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繁麓打赏加更)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7      字数:251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e=))唉
  ;;;;“这事情啊,真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了”
  ;;;;朱阳是个相貌有些羸弱的鬼,眼袋灰暗,精气不足。
  ;;;;裴叶最近在自学看相,发现这鬼东西有些犯淫。
  ;;;;不是现在犯淫,而是他的死于“淫”有关,死后面相固定。
  ;;;;当然,裴叶看相就是她自己照着朱淳安那一墙的书本瞎琢磨的,准不准另说。
  ;;;;可她的直觉很准就是了。
  ;;;;“说鬼话,别叹气!说来话长就长话短说,你当我时间多得很陪你在这里熬夜呢?”
  ;;;;朱阳在桃木剑的威胁下没有继续皮,老老实实交代。
  ;;;;“我不是跟人去了试胆大会嘛,然后”朱阳似乎想到了可怕的画面,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他抖了抖,“谁知道这里是安教授上课的地方,鬼多得可怕。试胆开始前,安教授在忙着备课,可我脚贱踢了她的黑板呜呜”
  ;;;;裴叶:“……”
  ;;;;她要给这位仁兄刷一波666和掌声,操作骚啊
  ;;;;鬼都有执念,特别是困在某一块范围不肯离开的,此地肯定有维系她执念的东西。
  ;;;;安教授生前喜欢搞科研教学,死后也兢兢业业奋斗讲台,朱阳脚贱踢她的黑板
  ;;;;“然后呢?”
  ;;;;朱阳呜呜道,“……然后、然后我们就开始玩笔仙啊,四角游戏啊……”
  ;;;;裴叶道,“我去问了当年的警官,他说根据当时的参与者描述,你们并没有见鬼。”
  ;;;;朱阳一脸绝望道,“他们是没看到,我看到了!!!”
  ;;;;试胆游戏的时候,他隐约看到模糊的人影,吓得面色发白,匆匆回到寝室。
  ;;;;从仓库回来的路上,总觉得有人在跟着他!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暖烘烘的被窝也无法拯救他冰凉凉的小心脏。
  ;;;;终于,半夜的时候
  ;;;;他小心翼翼探出头,眼睛与安教授那双纯黑森然的眸子对了个正着。
  ;;;;“你能想象那种情形吗?真的是太恐怖了!”
  ;;;;一睁开眼撞见一张血淋淋的脸啊!
  ;;;;朱阳想要尖叫,喉咙却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堵住。
  ;;;;他憋得眼眶都红了,却连一点呜咽声都发不出来。
  ;;;;寝室静悄悄,睡在上铺的朱阳躺着,扭着头与堪堪越过床板的陌生女鬼对视。
  ;;;;“那时候真是吓死我了呜呜”
  ;;;;裴叶撇嘴,“别呜了,你当自己是火车头呢?然后又发生了什么?”
  ;;;;朱阳抽抽噎噎道,“安教授教训了我……”
  ;;;;安教授义正辞严地教训朱阳破坏公物。
  ;;;;作为一个大学生,他的素质过于低劣,让鬼发指!
  ;;;;“你说我当时脚贱弄什么不好,踢安教授的黑板……那是她的大宝贝啊!”
  ;;;;他哭得泪眼婆娑。
  ;;;;朱阳这一晚上就被安教授抓着进行品德教育。
  ;;;;在安教授的铁血教育下,朱阳连连保证自己会成为新时代新青年大学生的楷模。
  ;;;;尽管安教授没有伤害朱阳,但她的形象血肉模糊,实在是可怖极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挑战他的心脏极限。
  ;;;;第二日,朱阳魂不守舍,迷迷糊糊去订了大黑板送去废弃仓库,附赠十多箱粉笔。
  ;;;;岂料反省态度太好,安教授觉得受之有愧,于是想给他补课做补偿。
  ;;;;“……呜呜,我都这样了,安教授还是不肯放过我!!!”
  ;;;;朱阳声泪俱下,可惜无人同情。
  ;;;;“她要抓我四六级成绩,我不好好努力她就让我半夜去仓库听她讲课补习……”
  ;;;;朱阳当鬼多年也忘不掉安教授那时候阴森鬼气的面孔和说话语气。
  ;;;;【四级不过?你身为x大学生,实在是太给母校丢人了!!!】
  ;;;;“然后呢?免费的一对一补习,还是教授,挺幸福。”
  ;;;;“幸福个!”朱阳呜咽不止,“我被厉鬼缠上还能咋地?当然是一面虚与委蛇苦读英语猛背单词,一面找大师。”
  ;;;;他不敢让别人知道撞鬼,说了也没人相信。
  ;;;;毕竟国家现在破除封建迷信,哪怕去心理医师那边哭诉,人家也只会告诉自己最近学习压力太大精神过于紧绷。
  ;;;;“……结果,那些大师都是假的,给的符篆也是假的!!!”
  ;;;;裴叶笑道,“安教授不是一般厉鬼,她很凶,哪怕你找到的是真的天师,未必能对她做什么。”
  ;;;;朱阳死后也知道了这个道理,所以只剩苦笑了。
  ;;;;在安教授督促下,朱阳对英语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他以为安教授让自己学习是厉鬼的捉弄人游戏,不考过四级就要死、就要被吃。
  ;;;;在恐怖的死亡压力下,那段时间朱阳的精神紧绷又敏感。
  ;;;;这也是他学习哪里不顺,心情就烦躁得想要摔东西想要破坏,继而做出自残的举动。
  ;;;;终于,四六级开始。
  ;;;;考试后,他给自己估了分,留下欣慰的泪水。
  ;;;;那天晚上,朱阳狠狠发泄了自己。
  ;;;;笔记本电脑里的宅男性启蒙女神在叼丝身下嗯嗯啊啊,他也舒服地释放了自我。
  ;;;;这在男生宿舍见怪不怪。
  ;;;;对铺的舍友瞧了一眼表情梦幻享受的朱阳,吐槽了句。
  ;;;;“你这是憋了多久?”
  ;;;;朱阳眼眸半阖,懒得回复。
  ;;;;他憋了一个世纪!
  ;;;;从厉鬼手中生还,母猪塞神女!
  ;;;;他分数稳稳过线,以后就能摆脱那只厉鬼啦。
  ;;;;这一晚他格外热情,发泄了四五次,浑身慵懒无力。
  ;;;;完事之后,他抬起右手抽出纸巾擦拭浑身大汗的小兄弟,享受贤者时间。
  ;;;;“朱阳!”
  ;;;;安教授鬼气森森的声音传入他耳膜!!!
  ;;;;朱阳吓得瞬间萎靡,连裤衩都忘了往上拉,满面苍白、惶惶不安地左右环顾。
  ;;;;“天台!”
  ;;;;朱阳不敢不去,因为恐惧和发泄双重作用,他的双腿软得跟面条一样。
  ;;;;听到这里,裴叶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朱阳坠楼了。
  ;;;;“安教授对你说了什么?”
  ;;;;朱阳痛苦地捂着脸,“安教授见了我,劈头盖脸一顿骂我四级考试忘了涂答题卡。”
  ;;;;裴叶:“……”
  ;;;;安教授很失望,朱阳也很绝望。
  ;;;;他那天晚上坐在天台吹着风,思考着人生。
  ;;;;为什么他会忘了涂答题卡呢?
  ;;;;“因为……那啥得太凶了,泄出去的精气太多以至于阳气比较虚弱……”朱阳垂着脑袋支支吾吾,似乎不太想说接下来那些丢人的话,奈何脖子上的桃木剑还在,他只能交代,“……当然,那也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我跟安教授接触比较多,身上沾染的阴气重,那时候又是十一点多,校园阳气低于阴气的时候,所以我就……我就不小心看到了好多老色鬼……他们在我身边谈论,说我在寝室撸的画面他们都看到了,陪着我看的,还嘲笑我细短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