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老色鬼和二婚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7      字数:240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朱淳安道,“此处阴气过重,你们暂时能看到不属于阳间的东西和人。”
  ;;;;所以……
  ;;;;他看到的人影真是他妈?
  ;;;;吕家三人忙不迭跑过去。
  ;;;;“妈,你怎么样了?”
  ;;;;厉鬼执念似乎在吕老太太身上,当吕进忠跑向老太太,一道阴气凝成的长鞭就摔向吕进忠。
  ;;;;朱淳安眼疾手快催动桃木剑上的小五帝钱,挡下这一鞭子。
  ;;;;只是打散的阴风仍旧让吕先生踉跄一下。
  ;;;;吕小姐也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作为一名坚定的种花家兔子,她信奉唯物主义,万万没想到今日能看到一场堪比特效大片的厉鬼现身。
  ;;;;“爸,你没事吧?”
  ;;;;吕小姐一把扶住吕进忠,后者眼底仍有残留的后怕。
  ;;;;“跟我打,你还有心情管其他地方?”
  ;;;;裴叶觉得面子挂不住。
  ;;;;动作迅捷得将男鬼双手打成麻花,一手抓着天灵盖,另一手摁着他的脖子扭,就跟开罐头一样。
  ;;;;男鬼疼得嗷嗷直叫,口中的獠牙还被对方徒手掰断了两根。
  ;;;;他倒是想反抗,奈何裴叶身怀巨力,本身的阴煞之气也比这只鬼浓郁了不知多少倍。
  ;;;;跟裴叶相比,他那点儿煞气就跟清水碰到了墨水。
  ;;;;谁更邪,一目了然。
  ;;;;男鬼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摁着打了。
  ;;;;他只知道自己兴冲冲袭向裴叶,脖子如橡胶一般伸长,口中獠牙激射而出,对准那人细嫩的脖子。
  ;;;;结果,迅猛冲势被裴叶的手挡住。
  ;;;;她五指大张将他脸抓了个正着,刚一接触,脸颊便传来被烈焰焚烧的剧痛。
  ;;;;接下来就是刚才的画面了
  ;;;;__
  ;;;;吕小姐看着裴叶揉橡皮泥一样将这只鬼搓揉捏扁,忍不住生出丁点儿诡异的同情。
  ;;;;“听他叫得怪渗人的,要不就不折磨了?”
  ;;;;话音一落,被吕老太太搀扶起来的男鬼突然暴喝一声。
  ;;;;“丫头,你给这畜生说什么好话!”
  ;;;;那男鬼气冲冲地上前,抬脚给厉鬼男好几脚。
  ;;;;这样还不解气,愣是抓着对方啃回来好几口。
  ;;;;吕小姐看着鼻青脸肿还瞧不出本来面貌的男鬼,心里有些不爽。
  ;;;;这时候,吕老太太道,“这是你爷爷!”
  ;;;;爷爷?
  ;;;;吕小姐懵了。
  ;;;;爷爷死的时候,吕小姐才四五岁,尽管年纪很小,但她一直记得爷爷很宠爱她,是个慈祥温柔的人。
  ;;;;她也没少看爷爷留下的照片。
  ;;;;照片上的爷爷西装革履、戴着眼镜,一看照片便知是个风度儒雅的男人。
  ;;;;前阵子网络上不是有个热门话题叫“谁没有年轻过”,好多网友晒妈妈爸爸、爷爷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
  ;;;;吕小姐也晒过。
  ;;;;温柔儒雅的爷爷和端庄俏丽的奶奶还被网友点赞评论推上热门。
  ;;;;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看不出原貌,貌似还有些暴躁的男鬼会是爷爷……
  ;;;;爷爷去世都快二十年了,为什么还没投胎?
  ;;;;因为舍不得奶奶吗?
  ;;;;思及此,吕小姐脑中迅速成型一篇动人催泪的爱情故事。
  ;;;;#哪怕我去世多年,仍旧爱你如初#
  ;;;;#生前爱你,死后护你,等你一起再走奈何桥#
  ;;;;当然,这些脑补随着真相的揭开,慢慢龟裂成了蜘蛛网。
  ;;;;__
  ;;;;“妈,你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怎么就那么突然……”
  ;;;;吕进忠看着脸色苍白死寂的妈,心痛不已,子欲养而亲不待,他还想好好侍奉老人家几十年呢。
  ;;;;一般来说,外人是不能直问鬼的死因,特别是意外身亡的鬼。
  ;;;;他们临终前的执念往往是自己的死,要是作死问了,鬼可是会发飙的。
  ;;;;老太太心疼看着死了快二十年的老头子。
  ;;;;听儿子这么一问,她扭头看着被五花大绑,勉强恢复一点儿理智的男鬼骂道,“还不是因为他耍流氓!”
  ;;;;男鬼疼得龇牙咧嘴,听到老太太的指责,怒道,“你是俺媳妇,敢骂俺,翻了天了你!”
  ;;;;众人:“???”
  ;;;;裴叶一脚踢那只鬼的脑袋上,示意他冷静一点说话,不然还要被修理的。
  ;;;;老太太气得肝都疼,手指颤抖着道,“谁你媳妇?”
  ;;;;吕进忠夫妇和吕小姐茫然看着这一出画风偏移的闹剧,不知该如何反应。
  ;;;;“妈,你二婚啊?”
  ;;;;老太太和吕老太爷一左一右给了儿子一巴掌。
  ;;;;“你才二婚!”
  ;;;;“有你这么跟你妈说话的?”
  ;;;;吕进忠捂着又冰又疼的脑子,委屈极了,他这是有什么就问什么呀。
  ;;;;四五十岁的男人了,还被爹妈男女双打,没脸见人。
  ;;;;“这老色鬼天天骚扰你妈,还偷看暖暖,活该被大师打得魂飞魄散!”
  ;;;;吕老太爷死得早,魂体瞧着也才四十出头的模样。
  ;;;;他刚才吸了捣乱厉鬼的阴气,脸上的青肿消了不少,连魂体也凝实几分。
  ;;;;当他说出这话,吕小姐脸色青了,吕老太太险些没脸见人。
  ;;;;原来,吕老太爷刚去世就被勾魂阴差带走,奈何酆都投胎要摇号排队,地价房价贵,老太爷只能搬回人间住。
  ;;;;听着这话,吕家三人神情古怪。
  ;;;;“爸不是走了快二十年了,还没排到号?”
  ;;;;吕老太爷撇嘴,“三年前排到了,不过这货出现,我不放心你妈就把投胎名额给了别人卖人情了。”
  ;;;;三年前排到……
  ;;;;那就等了十七年,这也够久了!
  ;;;;“这个鬼,神经病的!”老太爷生前是大学教授,斯文了一辈子,没想到当鬼这么多年还学会爆粗口,他指着厉鬼道,“他突然就闯进我们家,非得跑你妈跟前说这是他媳妇,还说要等你妈哪天死了去登记结婚!!!”
  ;;;;吕先生惊了!
  ;;;;“这么无耻?”
  ;;;;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还想给他当后爹?
  ;;;;吕老太爷余怒未消,起身又给厉鬼两脚。
  ;;;;起初,这只厉鬼这是各种骚扰老太太,包括但不限于偷看老太太洗澡上厕所。
  ;;;;吕老太爷回家一看有人对自己老妻耍流氓,哪里能忍?
  ;;;;当下就撸起袖子去打。
  ;;;;“他是没有后人供奉的老鬼,当然打不过我,很快就被我打跑了。”
  ;;;;说起这个,吕老太爷对儿子的目光柔和了几分。
  ;;;;尽管不迷信,但逢年过节都有给他准备吃食,吕老太爷的鬼年日子过得挺美滋滋。
  ;;;;有事没事陪老妻出门遛弯跳广场舞,逛街吃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