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神剑屠龙

作者:问东君 | 发布时间:2017-07-13 12:26 |字数:4606

    地下河中的水冰凉刺骨,如果是两个普通人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能会被冻僵然后沉入河底。

    不过好在冷惜雪身上的封印已经解除,她将道气外放掩盖住自己的眼耳口鼻,将河水隔绝在外。而我则是含着螭龙珠,在水里就如同龙归大海,甚至能够在水中呼吸,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我们两人就这样被河水推动,也不知飘了多远的距离。随着时间的逝去,冷惜雪身上的道气逐渐消耗殆尽,要知道这种将道气外放的方法消耗特别大,根本就无法持久。

    失去了道气的防护,她一张俏脸顿时憋得通红,想要游到水面换气。但这地下河道基本上都是水面挨着岩壁,根本没有给她换气的空间。

    我在旁边看的心疼,想要将她拉过来,将螭龙珠给她。结果还没等我动手,她竟然直接向我怀里撞了过来,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两只手将我的身子牢牢锢住,同时一张红唇就对着我的嘴印了上来。

    在生命受到的威胁下,哪怕再高冷的人也得放下尊严。

    感受着唇边传来的柔软,我身子一颤,顺着对方传来的那股吸力,将螭龙珠渡到她的嘴中。

    两人唇齿相碰,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我感觉整个身体都酥了。

    我们两人抱在一起,当一方快要憋不过气时,另一方就将龙珠传给对面。只有这样,大家才能一起活下去。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就在我们都感到快要体力不支的时候,前方的河道突然宽阔起来。

    地下河水终于进入了大地表面,汇入更广大的河流湖泊。

    清晨的阳光透过水面照在我们的身上。

    我能看到她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美眸紧闭,睫毛微微眨动,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她像是也感应到了变化,睁开眼。

    两双眼睛对视在一起,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我和她的心中同时涌现。

    两人的唇,依旧触碰在一起。

    紧接着,她的美目中出现一丝慌乱和羞怯,红着脸将我一把推开,然后游出水面。

    我也连忙跟了上去。

    将口中的螭龙珠吐了出来,看向周围。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大湖,看周围的环境应该还在龙门山之中,毕竟龙门山脉足有数百公里的跨度范围,只是不知道这大湖离之前那个囚禁鼍龙的山谷远不远。

    冷惜雪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向湖边游去,我紧了紧绑在背后的贯日剑,也连跟在她的身后。

    当双脚踏在坚实的地面上,感受着湖边吹来的清风和天空中的阳光,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活着出来了!

    “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要不然杀了你!”冷惜雪对我说道,虽然是威胁的话语,但她的脸上却布满红晕,语气也比之前弱了许多。

    我对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笑道:“当然,这可是咱俩之间的秘密,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你……哼!”冷惜雪贝齿咬着红唇,对我娇哼一声,转身顺着湖边走去。这一刻的她更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没有了之前那种冷冰冰的味道。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十分的复杂,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在地下暗河中的一幕幕场景,一种异样的情绪不断在心里滋生,我一颗心跳得砰砰直响。

    哪怕是梦璃,也是因为逆鳞妖亲的力量才让我和她渐渐走在了一起。而和冷惜雪这种同生共死,香艳旖旎的场景,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整个人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

    “喂,你等等我!这荒山野岭的不安全啊!”

    我看到她独自顺着湖边往大山深处走去,连忙叫了一声。她身体中的道气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又没有武器在身,我有些不放心。

    冷惜雪的脚步顿了下,身子一颤,但没有停留,用更快的速度往前走去。

    “我跟你一起走,那头鼍龙说不定就在附近!”我对她一边说着,一边追了上去。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我天生带有乌鸦嘴的属性。

    这大湖中突然卷起一片巨浪,然后一个庞然大物破开波浪从湖中跃了出来,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就向着冷惜雪咬去。

    “我草你大爷!”我惊得大骂,恨不得抬手扇自己几个嘴巴。

    它怎么也在这里?

    我看到从湖中跳出来的是一头长着龙角的巨型鳄鱼,全身鳞甲森然,在它的身上还有多处伤口,正是之前追杀我们的鼍龙!

    龙属水,本就栖身于大江大湖之中。龙门山几条水源都会流向这里,最终汇聚成眼前大湖,这正是鼍龙栖身的好地方,所以它才会在没有抓住我们之后,到这里来休息。

    此刻鼍龙满眼放光,兴奋不已。没想到之前费尽心机也没抓住的猎物,现在直接跑到了自己嘴边,真是天大的运气。

    冷惜雪被突然蹿出的鼍龙吓了一跳,她反应敏捷,想要躲开。

    但没有道气的加持,速度自然比不过鼍龙这种怪物。

    “你个狗娘养的贱东西,有本事冲我来!”

    我拔出绑在身后的贯日剑,向着鼍龙冲过去,同时运转身体中的龙气,张口大骂,想要将它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果然,随着我体内的龙气运转,鼍龙眼中红光大亮,原本咬向冷惜雪的血盆大口,拐了个弯向我扑来。但它体型巨大,身后的巨大龙尾转动间直接扇在冷惜雪的身上。

    刹那,一道白衣倩影飞向空中,鲜血化做一条弧线抛洒而落,触目惊心。

    我一双眼睛瞬间就红了,感觉心里如同针扎一般疼痛。

    鼍龙嘶吼,向我扑来。

    “老子要弄死你!”

    我双手上青筋暴起,全身龙气飞腾,提着贯日剑就向着它斩了过去。

    “吼!”

    一道痛苦的嘶鸣,鼍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手中的贯日剑,它的一只前爪直接被切了下来,血流满地。

    白虹剑能刺进螭龙的身体,将其折磨六十年。与它其名的贯日剑对付这头血统不纯的鼍龙,自然是小菜一碟。

    趁着鼍龙一愣的时间,我直接大吼着冲了上去,整个人感觉像是疯了一样,一心只想把眼前的家伙干掉。

    “你个狗日的白眼狼,老子好心救你,你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还想吃我!”

    “你他妈就该被关在山谷里,让别人抽血折磨!让人将你永生永世的囚禁!”

    “你怎么不去死啊!”

    我怒吼着,血色弥漫双眼,手中的神剑不断向着鼍龙招呼过去。

    鼍龙瞬间被我打得凄惨大叫,身上多了无数的伤痕。

    它之前施展那道光柱之后,身体里的能量基本用了个干净,只能凭借龙躯肉搏。然而面对切金断玉的贯日剑,大意之下失去了一只爪子的鼍龙,根本躲避不了,完全就是一坨待切的大肉,没有什么反抗能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眼中的血色渐渐退去,脑子里逐渐恢复清明。

    这一刻,我拄着剑站在一堆碎肉之上,全身衣衫被龙血染红,就连贯日剑也被染成了一柄血剑。

    身下是被我切成无数碎片的鼍龙,那滚在一旁的鳄鱼脑袋上,龙眼依旧大睁,充满了不甘与怨毒。

    我喘了一口气,一脚将这龙头踢飞进湖里。

    然后向着不远处奔去。

    “冷惜雪,你没事吧?”

    我走过去将地上的白衣女子抱在怀里,有些焦急的问道。

    然而没有任何的回应,她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的血色,嘴角处和胸前全都是吐出的鲜血。

    “不行,你不能死啊!”

    我慌乱的把她抱起来,然后向着远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