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七章 人事安排

作者:桃李不谙春风 | 发布时间:2017-07-18 03:02 |字数:4460

    “大嫂也在啊。www.uuk.la

    到了宁安堂后宅,贾清见到了送走最后两位上门拜访的诰命夫人的尤氏,笑着问道。

    尤氏也是忙了一上午,还没吃饭,原准备瞧瞧贾敬这边的情况就回屋的。

    “我来看看老爷。对了,方才我听下人说二叔得到了救醒老爷之法?”尤氏问道。

    贾清扬了扬手中之物,对尤氏道:“咯,就是这玩意儿,还不知道能不能管用,先试试吧!”

    说着朝贾敬的卧房走去。

    “这是什么?”

    尤氏两步上前,拉住贾清的胳膊,拿过他手中的东西,问道。

    贾清将“万花之主令”给了尤氏,头也不回的道:“这就是我小时候那个癞头和尚给我的宝物,他说将其悬挂于我父亲的床角,再集齐他说的四种药材,就可以救醒我父亲。”

    尤氏高兴道:“真的?”

    “真假尚且不知......不过不论真假,总比没有办法的强!对了,宁安堂里伺候的人一共是多少?”

    “这就很多了,各处司职的加起来怕是有百二十来个把。”

    尤氏到底掌管了宁国府的中馈多年,对这些还是比较清楚的。

    贾清道:“虽说已经不少了,可是值此多事之秋,还是不够。原本各处的人就不必动了,嫂子再从别处调二十个丫鬟婆子,二十个小幺儿到这主院来,专门负责照看老爷。

    而且严命,同时在老爷跟前伺候的人不得少于四人,隔间也要两人,房门外也必须站两人,其他各角门处也要人守着。一天十二个时辰轮换着来,晚上也不能离人。

    这些人也不用管别的事,只负责站岗伺候!

    具体的安排,由嫂子亲自负责。”

    尤氏一听贾清这话,觉得有些谨慎过了。不过贾清说的明白,这是个特殊时期。宁国府里的人再也经不住这样折腾一次了!

    “好,我晚就安排。”尤氏头答应道。

    贾清这般做一半是为了看护贾敬周全,另一半则是为了这才到手的“宝贝”。贾清虽说对尤氏说,不清楚它的功效,但他自己明白,多半是能的。

    所以,这般好的宝贝,绝对不能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摸去了!丢了宝贝事小,贾敬的毒怕是就不能彻底解了。

    从尤氏那里讨来了一个穗子,套在万花之主令上,再用一根玉带系上,贾清亲自动手把它挂在贾敬的床角上。

    “好了,只等明日张太医来了,就能验证此物到底有没有功效了!”贾清道。

    看着贾清完做好事,尤氏邀请道:“二叔还没吃饭吧?不如到我那里,咱们一起吃个饭,顺便说说府中的事......”

    贾清看了看尤氏的表情,道:“不了,我还要和赖升他们谈谈关于那四样药的事......要说附中的事的话,嫂子自己裁夺着决定就好,倒是不必同我说了。

    若是实在拿不定主意的,嫂子可与秦氏相商......”

    说道这里,贾清心虚的看了尤氏一眼,见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才继续道:“咳,总之,府上的大小事务就交给嫂子统理了。

    莫非,府中有人敢怠慢嫂子?”

    贾清说到这里声音冷冽下来。贾敬差被毒死一事,到底影响到了贾清的心境,如果这时候有府中的下人敢添乱,那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尤氏连忙道:“那倒没有......,既如此,那二叔先去忙吧,我也回了。”

    听贾清的口气,尤氏怕她若是说出一个人的不是来,贾清能活剐了人家!

    看着走远了的贾清的背影,尤氏突然之间觉得贾清的身上已经有了一丝威严,让她在他面前忘记了质疑和拒绝!

    ......

    赖升的执行能力是不错的,等贾清到偏厅的时候,不但贾清吩咐的人都在之外,还多了几个人。

    这几人贾清都认识,都是府内各处的管事。就像是荣国府中的林之孝、单大良等一般。

    “叫你们前来所为何事,想必赖总管也和你们说了。是吧,赖总管?”

    各自向贾清行礼之后,贾清吩咐他们坐下,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赖升站起来回答说:“方才老爷房中的事我已经和大家说过了,但求二爷吩咐,奴才们一定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除了李衍几人,其他人也连忙应声。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还道:“二爷只管放心就是,只要能把老爷救回来,我袁丁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帮二爷找回这......几样东西来着?”

    贾清笑看着他道:“袁护卫有心了,只是找几样东西回来,犯不上你粉身碎骨。到时候老爷醒了,还要你来护卫呢!”

    这个袁丁是贾敬出行的护卫头子,也是贾家七八十号护院家丁的头头。

    神经粗大,说话直来直往。大老粗一个,贾清怀疑就“粉身碎骨”一个成语,怕都是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所以引得贾清笑。

    见贾清对他和善,袁丁咧嘴一笑,道了句:“得呢!”就不再多话。

    贾清看着众人道:“那和尚说了,救醒老爷需要四样东西,虽然皆算不上稀世难寻之物,但对这四样东西的出处皆有要求,都不在关中之地,而且动则几千里之遥。

    所以,我要派专人去带回这四样东西。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为府上做事之人。只要成功带回了东西,我不但会给你们一大笔银子作为犒赏,而且,还可以允诺在情理之中,给你们一次提要求的机会,比如:帮你们脱去奴籍。

    当然,袁护卫可以另提要求。”

    袁丁是贾敬聘请的护卫,是有武艺在身的,虽在贾家做事,是贾家的下人,但不在奴籍。

    袁丁道:“为了救醒老爷,袁丁不需要二爷给好处!”

    袁丁一番淡泊名利的话,只代表了他一个人的想法。

    其他人,都动心了!有了钱,再脱去贱籍,还有这样的好事?这对于祖祖辈辈都是奴才的几个管家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只有一不好的地方,除了奴籍,怕是就不能再在宁国府里做管事了,若想继续留在贾家,依靠贾府的势力,只有像袁丁一般,管外围的事了。

    哪怕是贾清的四大护卫,都心动了。

    倒不是他们另起了心思,当初为了放心,贾敬给贾清选的四个护卫都是家生子出身。如果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一个人,又能跟在贾清身边的话,那他们觉得,人生可能就圆满了......

    所以,每个人眼中都有各种火花在闪动,却没有轻易开口,都在留心贾清的真实意图。

    贾清把他们的心思都看在眼里,心中嘿嘿一笑:就不怕你们不动心!

    “我准备派八队人出去,每两对人负责找一样东西。除了去北海取冰这一项之外,其他每队我都会让袁护卫安排两个护院随行保护。去北海的安排四人随行。”

    这些能在贾家奴才堆里爬到高位的人,都有其过人之处。所以,贾清想让他们亲自去完成这件不算小的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