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说来可能不信,天师多穷逼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7      字数:238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信不信由你。”
  ;;;;天作孽尤可饶,自作孽不可活。
  ;;;;雷雅婷不肯听就不听呗,裴叶也不是她爹她妈,不负责教导对方如何做人,更不会摁着她脑袋让她听。
  ;;;;周慧荣这位和事老又跳出来了。
  ;;;;她语重心长地劝雷雅婷,“雅婷,你就听听吧,筱虹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鬼都是人变的,好比刚才那对老夫妻,简单交流就能和平收场,何必打死打活?
  ;;;;仔细想想,之前的鬼也是如此。
  ;;;;雷雅婷被她的话气得胸口闷得慌。
  ;;;;不论是她还是雷雅婷,二人都有种深深的被孤立的感觉。
  ;;;;以前都是她们抱团排斥筱虹的,通过吐槽筱虹获得彼此的认同感,如今却被孤立了,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雷雅婷是“重生者”还拥有金手指,骨子里便有种高高在上俯瞰众人的架势。
  ;;;;被孤立就孤立呗,反正自己又不求她们什么,以后也不是一路人,没了她们以后还能少些麻烦。
  ;;;;例如,她抢红包抢到好东西也不用被她们追着盘问,还能名正言顺拒绝她们蹭好处。
  ;;;;别以为她不知道白晓晓她们眼馋她的神仙水!
  ;;;;如果关系太好,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们使用神仙水的请求。
  ;;;;雷雅婷想得很开,梅立香没这么豁达。
  ;;;;她待在寝室总有种窒息的感觉,仿佛所有人都在她没注意的时候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当梅立香看着裴叶捧着手机戳戳点点,心里更难受。
  ;;;;她们是不是又拉了一个吐槽群,这会儿在群里说她的坏话,说她是小偷、说她恶心偷了死人的肛塞阴塞?
  ;;;;一想到那个画面,梅立香就坐卧不安,翻来覆去不消停。
  ;;;;上铺的室友被她的小动静弄得睡不安稳,忍不住发脾气说了一句。
  ;;;;梅立香一听,娇躯一颤,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嗷嗷大哭,哭得贼委屈。
  ;;;;其他人:“???”
  ;;;;“莫名其妙,闹得我们都欺负她一样。”
  ;;;;白晓晓翻了个白眼,在4021寝室五人群吐槽。
  ;;;;这个五人群没有裴叶、雷雅婷和梅立香,只有其他五个人。
  ;;;;“自己犯了错偷了鬼的东西,还把鬼惹来寝室吓到我们,我们还没委屈上呢,她先哭了。”
  ;;;;“人家小公举嘛,神经脆弱一些正常。”
  ;;;;群里的确热闹,但并没有梅立香想的画面,她们对她的吐槽也就上面三四句。
  ;;;;梅立香哪里有“筱虹”话题度高。
  ;;;;她们在群里都谈论“筱虹”的真实身份,脑洞开得飞起。
  ;;;;谁也没再提“筱虹”是不良姐,也没说她出去援交,反而说她性格挺好呀,以前的孤僻也归结为高人的逼格。
  ;;;;每个人都在抠着字眼,试图从记忆力扒出她的好。
  ;;;;最后连裴叶会抽烟却从不在寝室抽,连电子烟都克制了,肯定是因为她温柔心善,不让她们吸二手烟。
  ;;;;一番脑补,原主筱虹身上的污点全部变成了闪闪发光的亮点。
  ;;;;这在裴叶意料之中。
  ;;;;毕竟
  ;;;;她这么受人欢迎,谁会不喜欢她呢?
  ;;;;若原主筱虹听到室友们的谈论,估计也会露出苦笑不知该说她们天真单纯,还是说她们虚伪恶心。
  ;;;;人死如灯灭。
  ;;;;这些室友也不会知道她们认识的筱虹早死了,魂魄还被路过的阴差拘走送到酆都等着排队摇号投胎。
  ;;;;第二日,忙碌完的朱淳安终于想起来询问裴叶事情办得怎么样。
  ;;;;裴叶给他发了一张【oj13k】的表情包。
  ;;;;“解决了就好,晚辈还担心会耽误前辈的大事。”
  ;;;;裴叶默默回想邮寄那两个玉塞能不能算大事。
  ;;;;她给对方发了一张【大丈夫萌打奶】的表情包。
  ;;;;朱淳安也不是啥都不知的保守道士,相反他跟同龄人没什么区别,一样读书、上网、打游戏,熟知各路表情包。
  ;;;;裴叶作为山头下来的老鬼能迅速领悟表情包的奥妙,倒是让他意外。
  ;;;;“淳儿,任务报告写完了吗?”
  ;;;;师姐柴思甜路过,敲他的办公桌,让他别顾着玩手机。
  ;;;;朱淳安苦笑着求饶。
  ;;;;“思甜姐,这就写、立马写,写完给你。”
  ;;;;昨天突然接到总部下达的任务,朱淳安在郊外坟地蹲了一晚上,不仅跟鬼打了两场,还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好不容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坐会儿,还被师姐逼着写任务报告,累啊。
  ;;;;“总部给我们分部派了一个新人,今年你带。”
  ;;;;t市作为首都b市临近城市,还是四个直辖市之一,灵异怪事一直不少。
  ;;;;奈何现在灵气稀薄,有点本事的天师越来越少,每个城市的特查部分部都缺人。
  ;;;;今年这个新人还是清玄真人特地去总部要过来的。
  ;;;;朱淳安婉拒,希望柴思甜考虑其他更有实力经验的前辈。
  ;;;;“我带新人?思甜姐,我阅历还不够,带新人不是误人子弟?”
  ;;;;朱淳安有天赋悟性,年纪小却是t市特查部分部实力最强的,他唯一欠缺的就是阅历和经验。
  ;;;;可带新人又不是看实力,新人更多还是需要前辈指点,跟在前辈身后学习,积累经验。
  ;;;;柴思甜看了一眼分部名单,无奈摊手。
  ;;;;“分部天师只有你时间比较灵活。”
  ;;;;其他不是出长期任务就是出差去外省,朱淳安是大学生,执行任务都是短期的,时间很灵活。
  ;;;;柴思甜都这么说了,朱淳安当然无法拒绝。
  ;;;;作为新人,特查部会给他们派遣一些危险系数比较低、比较容易完成的任务,让他们适应的同时练练手。
  ;;;;新人执行任务,带教前辈也要随行,保证新人安全,这也算是特查部给新人的新手保护期。
  ;;;;若带教前辈有任务,觉得这个任务可以带新人去涨涨见识,新人也能随同。
  ;;;;“年纪这么小?”
  ;;;;朱淳安看了一眼新人资料,发现新人今年才十六岁。
  ;;;;“肖庞訾?果然是亲爹亲妈才会取的名字。”
  ;;;;肖庞訾,人如其名,一看资料上的一寸大头照就知道他吨位不轻。
  ;;;;柴思甜道,“訾有钱财之意,估计人家父母是希望他长大之后赚好多好多钱吧。”
  ;;;;朱淳安吐槽道,“真有这个寓意就不该当天师。”
  ;;;;不知道天师是生活苦巴巴的苦逼职业?
  ;;;;吃香喝辣那是实力强大的天师才有的待遇,中低层的天师过得都挺拮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