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零六章 不能留手了
作者:三个皮蛋      更新:2023-11-26 08:52      字数:3111
  “你要做什么?”
  眼见张棒棒提起剪子欲走,徐右卿忍不住问道。
  “看了还不明白么?”
  张棒棒指了指如火如荼的战场,没好气道,“当然是去杀敌。”
  “杀敌?”
  望着他清澈而坚定的眼神,徐右卿莫名有些烦躁,忍不住嘲讽了一句,“就凭你么?”
  “同伴们都在拼死战斗。”
  张棒棒鄙夷地瞥了他一眼,“俺就算实力不济,也不会躲得远远的看戏,那样还算个人么?”
  “你所谓的伙伴……”
  徐右卿心头一震,只觉这个土包子的气场竟是莫名强大,“是率土之滨,还是失落者?”
  “俺的同伴从来都没有变过。”
  张棒棒仿佛突然开了窍,居然并不直接回答,而是咧嘴一笑,“而且无论哪一边,敌人不都是一样的么?”
  说罢,他不再理睬徐右卿,转身迈开大步,直奔战场而去。
  俗话说柿子挑软的捏。
  可张棒棒却并未选择被顾天菜等人血虐的赤灵宫私兵,而是张开剪子,狠狠捅向了一名人高马大,焰光缠身的火之眷属。
  “切!”
  徐右卿迟疑良久,突然万分不爽地咂了咂嘴,随后展开身法,悄无声息地混入到了战场之中。
  只不过他的目标却大多是一些普通私兵,完美避开了每一位顶级强者。
  “风徵那小子,倒也不算太蠢。”
  始终冷眼旁观的风商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口中喃喃自语道,“看来到了选择站队的时候了呢。”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不知怎地竟然出现在了真烛身后,右手五指攥紧,出拳如风。
  “噗!”
  一声脆响之下,火辣御姐的娇躯竟然被他一拳捅穿,娇艳的脸蛋煞白一片,鲜血自嘴角汩汩而流,极致的痛苦令五官都有些扭曲。
  面对风商这看似不起眼的一拳,堂堂火之眷属居然完全没能作出反应。
  “真烛姐姐!”
  焱鬼见状大惊,本能地便想赶来救援。
  “小鬼。”
  奈何眼前一晃,却被披风男蒙太元拦住了去路,“你的对手是我。”
  “滚开!”
  心系真烛安危,焱鬼周身焰光暴涨,狠狠骂了一句,操起破损的麒麟拳套狠狠轰了出去。
  “咔嚓!”
  双拳相交,威势震天,少年只觉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顺着拳套疯涌而来,伴随着一声脆响,右臂骨骼瞬间断裂,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倒飞出去,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大脑失去意识。
  蒙太元这一拳的威力竟然再度翻倍,仿佛永远没有极限一般。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若是让他接连打个几十上百拳,怕不是连混沌界都要被捶爆炸?
  倒地的那一刻,焱鬼的脑海之中,甚至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真烛和焱鬼受挫,其余火之眷属的境况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苦难这么个“吸尘器”在,几大眷属释放出的火焰之力至少有一半都要被他吸走,致使施展出来的招数威力大跌,面对失落者们的疯狂进攻,便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怎么回事?
  有三个主宰,居然还会落入下风?
  呼炎赤打着打着,终于察觉到情况不对。
  对于伊莉雅和张棒棒等人的参战,他原本是不屑一顾的。
  毕竟,在主宰和失落者这样的顶级势力对抗中,区区几个魂相境不过是炮灰罢了,又能改变得了什么?
  可眼前的战局却犹如一桶当头淋下,让他隐隐有些心凉。
  三大主宰都被强劲对手缠住,虽然不露败相,却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克敌制胜,可谓是分身乏术。
  而麾下的八大眷属却大都落在了下风,尤其是赤灵宫的统领和私兵更是被顾天菜和珠玛等人虐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
  这样的状况,无疑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倘若让呼炎赤知道珠玛、伊莉雅和张棒棒等人本来都打算静观其变,若非他一时贪心非要对刘铁蛋动手,触怒了鬼魈和柳柒柒,率土之滨的高手们根本就不会这么快站队,这一战说不定也早就结束,真不知他会是怎样的心情。ŴŴŴ.BiquKa.coM
  而鬼魈这个难缠的家伙更是怎么杀都杀不死,让他烦不胜烦,头疼不已。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要输!
  不能留手了!
  眼角余光瞥见真烛和焱鬼的惨状,呼炎赤脑筋急转,很快意识到若是不尽快做些什么,这场对失落者的埋伏势必要沦为笑话。
  “焚天狮!”
  他眼神一凛,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右臂高举过头,口中高喝一声。
  “嗷呜!!!”
  一道前所未闻的嘹亮吼声顿时响彻天地,直破苍穹。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头通体赤红的狮子。
  狮子的体格并不算夸张,只比寻常狮虎大了三倍左右,散发出的气势却是惊天动地,震慑苍穹,环绕四周的狂暴火焰更为其平添了一分难以形容的威风和霸气。
  仅仅是站在那里,它那夸张的火焰之威便令四周温度飙升了一大截,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融化。
  这头狮子,仿佛就是火焰的化身。
  它,即是火焰!
  火焰,即是它!
  甫一登场,焚天狮便怒吼一声,毫不犹豫地朝着鬼魈狠狠扑了过去,誓要将他焚烧成灰。
  “小心!”
  看见火焰狮子的那一刻,王多球不觉脸色大变,本能地出声提醒道,“是元素之灵!”
  “管你什么灵?”
  鬼魈冷笑一声,夷然不惧道,“统统砍了便是!”
  言语间,他已然挥舞着巨刃,狠狠斩向了火焰狮子头顶。
  “轰!”
  这一刀势大力沉,奇快无比,伴随着一声巨响,居然毫不费力地将焚天狮的脑袋劈成两半。
  不料还没等他嘚瑟,焚天狮那裂开的两半身躯突然化作两团灼热焰光,“嗖”地蹿到鬼魈背后,居然又重新聚合成了狮子的形态,血口大张,猛地喷吐出一条狂暴火龙,不偏不斜地轰在他脊背之上。
  吞吐的火光没有给鬼魈留下丝毫闪避的空间,很快便将他彻底吞没。
  良久之后,焰光渐渐散去,露出他那冒着青烟的焦黑身躯,穿在外头的黑袍早已破败不堪,皮肤更是被多处烧烂,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凄惨的模样简直催人泪下,空气中甚至隐隐弥漫着烤肉的香气。
  “好个畜生!”
  即便被烧成这样,鬼魈脸上依旧没有半分怯色,反而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丝兴奋的狞笑,“倒是小觑了你,来来来,咱们继续!”
  说话间,无数条神秘红线自他伤口处疯涌而出,盘旋缠绕,竟然在短短半息之间修复了所有烧伤的部位,令他瞬间焕然一新,痊愈如初。
  “轰!”
  只见他身形一闪,手起刀落,再次将焚天狮狠狠斩成两段。
  被切碎的狮子化作火焰,随后又重新凝聚,对着鬼魈就是一通怒焰咆哮。
  一人一狮就这么疯狂地互相伤害,却又都能够在受伤之后迅速愈合,看似打得激情四射,实则却都没能在对方身上留下哪怕一条伤痕,可谓是一通操作猛如虎,仔细一看原地杵,场面登时显得有些滑稽。
  而呼炎赤则趁此机会将真烛和焱鬼如同易小风对待眷属那般吸入体内进行治疗,等到重新放出来的时候,两人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痊愈,甚至不需要休息便能重新投入到战斗之中。
  “等等!”
  就在鬼魈再度挥刀之际,失落者阵营中的一名瘦削男子突然开口道。
  紧接着,他身形疾闪,犹如鬼魅般靠近过来,竟然伸出食指,不由分说地子在鬼魈的巨刃表面奋笔疾书了起来,速度快到了极点,手臂居然幻化成无数道虚影,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
  他这是……
  绘制灵纹?
  竟然徒手!
  鬼魈初时一惊,却又很快判断出对方并无恶意,干脆静下心来,仔仔细细观看着男人的表演。
  “好了!”
  短短数息之间,瘦削男子已然收手后撤,轻飘飘地出现在百丈开外,“试试效果!”
  这是……?
  鬼魈对着手中巨刃仔仔细细地观察了起来,只见刃面流光溢彩,条纹遍布,模样与从前竟是截然不同,眸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和不解。
  “嗷呜!!!”
  狂暴的吼声再度响起,一道威猛的红色身影也随之出现在视线之中。
  “正要试刀,你居然跑来自投罗网?”
  鬼魈不再迟疑,脚下一滑,反手一刀砍出,正中焚天狮的腹部,口中哈哈笑道,“也好,省了我不少麻烦。”
  “噗!”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火焰狮子却并未幻化成风,而是依旧保持着狮子的形态,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胸前瞬间出现了一条深可见骨的长长刀伤,从腰间一路蔓延到肩头。
  焚天狮,竟然实打实地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