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存在感为零(包包紫打赏加更②)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7      字数:240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少年正在天人交战。
  ;;;;他究竟是吃呢,还是不吃呢。
  ;;;;当鬼这么多个年头,他头一回感到如此强烈的饥饿感,仿佛肠胃都在绞痛,渴望着雷雅婷的血肉。
  ;;;;正欲张口贴上雷雅婷的脖子,雷雅婷引导元游走一圈,尽数归入丹田。
  ;;;;少年咦了一声。
  ;;;;“怎么不香了?”
  ;;;;雷雅婷也懵逼,她……她好像听到男性的声音?
  ;;;;蓦地,怀中传来一阵温热,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原来发烫的东西是哪吒给的符篆。
  ;;;;雷雅婷将符篆掏出来。
  ;;;;少年倒是没太大感觉,只是觉得有些难受,但一旁的哑巴女鬼却发出尖锐刺耳的惨叫。
  ;;;;“谁啊,鬼吼鬼”
  ;;;;室友被扰了清净,没好气地叱骂,但等她们看清“鬼吼鬼叫”的东西,嗓子就像是被人掐住,声音戛然而止。
  ;;;;明亮的白炽灯啪得一声熄灭,众人只能借着微微月光看清室内的情形。
  ;;;;一个鲜血淋漓的白衣女鬼趴在床铺铁栏杆,鬼气森森,暗红腥臭的血泪从空荡荡的眼眶滚落。
  ;;;;“鬼、鬼啊”
  ;;;;“啊啊啊啊”
  ;;;;几个女生吓得花容失色,高分贝尖叫几乎要将灯泡都给爆了。
  ;;;;雷雅婷也被吓得不轻。
  ;;;;她下意识打出手中的符篆,少年被吓得往后一飘,哑巴女鬼不退反进,大有被她激怒的意思。
  ;;;;少年见状,死寂灰白的脸多了一分凝重。
  ;;;;女鬼手上有人命债的,不过那条人命是她的仇人。
  ;;;;这么多年,为了防止自己去伤人,女鬼都躲在医院地下一层和车库,借由少年鬼气压制维持清醒。
  ;;;;若实在无聊才会去吓一吓寿命将尽的人。
  ;;;;这么多年都没出事,今日却被雷雅婷符篆弄得凶性爆发。
  ;;;;要是不阻拦她,这间寝室……不,不止这间寝室,说不定整一栋女生宿舍的凡人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别再激怒她!”
  ;;;;少年出声阻止,没想到雷雅婷还有其他行动。
  ;;;;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条红绫,红绫气息正义凛然,让少年鬼极其厌恶,一股难言的暴戾情绪染红了他的眼。
  ;;;;这时候,一张符篆打在少年脸上,彻底激怒了他。
  ;;;;原先只是红了一只眼,现在双目全部染上猩红。
  ;;;;裴叶打开寝室大门就看到这样的情形。
  ;;;;哑巴女鬼用长发卷着白晓晓、周慧荣等人的脖子,将她们吊了起来,瞧着都快翻白眼了。
  ;;;;雷雅婷则狼狈地用红绫和符篆抵御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少年。
  ;;;;少年似乎也在努力抑制自己,倒是让雷雅婷狼狈地撑了好一会儿。
  ;;;;裴叶叼着烟倚在门框,出声打断这些人和鬼的自娱自乐。
  ;;;;“我说,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站这儿,你们能不能别这么默契地无视我?”
  ;;;;难道是雷雅婷的女主光环太刺眼,她这个小透明就无人在意了?
  ;;;;想她裴叶以前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现在呢?
  ;;;;走哪儿都被无视,存在感等同于背景板。
  ;;;;今昔对比,当真让人掬一把同情泪。
  ;;;;雷雅婷见裴叶从外面打开了门,当机立断用红绫打了少年。
  ;;;;趁着少年闪躲,雷雅婷猛地撞开裴叶,还从背后推了她一把,让她直面厉鬼,为自己争取逃命机会。
  ;;;;裴叶:“……”
  ;;;;好歹也是同寝室室友,不至于表现得如此绝情吧?
  ;;;;她将手中的烟弹了出去,直直穿过哑巴女鬼的喉咙。
  ;;;;女鬼被这根没有点燃的烟烫着了,周身阴气烧了三四成,魂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透明起来。
  ;;;;她抱头下蹲,瑟瑟发抖,捆着白晓晓她们上吊的头发自然也没了支撑。
  ;;;;白晓晓几人跟下饺子一样掉下来,屁、、\股墩儿摔了个结实。
  ;;;;顾不上这点疼,几人逃出生天之后纷纷捂着脖子贪婪呼吸新鲜空气,剧烈咳嗽后,咳得眼眶泛红。
  ;;;;她们怕得瑟瑟发抖,眼泪鼻涕险些涂花脸。
  ;;;;“兄弟,留下来谈谈?”
  ;;;;裴叶一手搭在少年肩头,看似随性的动作,实则捏着对方的要害。
  ;;;;暴戾的情绪如潮水一般退去,猩红的眸子重新染上死寂的纯黑,整个人也恢复了先前的单纯无害。
  ;;;;那个女鬼
  ;;;;她抱头蹲在地上嘤嘤嘤呢。
  ;;;;“作为男鬼,大半夜跑女生宿舍,这是耍流氓,你总该给个交代吧?你们还差点儿杀了人!”
  ;;;;少年默了一会儿,视线望向挤成一团、缩在裴叶身后的周慧荣,垂下眼睑委屈低语。
  ;;;;“我是光明正大受邀请进来的,没有耍流氓。”
  ;;;;裴叶挑眉,“谁邀请你进来的?”
  ;;;;少年鬼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周慧荣,温吞道,“我敲了窗,她开窗让我进来的。”
  ;;;;他没有耍流氓,他很有礼貌敲了窗,还很乖地在下铺等了好几个小时,没有乱瞟女生的内裤或者背心。
  ;;;;周慧荣听后脸色都灰白了。
  ;;;;她什么时候给鬼开了窗?
  ;;;;这回儿脑子乱糟糟的,哪里想得起来细节?
  ;;;;“那你过来做什么?”
  ;;;;裴叶笑着问少年,这鬼倒是满讲礼貌,若是刚才没动手就更好了。
  ;;;;少年鬼幽幽望着裴叶,指控道,“你欺负了我的手下,我要替她找回场子。”
  ;;;;他是个好老大。
  ;;;;裴叶:“……”
  ;;;;她什么时候欺负……
  ;;;;视线落在那个可怜巴巴、恨不得装鸵鸟的女鬼身上,裴叶突然明悟。
  ;;;;貌似白天的时候,她以为女鬼是投影恶作剧将对方摁在水槽还丢进马桶冲走了,难怪人家找上门。
  ;;;;“她吓我,我只是反应有点儿过激,但不算过分。你要知道是她有错在先,你身为老大也要讲理,不能无脑袒护下属,会宠坏他们的。”裴叶语重心长地教训少年,当老大不能这样宠下属,更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他们擦屁、、/股,次数多了他们会恃宠而骄,迟早惹上少年无法解决的刺头,例如她裴叶,“最重要的是,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过来找我麻烦,打得过还好,要是打不过,岂不是在下属面前很丢人,有损你老大的威严?你说对不对?”
  ;;;;少年听后,认真点头。
  ;;;;“有道理!”
  ;;;;裴叶刚要说孺子可教,少年有些委屈地道,“我本来也没想一上来就动武,要是能和平解决,我是不会动用武力。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们鬼也是讲道理的。可你们活人就好不讲道理,哑巴修身养性好多年,差点毁了她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