了!
  ;;;;奈何阴阳两隔,他永远停留在二十二岁,再也没有未来。
  ;;;;闵亦舟的情况比朱阳害还惨得多。
  ;;;;朱阳父母有钱,一年前走了路子花了大钱找外国代孕机构做了个试管婴儿,是个女婴,夫妻俩慢慢走出丧子之痛的阴云。前段时间安教授那边放假,朱阳悄悄回去看过一回。他感谢这个妹妹让父母又有了依靠,有了生活的希望。
  ;;;;鬼魂是无法流泪的,但朱阳却听到自己的心在哭泣。
  ;;;;相较之下,闵亦舟的家庭就没这么乐观了。
  ;;;;他不是独子,父亲早逝,母亲靠着捡垃圾卖废铁拉扯大他和妹妹。
  ;;;;母亲深知文盲的苦,哪怕生活再清贫也不肯放松一对儿女的教育。
  ;;;;闵亦舟很争气,高考超常发挥考进了233重点大学。
  ;;;;大学三年,他每年都能拿到丰厚的奖学金,还代表学校去比赛争取荣誉,打工兼职也没落下自己的学习。
  ;;;;闵亦舟的妹妹在读高中,今年还是高三。
  ;;;;他不敢去想妈妈和妹妹听说他的死讯会是什么反应。
  ;;;;真要死,他宁愿自己死得更有价值一些,好歹能给她们留点儿傍身的钱。
  ;;;;朱淳安当天师这么多年,见惯了各种悲欢离合,反应还算平静,校长则是心酸地红了眼。
  ;;;;唯独裴叶没有丁点儿反应。
  ;;;;“阴阳相隔是没错,但二者的界限也不是天堑,你们仍在同一个世界,只是见不到面、对不了话、触摸不到。”
  ;;;;“我只是难受……”闵亦舟哽咽,“我大学没打算读研,我打算趁早出来工作减轻我妈妈的压力,让她不至于刮风下雨还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吆喝收烂铁捡垃圾。帮她养家,让我妹妹读大学能更加心无旁骛,不用像我这样累。一边打工一边读书真的太分心了,付出的精力成倍增加。我不希望她跟我一样,对大学的记忆就只有一个字‘累’。”
  ;;;;因为家庭影响,他也希望以后能组建一个温暖的小家。
  ;;;;尽管给不了妻子大富大贵的生活,但也会努力争取,让她衣食无忧。
  ;;;;他早早规划好自己的人生,却不知人算不如天算,变故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先是雷雅婷莫民奇妙提了分手,言辞尖锐刻薄,陌生得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她。
  ;;;;之后又倒霉被卷入几只鬼的打斗,意外坠楼身亡,仿佛浑身上下写满了“丧”。
  ;;;;裴叶问朱淳安,“死了的鬼,还有给活人打工赚钱的先例吗?”
  ;;;;朱淳安:“???”
  ;;;;连死人都要压榨吗?
  ;;;;裴叶理所当然道,“普通的鬼也就罢了,类似这种比较有能力的人才,若是提供可以接触实物的平台,他们也能像活人一样继续工作赚钱吧?反正酆都投胎排队摇号不知要等多少年,为什么不让他们将这些时间利用起来呢?”
  ;;;;朱淳安:“……”
  ;;;;肖庞訾喃喃道,“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校长也觉得裴叶这个想法不错,不过
  ;;;;“哪家机构会聘请鬼去打工?既然是死人了,我想也没哪个活人乐意他们继续‘活’过来跟自己抢饭碗吧?”
  ;;;;一针见血!!!
  ;;;;朱淳安给裴叶浇了一盆冷水。
  ;;;;“寻常鬼物属于阴间,无法接触人间实体,更别说替活人工作赚钱了。”
  ;;;;有能力触碰活人的鬼物,无一例外实力强大、阴气浑厚,不是怨气深重的恶鬼便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鬼。
  ;;;;人家会稀罕去活人世界打工赚钱?
  ;;;;闵亦舟只是新丧几天的鬼,为了能收起死相,维持生前干净体面的脸,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做其他事情。
  ;;;;朱淳安的话没让闵亦舟意外,他也没报什么希望。
  ;;;;“我不敢奢求这些……我只是……我只是想和妈妈还有妹妹说两句话……”
  ;;;;闵亦舟苍白的脸带着令人心软的脆弱。
  ;;;;肖庞訾道,“可对于亡者而言,你这个要求已经算是奢求了。”
  ;;;;闵亦舟仿佛如遭雷击,立在原地良久不语。
  ;;;;“喏,拿着。”
  ;;;;众人感觉心头压着沉甸甸的重量,似乎连呼吸都困难了几分,没想到裴叶从笔记本上私下一页纸丢给闵亦舟。
  ;;;;“这是?”
  ;;;;裴叶道,“‘凝音符’,记录阴阳两界的声音,大概可以录制十分钟吧。”
  ;;;;闵亦舟倏地明悟过来,嘴唇颤抖道,“多谢!”
  ;;;;一旁的朱阳微张口,似乎也想讨要一张,最后还是没开口。
  ;;;;他都死了三年了,父母也好不容易从打击中恢复过来,还是别去打扰比较好。
  ;;;;裴叶却问他,“你也要吗?”
  ;;;;朱阳收起嬉皮笑脸的姿态,苦笑道,“亡者还是不打扰生者的生活了。”
  ;;;;裴叶道,“对你而言,兴许是打搅,但对他们而言,也许是宽慰释然的机会。倘若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亲人并不是彻底消失了,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在同一个世界、他们无法触及的地方活得很好,哪怕再也不见,那也是欣慰的。”
  ;;;;朱阳心下犹豫许久还是向裴叶要了一张“凝音符”。
  ;;;;校长几人看着两个x大学生各自走到一边对着“凝音符”低语,起初还能镇定打招呼或者嬉笑,越说越是哽咽,不由得心酸得说不出话当鬼最大的痛苦大概不是没有味觉尝不到人间美食,而是想哭却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吧。
  ;;;;朱淳安看着这一幕,感慨良多。
  ;;;;别看前辈瞧着不近人情,但对待这些事情上却格外温柔。
  ;;;;天师联盟不少天师受教育影响,对待邪祟一向是铁石心肠,前辈的举动倒是给朱淳安上了一课。
  ;;;;唯一的遗憾,约莫是无缘见一见前辈的真容。
  ;;;;__
  ;;;;裴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