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新的局面 第0213章 某位现任市领导

作者:温岭闲人 | 发布时间:2017-09-14 09:43 |字数:3840

    看着郭伯明,徐浩东厉声道:“郭伯明,你要搞搞清楚,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既然选择自首坦白,你就要端正态度,不要说一半藏一半,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大家都是体制里的人,都懂点法律层面上的东西,判你多少年你大概是知道的,还用得着我的承诺吗?我的承诺管用吗?我敢私下帮你说情吗?”

    胡宜生劝道:“老郭,浩东书记不顾身份,能在家里接受你的坦白自首,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浩东书记已经承担了风险和责任,这意味着什么,你很明白的。有的态度需要明确表达,有的态度只需一个姿态,同样的,有的承诺需要*郑重,有的承诺不需要回头表达。”

    郭伯明急忙道歉,“对不起,浩东书记,对不起啊。”

    夏富麟道:“老郭,作为老同事,作为曾经的老邻居,我倒可以跟你说几句心里话。以你所言,你涉嫌受贿五千万元,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也没有因你的违法犯罪而给云岭市造成重大损失,那你很有可能被判无期徒刑或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以我的判断,你会被判无期徒刑。你现在选择坦白自首,所以你会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或被判无期徒刑,你揭发常昆,属于立功表现,但因为常昆是你的同伙,你被查了,常昆自然会被查出,所以还不是重大立功表现。你要揭发某位现任市领导,如果揭发的确是事实,那你的罪行还可以减轻,以我的判断,你的有期徒刑将在十五年到二十年之间,而且是就低不就高。此外,如果你还有其他表现,比方说你充当检方证人等,说不定你被判的有期徒刑不会超过十五年。总而言之,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吧。”

    呆坐了一会,郭伯明道:“好吧,我说,我全说。”

    夏富麟乘机打开录音笔,再让胡宜生倒了半杯啤酒,让郭伯明喝点酒再说。一边喝酒,一边坦白交代,这待遇也没谁了。

    “浩东书记,在说事之前,我有几条建议,以我多年从事财务工作的经验,为了确保政府资金的安全,防止政府资金被挪用被利用,有必要采取相应的改革措施。一,要严格限制市财税局特别是市财税局领导的权力,让市财税局回归原来的职责,就是管钱拨钱,绝对不能拥有审批权,现在的市财税局权力太大了。二,建立资金实时监控制度,市委市政府领导,市人大市政协的财委领导,都能实时查询财政收支情况,都能查询每笔百万元以上资金的去向,对市财税局形成巨大的震慑。三,严控和督查专项资金和预算外资金的使用,在审批上,减少主管领导的权力,增加和增强集体决策的作用。四,大胆聘请过硬的第三方机构,对市财税局和政府资金进行审核,对每一笔财政支出实行监控,对每一笔政府资金的使用效益进行评估。四,建议市委市政府抓紧时间严查市发展银行,市发展银行肯定存在着一个地下钱庄,而且那几个负责人一定是个犯罪团伙,他们替人保管黑钱,替人洗钱,只要严查,肯定会揭出无数黑幕。”

    徐浩东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道:“老郭,你的几条建议很好,我谢谢你了。”

    “浩东书记,我现在正式举报那位现任市领导。”

    说着,郭伯明先把那半杯啤酒喝光了。

    徐浩东看了胡宜生一眼,胡宜生心领神会,再给郭伯明倒了半杯啤酒。

    与此同时,徐浩东心里嘀咕起来,以他的判断,郭伯明所说的现任市领导,应该属于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而不包括市人大和市政协。还有,现任市领导应该不包括已经调离的,和近期才调到云岭市的。

    满足上述三条件的市领导有:市委书记徐浩东、代理市长李继国、市委副书记阎芳、市纪委书记沈腾、常务副市长孔正豪、市委宣传部部长王伟明、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常达林、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室主任李莹、副市长陈修杰、副市长吴俊奇、副市长陈洋、市政府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姚兴斌。

    徐浩东心想,我自己当然不是,代理市长李继国,他还是比较清廉的,说他创造政绩胡乱决策的有,说他在仕途上有野心的也是,但说他以权谋私,在暗地里捞钱,反正至今尚未,倒是他那个老婆比较活跃,但也是小打小闹,应该整不出大动静。市委副书记阎芳,这些年被“准老公”冯兴贵管着,反映她搞小团伙倒是有,在市委组织部搞小圈子也有,但反映她捞钱的还真没有。也不会是市纪委书记沈腾,他调来云岭才半年多,反腐肃贪忙得不可开交呢。常务副市长孔正豪好象也不大可能,待在云岭不满一年半,有一年是挂职副市长,夹着尾巴过日子,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捞钱。市委宣传部部长王伟明,老式知识分子的代表,也从不与市财政系统沾边,他简直是连捞钱的本事都没学会。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常达林,两套班子里的长者,军人本色,一身正气,而且也与市财政系统沾不上边。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室主任李莹,以徐浩东对她的了解,说她偷男人,徐浩东绝对相信,因为她十五六岁时就敢跟老师谈恋爱了,但说她捞钱,她既没这个胆,也没这个本事。副市长陈修杰也不大可能,他倒是有机会也有能力捞钱,当副市长的时间也比较长,说白了,他这人比较透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要是捞钱,不会没有反映。副市长吴俊奇,徐浩东的“亲密战友”,以前他当副市长仅仅两年,羽翼未丰,后来副市长被撤,离开云岭市整整三年,更没有机会捞钱,而现在他回来还不到半年,一心想从市长助理爬到副市长的位置上,应该没有心思和时间犯错误,再说了,他犯裤裆里的错误倒是很有可能,因为他有这个前科,但说他捞钱,徐浩东还真不信。副市长陈洋,以前长期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已经养成了小媳妇的习惯和性格,没有胆量去勾结别人捞钱。市政府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姚兴斌,他刚刚调到市行政中心大楼,以前长期在基层工作,以他的背景和人脉,不可能与两任市财税局局长一起捞钱。

    这个“现任市领导”会是谁呢?

    “浩东书记,这个事还得从四年半前说起,有一天晚上,常昆局长把我叫到他的家里,一边喝酒,一边对我说,又多了一个分钱的主。我问他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纪委给盯上了?他说不是,是被一个领导给盯上了。我急忙问他,那该怎么办?常昆局长说,不用害怕,这也是见钱眼开的主,已经基本上谈妥了,对方答应,只要分他一点钱,对方不但替咱们保密,还会力所能及地替咱们打掩护。我说既然如此,那就给他钱吧。常昆局长恨恨地说,对方狮子大开口,要求一个月给五十万,但没办法,把柄落对方手里了,这城下之盟不得不签啊。”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每个月都要分给那个人五十万元,但是,那个人是谁,究竟抓住了常昆局长什么把柄,我不根本不知道,除了常昆局长谁也不知道。有一次我私下问过常昆局长的老婆,她说也不知道,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分钱的主。但看得出来,常昆局长很怕那个人,每次都是他亲自送钱,而且全是现金。有一次,我和常昆局长一起吃饭,恰好那个人打电话给常昆局长,斥责他没有按时交钱,常昆局长扔了筷子就走,二话不说就送钱去了。”

    “当初常昆局长拉我入伙的时候,严格规定了一条纪律,要象解放前地下党搞地下工作那样,强调单线联系,不该知道的不能知道,不该问的更不能问。所以至今为止,我也就与常昆局长和他老婆有接触,其他人一概不联系不见面,我只知道市发展银行行长是同伙,常昆局长老婆的亲戚是联络员,但也从未正面接触过。至于下面送钱的人,我们倒是经常见面,但见面都是本正经的谈工作,送钱是背地里的事,大家心照不宣,从来不谈钱的事情。”

    “从四年半前直到现在,一共整整五十三个月,每个月五十万元,风雨无阻,从未落下,据常昆局长在这个月月初跟我说,整整两千六百五十万元,一个月也没有缺过,每个月的一号二号三号,是送钱的日子,常昆局长说他从来就没有耽误过。常昆局长还说,现在风声太紧,钱也收得够多的的,也该收手了,他说我要找那个人谈谈,见好就收,到此为止,大家好聚好散,各奔东西。我问常昆局长,对方会同意吗?常昆局长说,对方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对方收了这么多钱,早已是一条船上的人,他要是不同意,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听到这里,徐浩东忍不住摆着手问道:“老郭,你说来说去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其实并不知道这个人具体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