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47、见李刚!

作者:乱世狂刀 | 发布时间:2017-11-15 12:46 |字数:5698

    巡逻队总指挥,赤锋营统帅【天马银枪】孟武,连同麾下二十名亲卫,在赶猪巷中,被李牧打昏搜刮之后,**裸地丢在了箱子里的爆炸性新闻,很快就就整个长安城中传开了。

    阖城轰动。

    之前,幽冥宗四大魔僵,就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幽冥宗主竟然忍了。

    但不管怎么说,幽冥宗主毕竟是武林势力,在长安城中做事,还是得顾忌一些,且李牧也是帝国官员,一县之主,不能贸然杀之。

    而【白马银枪】孟武,却是长安府三大主战军团之一赤锋营的统帅,帝国二品官员,且据说是来自于帝都秦城禁军一脉的人,不论是官秩,还是背景,都远在李牧之上,这个李牧,竟然敢将对付四大魔僵这样邪道中人的手段,用到孟武的身上?

    这一下子,李牧只怕是捅了马蜂窝了吧?

    孟武也是倒霉,一军统帅,竟然只带着二十名亲卫,就去赶猪巷,一点儿防备都没有,结果被人剥的像是光猪一样,丢到了赶猪巷里,从此以后,名气算是彻底的毁了,一生的耻辱啊,还如何统军带队?

    所与人,都在期待着赤锋营大军集结之下,横扫陋室院落的戏码上演。

    李牧就算是再逆天,以一个人的力量,对抗一支主力野战军,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样的戏码,还未发生,又有一件关于李牧的事情,传遍了长安城。

    【血月帮】放出消息,帮主【血月魔君】因闭死关,而未能及时出关,所以与李牧的鸡峰山大战日期,延后三个月。

    这一次,他们是单方面放出消息。

    过去半年时间以来,血月帮在长安府境内,发展的很快,声势不小,尤其是在底层武林之中,可以说是不知不觉就控制了诸多势力,连总舵都开在了长安城之中,其帮助血月魔君,更是颇有黑马之势,异军突起,连接击败了数十位成名已久的高手,被认为是一个厉害角色。

    之前,血月帮宣布,血月魔君要在鸡峰山挑战李牧之后,很多人还都不知道李牧是谁,一番调查之后,认为血月魔君必赢无疑,但现在,风头逆转了,李牧后来居上,威震长安城,血月魔君这些日子,却是不见踪影,血月帮总舵更是离奇地搬了个空。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血月魔君挑战李牧,那就是找死。

    所以,血月帮发出这样的宣布,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然而李牧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很失望地摇头。

    他都准备好,明日出发去鸡峰山了。

    自从连续打劫了楚南天、四大魔僵和孟武之后,李大魔王终于尝到了‘取快递’的甜头,以前辛辛苦苦修炼和赚钱,还不如打几架赚得多啊,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当坏人,真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啊。

    像是【血月魔君】这样的帮派帮主,身上应该有很多资源和财富,若是打晕抢过来,那岂不是又发一笔?

    可惜,血月魔君怂了。

    李牧也觉得,自己收拾血月魔君,绝对是手到擒来。

    因为,这货连受伤之前的上官雨婷,都打不过。

    既然血月魔君怂了,那李牧也没办法打上门去取快递,因为不知道对方藏匿在哪。

    他抓紧时间,修补兵器,重新祭炼轮回刀。

    李牧整个人,都是连轴转的,修炼【真武拳】和【先天功】,练刀,炼刀,去军墓园汲取地脉灵气,指点上官雨婷武道修为,以及消化当日与【赤发杀神】张不老一战之后的收获,尤其是天人境的奥义,天地之力的调动,那种网格状的隐蔽能量流,都给李牧很大的启发。

    而且,因为修炼【先天功】的原因,李牧的精神力强大,配合老神棍乱七八糟传授的道术,可以轻易地打开各种空间储物,以至于李牧都怀疑,老神棍是不是纵横星海的一个猥琐大盗,因为犯了众怒,所以被追杀逃避到地球这种穷乡僻壤上苟着了。

    【赤发杀神】作为情杀道总舵的长老,身上还是有不少好玩意的,其中,当日在楚南天身上搜到的那种奇异的石头,有四块,蕴含奇异的能量,呈血色,不知道用途,但天剑宗传人、情杀道长老的身上,都有这玩意儿,应该是极为珍贵的东西,李牧先保存了下来,还有各种金票、神铁、器物、星阵法宝,以及武功秘籍,大多是情杀道的各种秘术,以及【斩神三式】的刀谱。

    而作为赤锋营一军统帅,孟武也是富得流油,身上宝贝不少,但却没有那古怪的石头。

    整整一日时间,李牧都在密室中闭关。

    下午,他才出关,与少女们一起吃晚餐。

    莺莺燕燕们很热闹,叽叽喳喳,相处的时间长了,大概也都摸准了李牧的脾气,不再如之前一样畏惧他,反而是偶尔拿李牧开个玩笑之类的,李牧也不在意,都是年轻人,不用端着那架子,没意思。

    在陋室院落里憋久了,美少女们都想要出去透透气,但鉴于外面环境很乱,最终还是被李牧很民主地一票否决了。

    上官雨婷的伤势,恢复的很不错,重新修炼,进展亦是极快。

    只是泥丸宫还未完全重塑,识海之中的那一缕神魂,亦不知道是何用途,正在慢慢摸索。

    李牧亦无什么太好的建议。

    因为,在当日阴阳交.合,为上官雨婷疗伤之后,他自己泥丸宫之中,亦有一缕精神游丝,不受控制,到现在,李牧也没有发现它的作用和意义。

    之后,李牧离开陋室院落。

    他要再去见渣男知府。

    谁知道,来到院落门口,就看一张告示,张贴在赶猪巷墙壁,上面所写的内容,却是太白县知府李牧勾结妖族,最大恶极,限期三日,前去巡逻队投案自首,将清泉商会狐狸精妖头送上,否则,铁律之下,身死道消之类的话。

    李牧看完,一怔之后,就觉得可笑。

    一天多时间过去了,赤锋营还没有什么动静,孟武的报复,来的比所有人预料的更加迟缓,颇有虎头蛇尾之势,让人看不懂,巡逻队发出这样一个告示,莫非是想要打舆论战?

    脑子瓦特了吧。

    李牧将告示接下来,放在脚底踩了踩,然后离开。

    一炷香时间之后。

    知府衙门。

    李牧在正堂外面等着。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知府衙门,前两次,渣男知府都不在,让李牧回去,但显然是在估计消磨李牧的心气儿,因为每一次出来的拿出田师爷,就差用一句‘府尊大人说他不在’这样的话来打发李牧了。

    不过这一次,渣男知府终于发话,让李牧在外面,暂且等着。

    “府尊大人,公务繁忙。”田师爷在一边陪着笑。

    李牧点点头,没有说话。

    因为他看出来,渣男知府是真的忙,不是在敷衍,在正堂里出出进进的人,来自于长安府各大州县的官员,就像是地球上新开张的超市送鸡蛋那几天排着队抢购的大爷大妈们一样的拥挤,怀里抱着的都是厚厚的卷宗文牒,求见知府回报批阅。

    长安府是西秦帝国第二大行省,下辖数十州县,疆域广袤,物产丰富,数万官员,如山般的政令,各项决策,每日里都是从这知府衙门正堂中收入和发出去,按照田师爷的说法,渣男知府每天至少有半日,是在处理政务,无比的勤政。

    李牧倒是要佩服一下这个渣男了。

    虽然人品渣,但,能力和勤奋,还真的是令人侧目。

    管理政令这种事情,简直比大一的高数卷子还枯燥,变态才能这么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去并且乐在其中。

    李牧与田师爷聊了几句,便收敛心神,闭目,站在原地,运转【先天功】,呼吸修炼了起来。

    一边的田师爷,心中咋舌。

    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不愧是体内流淌着相同血液的两个人,都特么的是争分夺秒的猛人。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终于轮到了李牧。

    “府尊大人,召太白知县李牧进见。”侍卫的声音传令下来。

    田师爷,带着李慕,进了正堂。

    正堂空旷,面积极大,两侧桌椅,正前面是大案,案几之后,一位四十多岁,面如冠宇,剑眉星目,鼻正颊丰,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中年美男子,一袭滚龙紫色官袍,气度尊贵,极有威严。

    这便是知府李刚了。

    普通的名字,不普通的身份地位。

    李牧一看,心中也赞了一声,别的不说,这货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祸水级别的小白脸啊,老天爷赏赐吃软饭的天赋,怪不得可以将年轻时代的李母迷得神魂颠倒,长得帅,会写诗,还中了举……简直就是少女杀手啊。

    别的官员,进了正堂,都是战战兢兢,恭恭敬敬。

    李牧却是大咧咧地四面打量,一副审视的姿态,吓得旁边的田师爷,一个劲儿地咳嗽提醒,李牧就当没看到。

    李刚也在打量李牧。

    四目相对,李刚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波澜。

    “李知县,你三次求见本府,所为何事?”李刚开口,声音平稳中,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势和官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