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闵亦舟之死真相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8      字数:245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朱阳经历几重打击,精神本就恍惚,乍一看到自己身边原来有四五个蹭小视频的猥琐男鬼,吓得慌不择路。
  ;;;;裴叶:“……”
  ;;;;朱淳安:“……”
  ;;;;校长和肖庞訾:“……”
  ;;;;啊,这就是让上一个校长下台还“死不瞑目”的真相?
  ;;;;你小子知道你坠楼之后引发社会热点,x大被广大网友挂墙头鞭挞三五日?
  ;;;;什么种花家人学什么外国佬的语言还逼死了自己人……
  ;;;;什么华国教育制度不好,盲目跟风外国实在是让人心痛……
  ;;;;什么x大人性泯灭,不过四六级不让毕业、不给毕业证书制度太木人道……
  ;;;;前任校长离职的时候还委屈得不行,地中海发型也脱成了水煮蛋。
  ;;;;讲真,高考凭实力考进233学校的学生,大三连四级都没有过,这难道是学校的锅吗?
  ;;;;肖庞訾赞同地点头,随手给朱阳补了一刀。
  ;;;;“我能理解你三年前为什么拒绝那位天师的招魂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裴叶搞清楚朱阳是意外身亡而不是自杀,强迫症得到了一定的满足。
  ;;;;接下来就轮到闵亦舟了。
  ;;;;她望向一旁冷漠看戏的闵亦舟,询问道,“你呢?你又是怎么出事的?”
  ;;;;不等闵亦舟回答,朱阳猛地双腿跪地,抱着闵亦舟的大腿嗷嗷大哭。
  ;;;;“对不起,亦舟大兄弟,我真的对不起啊……”
  ;;;;朱阳哭得嗷嗷的,只可惜死白的脸上没有丝毫泪痕,纯黑的眸子也是一片死寂,瞧着很是违和也很可笑。
  ;;;;“我真是不是故意的,嘤嘤嘤……”
  ;;;;众人诧异地看着朱阳。
  ;;;;“闵亦舟的死……跟你有关?”
  ;;;;闵亦舟个子高,面庞清秀干净,此时变成了鬼反倒多了几分堕落颓丧的气质。
  ;;;;他坠楼的死相并不好看。
  ;;;;闵亦舟也打心眼儿里不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故而用了大部分阴气努力将自己维持在生前的模样。
  ;;;;他缓慢道,“我认识你,你是雅……雷雅婷的室友,我记得你叫筱虹。”
  ;;;;朱阳插了句嘴,“大师你叫小红啊?那小明在哪儿?”
  ;;;;“闭嘴!”
  ;;;;裴叶反手一巴掌将嘴贱的朱阳扇出三米远。
  ;;;;顶多疼点儿,死不了。
  ;;;;闵亦舟的鬼脸似乎有皲裂的迹象,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外界有传闻说你是失恋自杀,但视频拍到你和朱阳的魂魄,校园内又有流言说朱阳找你替命。”
  ;;;;不少小说设定中都说自杀厉鬼有深深执念,死后离不开自杀地点,只能一次又一次重复自己死亡那段经历。
  ;;;;为了脱离这种痛苦,故而厉鬼会引诱普通人,杀了替命。
  ;;;;让普通人的魂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厉鬼则能得到解脱。
  ;;;;天师界也有类似的说辞,但实际上成为厉鬼并没有那么容易,厉鬼替命的要求也很高。
  ;;;;不然的话,天天都有跳楼、自杀、溺亡、车祸……之类的厉鬼找人替命了。
  ;;;;朱阳小心翼翼爬了回来,怯怯地辩解。
  ;;;;“天师大佬,我真没找他替命。”
  ;;;;闵亦舟也帮着解释。
  ;;;;“我的死跟他是有那么点儿关系,不过……也不能算是他害死的。”
  ;;;;朱阳感动地瘪嘴,“好兄弟,我真是对不起你!”
  ;;;;“说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安教授给的时间不多,我想听你言简意赅地说完。”
  ;;;;闵亦舟也没生气,实际上他生前死后都是好脾气,裴叶这话也没让他感觉不悦。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隔壁女寝频繁丢失……咳!丢失内裤内衣……”
  ;;;;闵亦舟住在e栋男寝,隔壁学生公寓楼就是女寝。
  ;;;;起初事情闹得不大,只是有些女生说自己袜子丢了,大家伙儿并没有在意,袜子谁没丢过啊。
  ;;;;说不定过个一两月就在床底犄角旮旯找到发霉长蘑菇的袜子了呢。
  ;;;;结果,过了两天丢失东西的女生越来越多。
  ;;;;不仅丢袜子,还有丢内衣内裤的。
  ;;;;“朱阳偷的?”
  ;;;;闵亦舟摇头,朱阳委屈巴巴,神情弱小可怜又无助。
  ;;;;虽说他当年坠楼是因为那啥太厉害,但也不代表他就这么猥琐。
  ;;;;小红天师这么冤枉鬼,他好委屈。
  ;;;;qaq
  ;;;;“不是朱阳偷的,不过的确是鬼干的。”闵亦舟神情带着点儿迟疑,他道,“在我意外坠楼身死前,我一直以为是学校男生或者附近社会男性混进来做坏事,偷窃女生私密物品。后来有个同班的女生找我帮忙,我就帮了。”
  ;;;;裴叶眉头一挑,“找你帮忙?”
  ;;;;闵亦舟眉眼黯然,他苦笑道,“现在想想,大概就是个借口。”
  ;;;;朱阳在一旁小小声道,“那妹子暗恋闵亦舟好久了,不过闵亦舟跟隔壁专科护理的小狐狸精打得火热。”
  ;;;;简而言之,那位女同学就是暗恋闵亦舟。
  ;;;;偶然得知闵亦舟跟女友分手,她便找了借口想拉近关系,追求他。
  ;;;;万万没想到闵亦舟会阴差阳错丢了性命。
  ;;;;“那个女生丢东西了?”
  ;;;;朱阳耸肩,讪讪道,“不说了这是女生接近闵亦舟的理由吗?她没丢,就是个借口。窃贼被抓住之后,你猜那个偷内裤的贼说了啥?人家说自己做贼也有格调,只偷漂亮妹子的,那妹子长得不好看,还有狐臭口臭,牙结石超厚,不爱洗头不爱洗脸不爱打扮……夏天啊,内裤连穿六天不换……不可能偷那啥……那妹子的私密物品……”
  ;;;;裴叶:“……”
  ;;;;肖庞訾不明白了。
  ;;;;“这么说,闵亦舟是因为那个色鬼死的,怎么又跟你有关系了?”
  ;;;;“生是x大的学生,死也是x大的鬼。”朱阳握拳表忠心,“有外来鬼在x大骚扰学生这能忍?”
  ;;;;虽说他有些小猥琐,但性格还是很正直的。
  ;;;;听说女寝被外来色鬼骚扰,还偷女生东西,他就壮胆子偷溜了安教授的课,出来抓色鬼。
  ;;;;正巧那时候闵亦舟也接受了女同学的委托蹲色狼。
  ;;;;唉,两件事情撞到一起,悲剧就发生了。
  ;;;;“亦舟大兄弟死前那几天气运很低,容易撞上鬼,偏偏他还分不清活人和死鬼的区别。他看到有可疑的鬼影就追上去,一路追到天台。我嘛,也在蹲那个色鬼,发现亦舟大兄弟掺和进来就弄了个鬼打墙,打算困住他。那个色鬼有些古怪,我根本不是他对手,还差点儿被吃了,幸好安教授抓我逃课及时赶来。亦舟大兄弟被牵连,不小心走出鬼打墙被那个色鬼的气息迷惑,误将天台栏杆当成其他什么……唉,我过去想阻拦的,谁晓得他动作贼快,越过栏杆就跳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