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鬼王·授课狂鬼·安教授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7      字数:250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肖庞訾在校长肩膀上跳着,准备来一场生死恶战。
  ;;;;结果
  ;;;;裴叶没动手。
  ;;;;朱淳安见她没动手,他也克制住想要掏出大宝剑……不,桃木剑的冲动。
  ;;;;“全部安静,坐回自己的位置!”鬼影身穿灰色职业装,脚底踩着低跟鞋,右手还拿着一根类似教鞭的棍子,睁着渗血的眼睛向他们走来,脚步清脆而有力,“这几位同学!”
  ;;;;裴叶身板挺直,高声答道,“是!”
  ;;;;“你们迟到了!”
  ;;;;鬼影盯着裴叶,眸子在纯黑与猩红间来回闪烁,语气森然阴冷,很不善。
  ;;;;“迟到了还踢门打搅其他同学上课!”
  ;;;;裴叶微微鞠躬,认真道歉,脸上是大写的“乖巧”。
  ;;;;“抱歉老师,我们是太心急了,没有时间观念,还请老师原谅这一次。”
  ;;;;鬼影的脸色缓和,沾满鲜血的脸露出一缕满意的微笑。
  ;;;;她指着仓库内那群有些骚乱发抖的鬼群,说道,“下次不允许再犯!你们快点进来,别站在外面打搅学生们上课。”
  ;;;;朱淳安:“???”
  ;;;;腿软的校长:“???”
  ;;;;裴叶带头找了片空地席地而坐,四面八方都是鬼,唯独她挺胸抬头一副再正经不过的模样。
  ;;;;校长厚着脸皮挤到朱淳安和裴叶中间,怀中还要抱着仓鼠肖庞訾,庞大的身躯瑟瑟发抖
  ;;;;__
  ;;;;周围的鬼认出他们是活人,惧怕裴叶但也怕讲课的鬼教授生气。
  ;;;;有些交头接耳,互相蜷缩取暖,有些干脆用双手捂着眼睛,自欺欺“鬼”。
  ;;;;裴叶用精神领域查看周遭的鬼,终于在角落找到席地而坐,精神颓靡低着头的闵亦舟。
  ;;;;讲台上,鬼影已经调整状态,继续专心致志地讲课。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但状态很年轻,死的时候年纪估计也就三十岁出头。
  ;;;;裴叶注意力在闵亦舟身上,朱淳安作为计算机系听得云里雾里,唯独刚才还怕得跟啥似的校长听得津津有味。
  ;;;;肖庞訾细声问道,“讲的是什么呀?”
  ;;;;校长低语,“生物化学相关内容,讲课水平不低啊,看着有教授范儿。”
  ;;;;肖庞訾憋了许久憋出一句话。
  ;;;;“这鬼……真是在讲课?”
  ;;;;人家还真就是在讲课。
  ;;;;过了两个小时,这一堂大课终于结束,众鬼纷纷起身。
  ;;;;裴叶示意朱淳安去拦着闵亦舟,自己则起身去找讲台上的鬼教授。
  ;;;;校长听得意犹未尽,但小命要紧,他决定抱紧朱淳安大腿。
  ;;;;“你就是闵亦舟?”
  ;;;;朱淳安拦住某个鬼,校长惊愕得睁大眼。
  ;;;;合着闵亦舟的魂儿还真在仓库。
  ;;;;后者听到熟悉的名字,浑身一颤,望向朱淳安的眼睛仿佛在哭。
  ;;;;“你是……”
  ;;;;朱淳安道,“我是来查案的,关于……你死亡的事儿,其中疑云比较多,试着招魂你也没来……”
  ;;;;闵亦舟听后沉默,他小声怯怯地道,“可以,不过我要去跟安教授请个假。”
  ;;;;安教授?
  ;;;;校长问闵亦舟,“安教授?指的是刚才讲课那位?”
  ;;;;闵亦舟点头。
  ;;;;另一处,裴叶到安教授跟前,对方正看着废弃黑板上画满的公式计算什么。
  ;;;;“安教授,有件事情能向您打探一下吗?”
  ;;;;安教授不太喜欢被人打搅,乌黑的鬼眸闪过一缕猩红,很快又压了下去。
  ;;;;她用喑哑嗓音问道,“打听什么?”
  ;;;;裴叶问,“您的学生之中,有没有一个叫朱阳的?”
  ;;;;“朱阳?”安教授眉头一皱,不悦道,“有一个,有些调皮的孩子。”
  ;;;;“他今天来上课了吗?”
  ;;;;安教授道,“来了,你找他有事?”
  ;;;;裴叶笑着道,“是啊,有些事情想问问他,不知道安教授能不能行个方便。”
  ;;;;安教授眉头一蹙,淡漠道,“他是我的学生。”
  ;;;;“我不会伤害他,只是为了查清一些事实。”
  ;;;;想了想,安教授伸出血淋淋的右手,亮出了三根手指。
  ;;;;“三十分钟,下节课要开始,学生不能耽误功课。”
  ;;;;这时候,闵亦舟也过来请假说有事情离开一会儿。
  ;;;;安教授也很好说话地给了假。
  ;;;;最后,裴叶拽上一脸懵逼又缩头缩肩的朱阳去了仓库外的林荫小道说话。
  ;;;;朱淳安:“……”
  ;;;;他此刻有十万个为什么,明明闵亦舟和朱阳都在,没被厉鬼吃掉魂飞魄散,也没插队投胎,怎么之前招魂不来?
  ;;;;裴叶叼着烟,一脸沧桑表情。
  ;;;;“学生在上课,讲台有老师盯着,哪个胆大包天的敢正大光明翘课?”
  ;;;;反正她当学生那些年是不敢的,实战课会被老师教训。
  ;;;;朱淳安:“???”
  ;;;;校长:“???”
  ;;;;这个理由……
  ;;;;认真的?
  ;;;;闵亦舟苦笑,朱阳抱头痛哭。
  ;;;;“兄弟,姐妹,求你们放过我吧!!!”
  ;;;;裴叶弹掉烟灰。
  ;;;;“你叫朱阳,能说一下当年怎么回事吗?”
  ;;;;虽说朱阳不是她的单子,但裴叶是个强迫症,有一道谜放在她跟前,不解开就浑身难受。
  ;;;;朱阳抽抽噎噎,一脸懊悔不及的表情。
  ;;;;“什么我当年怎么回事?我当年就不该去仓库玩什么试胆,如果不去的话,现在不知多爽。”
  ;;;;大好年华,全被自己作死了!
  ;;;;校长和朱淳安神色凝重。
  ;;;;“你真是被厉鬼害死的?”
  ;;;;朱阳抹了抹脸,擦掉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鬼是没有眼泪的,哪怕哭得再伤心也只会留下血泪,朱阳连血泪都没有。
  ;;;;“不是,这事儿说出来很丢人,我能不能不说。”
  ;;;;裴叶反问道,“因为丢人,所以你当年拒绝了那位天师的招魂,对吧?”
  ;;;;朱阳:“你怎么知道!!!”
  ;;;;裴叶道,“因为仓库废弃讲台上的课程表,我原先也以为你三年前是因为上课所以没有响应招魂,不过听你刚才的意思,怕是我猜错了。我突然想起来仓库里面的课程表,那天应该没课,你那次没现身自然是因为你选择了拒绝。”
  ;;;;朱阳:“……”
  ;;;;“说吧,别遮遮掩掩,我讨厌被吊胃口。”
  ;;;;朱阳委屈道,“这是我的,吊着你胃口怎么了,我还得顺着你呀?”
  ;;;;话刚落,裴叶手上拿着朱淳安的桃木剑横在朱阳脖子上,无情的眼睛毫无波澜。
  ;;;;“说!”
  ;;;;朱阳立马嚎啕大哭。
  ;;;;“大佬,我错了,别这样!!!”
  ;;;;()
  ;;;;鬼在天师面前真是没有半点儿鬼权啊!
  ;;;;裴叶撇嘴,如果不是她刻意煞气,估计朱阳要被吓死一回了。
  ;;;;自学当天师,裴叶也发现自己身上诡异煞气对邪祟而言是多么凶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