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驯服坐骑

作者:问东君 | 发布时间:2017-08-20 18:19 |字数:4714

    “獂(读音等同于“环”)!”

    五彩獂兽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这捆龙索不愧是伏龙观的镇观神器,这头异兽的修为应该还在我之上,但被捆龙索绑住后不管它如何挣扎也是没有任何作用,只能瘫在地上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我。

    我落在它身前,叹道:“我也很无语的好不好。我说咱们两个以前有仇吗?你怎么每次看到我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你这是逼着我杀你啊!”

    五彩獂兽鼻子里不停喷着白气,一副凶悍的模样,和羿夏口中的“温顺”一词简直相差甚远。

    我抽出贯日剑,想要上去杀掉这只异兽。而且我也有些饿了,正好用它填填肚子。

    但看着我手中的闪耀着白光的长剑,五彩獂兽突然发出一声哀鸣,原本凶狠的气势也一下弱了许多。

    莫名的,我看着它这副模样,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怜悯。因为捆龙索绑住了它的三只脚,所以它现在是斜躺在地面,肚皮朝上,我刚好看到它左腹部处有一道伤痕,那道伤痕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所留下的,呈现十字形状,应该是箭头留下的。

    突然,我心中一动,看着这个伤痕,想起第一次看到这头五彩獂兽时,脑海中曾经出现过的幻象。

    在那幻象之中,一个君王模样的男子弯弓搭箭射伤了一头三足小牛的左腹,最后小牛逃入大湖之中,君王没有追杀,将它放过,还笑道:“此乃天意!”

    云梦泽是古代楚国王族的巡狩之地,那位君王肯定就是某一代的楚王了!

    我咽了口唾沫,难道说眼前的这头五彩獂兽就是当初那头被楚王射伤的小牛吗?

    我的天,这家伙居然能活过两千年的岁月,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怕。

    而且我隐隐明白了这家伙为什么一见到我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估计是童年时楚王的那一箭给它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所以这家伙一直怀恨在心,在感受到我身上的楚国血脉之后,立马想起当初的事情,对我发动攻击。

    我越想越有道理,心里对于这头五彩獂兽的杀意就减轻了许多。

    而且看着它身上漂亮的斑斓皮毛和身上环绕的五彩神光,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念头。要是能把这家伙降服,变成我的坐骑那就好了,这家伙不仅奔跑起来速度惊人,而且还能够在凌空飞行,简直是绝顶的好坐骑!

    想到此,我试探着开口道:“我知道你听得懂我的话。”

    “我不管你心里有怎样的仇恨。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成为我的坐骑,我就饶你一命,而且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就别怪我剑下无情,将你直接干掉了!”

    我说话很直接,对于这些兽类,就得这样,否则拐弯抹角的人家根本就听不懂。

    “獂!”

    没想到,这家伙听完我的话,居然发出一声怒吼,身子再次挣扎起来,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我感觉有些恼火,如果是之前我直接杀了就是了,但现在心里起了收服的念头。再动手斩杀,我心里就有些舍不得了。

    想了想,我伸手收回捆龙索,将这头五彩獂兽解脱出来。

    “你不服是吧?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把你放开,咱俩来一场公平战斗,如果你能打赢我,我任你处置。但如果我把你打赢了,你就得做我的坐骑!”

    这头五彩獂兽十分的倔强,既然无法劝降。我就准备给它一个机会,用拳头将它打服,对于这些兽类来说,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如果这样也无法将它收服的话,那我最后就只能忍痛干掉了它了。

    果然,随着捆龙索的解开,五彩獂兽一跃而起,对着我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

    它一颗牛头稍微放低,将一双尖锐的牛角对准我的身体,一副要冲刺过来的模样。

    我将贯日剑束在背上,赤手空拳准备迎战,既然想要用拳头将这家伙打服,那这些神兵利器肯定是不能用的了,只有用最原始的肉搏将它打倒,打服,才能够让它彻底的心悦诚服。

    “獂!”

    五彩獂兽三足迈动,向我冲刺。

    我眼中光芒一闪,瞬间就迎了上去。不能让这家伙冲起来,否则一旦跑出一段距离后,那种力道叠加起来非常可怕,没人挡的住。

    “来啊!”

    我大吼一声,全身龙气迸发,一个冲刺,跃到五彩獂兽身前,双手死死的抓住它的牛角,想要将这头异兽给强行弄翻。

    因为太过用力,我双手上青筋暴鼓,在龙气加持下,双手起码有接近三千斤的力气,就是一辆小汽车我也能举起来的。

    但此刻却感到有些难以支撑,这头五彩獂兽力气比我大多了,我不仅没有将它甩翻在地上,反倒是被它顶着不停的往后倒退,双脚在地上摩擦出两条深深的沟壑。

    “该死,不能正面干了!”

    我暗道一声,双脚猛地一跃,松开牛角,直接往上跳到了五彩獂兽的背上。同时挥拳向着它后脑勺砸去。

    轰!

    这家伙毕竟脑袋没有我灵光,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一招,顿时脑袋上挨了一拳,发出一声痛呼。

    我落在它的背上,双腿紧紧夹住,然后不停挥拳轰击,就像是古人驯马一样,想要将用这种方式将其打服。

    但这家伙可比烈马难驯多了,它身上的五彩神光猛地爆发,竟然形成一股磅礴的能量,将我从它背上轰飞了出去。

    我嘴角一抽,没想到它身上的五彩光芒居然还有这种用处,心里对于收服它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这种神奇的异兽,正是最好的坐骑!

    “来吧!”

    我从地上爬起来,双眼中闪烁着激动的色彩,这种最原始的战斗,让我身体中的血脉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龙爪手!”

    我伸出一只手臂,化作龙爪的模样向前轰去,与迎面而来的牛角相互撞击。

    ……

    就这样,我和这头五彩獂兽起码打了近一个小时,我身上被它一双牛角戳出了两个血洞,而五彩獂兽更惨,现在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身上青一片紫一片的,不少地方还被我打出了一些凹陷和血窟窿,看上去受伤不轻。

    “服了吧!”

    我吐出一口污血,咧嘴笑道。

    “獂!”

    五彩獂兽低吼一声,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桀骜不驯,就连双眼中的血色也消退了下去。

    我走过去,伸手摸向它的脑袋。

    五彩獂兽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躲开,反而是对着我低下了头颅,做出一副臣服的模样。

    兽类本就崇拜强者,如今我赤手空拳将其打到,让它彻底的心悦诚服,就连曾经的仇恨也彻底放下了。

    看到它这副模样,我心里高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想到自己以后能骑在一头五彩异兽身上凌空飞行,绝对会吸引无数的目光,这种感觉简直美滋滋。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家伙的形象,可惜是一头三只脚的牛,要是能骑在一头龙身上飞行的话,那场面肯定更爽。

    休息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我和五彩獂兽身上的伤势基本已经愈合了,身体里的能量也恢复了不少。

    我跨上它的背部,然后驱使着它向着云梦泽外奔去,不过我们还是走的陆地,毕竟五彩獂兽虽然能够飞天,但对它身上能量消耗太大了,无法持久。

    一路上,倒是见到了不少人类修行者。

    要知道这云梦泽可是上古时候的圣地,里面生长着各种天材地宝和异兽奇珍,对于修炼者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好地方,所以除了之前争夺荆州鼎的人之外,还有更多的修炼者来到这里面探险,寻找各种宝物。

    这些修炼者看到我骑着五彩獂兽的模样,全都一脸惊讶和羡慕之色。

    而我也从几个修炼者口中得到一个消息。

    现在的时间,居然已经是荆州鼎事件之后的第十五天了!

    我居然在那个古楚国的神殿中呆了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