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反派死于话多定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37      字数:243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杜少几人瑟瑟发抖,特别是被裴叶踩着的杜少,现在稍微动弹一下就疼得嗷嗷直叫。
  ;;;;不过,跟性命比起来,这点儿疼算什么?
  ;;;;“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逢年过节我一定给你烧很多很多钱”
  ;;;;杜少原先也是无神论者,眼睁睁看着死了一个多月的蓝颖出现,头发还诡异暴涨将白姐脑袋裹得严严实实,这一幕根本无法用科学解释,他不得不信。
  ;;;;听裴叶和蓝颖的对话,那个倒霉催出车祸的狐朋狗友还是蓝颖干的,顿时不寒而栗。
  ;;;;车祸不是意外,分明是厉鬼索命!
  ;;;;他还有大好年华,他还这么年轻,他老子的家产还等着他挥霍,还有那么多妞儿等着他,他不能死啊。
  ;;;;蓝颖冰冷嗤笑,脖子跟橡皮一样拉长,脑袋倏地贴近杜少的脸,吓得他双目几乎要凸出眼眶。
  ;;;;没一会儿,空气中飘来一股温热的骚味。
  ;;;;蓝颖伸出灰褐色的冰冷僵硬的舌头,舔了一口杜少的脸,冰凉死寂的温度吓得他心律失常。
  ;;;;“求饶了?”蓝颖咯咯笑道,眸中闪过猩红,“那天我也这么跟你们求饶,你们一个都没停手,一个都没有!”
  ;;;;杜少哭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蓝颖用冰凉僵硬的舌尖舔了杜少的耳廓和眼睛。
  ;;;;“道歉?知错?太迟了。”
  ;;;;为了报复这些畜生,她含怨而亡,自愿化身厉鬼。
  ;;;;她宁愿永世不得超生,受尽地狱十八层的折磨,她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你知道你们毁掉我之后,我又经历了什么?”
  ;;;;裴叶叼着烟在一旁看着,烟灰弹了两次。
  ;;;;她突然想起某个姜姓灾星说过的话
  ;;;;反派死于话多。
  ;;;;干脆利落下手才是王道,磨磨唧唧回忆杀肯定会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打断。
  ;;;;“我说你要不先下手再回忆往昔?”
  ;;;;裴叶真情实感建议女鬼蓝颖。
  ;;;;反正人死了还有鬼,有什么垃圾话跟杜少的鬼魂继续说也行啊。
  ;;;;“你们甩给我钱,让我拿着那两千滚,我就滚了。”蓝颖置若罔闻,拉长的脖子又长了一些,绕着杜少的脖子转了两圈,侧脸贴着杜少的脸,深情款款,杜少吓得泪流满面,裤子湿了大半,“我很痛苦,很迷茫,被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跟上打劫。他抢了我的钱,还把我拖到巷子里,那条巷子好黑好黑看不到一点儿光,里面好冷好冷……”
  ;;;;杜少吓得闭上眼睛。
  ;;;;看不到,触感却更加敏锐,他浑身不敢动弹,鼻涕水挂了下来流进嘴里都不敢擦一擦。
  ;;;;“那个老男人把我毒打一顿又卖给了一个发廊老板,搜走了我的身份证、手机,给我脖子套上铁链,将我锁在地下室跟狗一样伺候一个又一个……你知道这种日子我过了几天?”蓝颖嘻嘻笑道,“我最后死了,但是又好寂寞,所以回来看你们了,开心不开心?你们这些男人胆子可真小,做坏事的时候胆大包天,怎么做完坏事就胆小如鼠了?真坏”
  ;;;;蓝颖冰冷的手腕环上杜少的脸颊,青黑的手指似情人呢喃般勾着他的脸颊。
  ;;;;分明类似情人之间的娇嗔,但包厢内的大活人却听得毛骨悚然。
  ;;;;裴叶看蓝颖磨磨唧唧的,轻叹一声。
  ;;;;这姑娘效率不行啊。
  ;;;;之前三起车祸不是挺干脆利落的?
  ;;;;当某个精神波动为一百的家伙朝这里接近,裴叶知道,蓝颖的复仇计划多半要夭折了。
  ;;;;仿佛为了印证“反派死于话多定律”,一声雷响,正派闪亮登场。
  ;;;;“电母雷公,速降神通,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蓝色电弧跳跃着溅射开来,女鬼布下的鬼打墙随着这一声咒语而崩塌。
  ;;;;白衬衫小哥儿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捏着五雷决。
  ;;;;迷瘴散去,露出包厢内的真实情形。
  ;;;;看到厉鬼即将伤人的事发现场,朱淳安怒不可遏道,“妖孽!束手就擒!”
  ;;;;蓝颖的鬼脸倏地狰狞,露出死时的本相,鲜血淋漓的模样看得人心儿慌慌。
  ;;;;“臭道士,坏我好事!”
  ;;;;说罢,蓝颖周身黑色阴气暴涨,鬼气森森,十指成爪杀向白衬衫小哥儿。
  ;;;;“妖孽受死!”
  ;;;;一轮标准嘴遁之后,一人一鬼开打了。
  ;;;;裴叶将烟蒂摁在烟灰缸熄灭。
  ;;;;讲真,她都抽完一根烟了,女鬼真有杀人的心思,有这个时间哔哔,旁边几人的尸体都能凉一轮。
  ;;;;女鬼全程就在那里哔哔个没完没了,还无视了裴叶的提醒,最后怎么能怪人家道士坏她好事?
  ;;;;奈何人家女鬼不管这个。
  ;;;;在鬼的逻辑里面,它们是不会有错的。
  ;;;;她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声音刺耳难听不说,还能让人心神恍惚。
  ;;;;蓝颖直直扑向朱淳安,后者从容迎战。
  ;;;;一人一鬼在包厢辗转腾挪,上下翻飞,你追我赶,你退我进,花式体操。
  ;;;;一时间居然打得难舍难分。
  ;;;;裴叶看了一会儿觉得没趣,口中没东西叼着又难受。
  ;;;;“喂”
  ;;;;杜少和一群狐朋狗友见白衫小哥闪亮登场与女鬼颤抖,顿时有种从地狱回到人间的庆幸感。
  ;;;;没等他们小心脏恢复正常频率,裴叶的声音像是恶鬼的呼唤,又将他们拉回地狱。
  ;;;;“干、干嘛?”
  ;;;;他们可没错过裴叶方才的暴力表现。
  ;;;;似乎连那个女鬼都很忌惮裴叶。
  ;;;;裴叶嫌弃看了眼杜少湿漉漉的裤子,抬手从狐朋狗友那边掏出一包烟。
  ;;;;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看了一会儿,她道,“小哥儿要输了。”
  ;;;;话音刚落,女鬼鬼爪抓破朱淳安的衬衫袖子。
  ;;;;尽管只在手臂上留下三道浅浅的痕迹,但鬼爪指甲蕴含剧毒,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鬼气人体会侵蚀阳气。
  ;;;;这种伤害对于普通人来说很严重,但朱淳安天生纯阳之体,还是修道之人,按理说应该无碍。
  ;;;;朱淳安本人也是这么想的。
  ;;;;“区区小毒”
  ;;;;话未完,持桃木剑的手迅速没了知觉,剑脱手,黑气以可怖的速度向上蔓延。
  ;;;;杜少的狐朋狗友:“……”
  ;;;;装逼到一半的朱淳安:“……”
  ;;;;mmp,这破乌鸦嘴!
  ;;;;蓝颖笑着眯了眼,“小道士,你倒是把话说完啊,区区什么?”
  ;;;;朱淳安猛地后跃拉开距离,以沙发为掩体,掏出一张黄色符纸摁在伤口,口中默念祛毒符咒。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符纸自燃,伤口颜色却只是浅了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