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这种脏东西,你怎么能拿着呢
作者:恍若晨曦      更新:2021-11-05 02:29      字数:2010
  更厌烦魏刻礼总是提起以前怎么怎么样。
  魏刻礼嘲讽道:“你现在是连好好与我说话都不愿意了吗?”
  谈墨翻了个白眼儿,直接挂断了电话。
  谈家众人:“……”
  谈尽声可好奇魏刻礼想作什么妖了,忙问谈墨,“你怎么这就把电话挂了?还没听到他说是什么事儿呢。”
  “他主动打电话找我,便是他有事情着急跟我说,而不是我着急知道。”谈墨解释,“既然他有事儿想要与我说,便是另一种有求于我。约等于是求我听听他想说什么,而不是我主动好奇他想说什么。”
  “既然是他有求于我,我都让他不要这么多废话了,他还非要跟我说这些破玩意儿。”谈墨眼皮一翻,“才不惯着。”
  魏刻礼冷冷的看着手机,没想到谈墨竟然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了!
  他深吸一口气,都气笑了,“行啊,谈墨,你有种!我看你一会儿还有没有这么硬气!”
  魏刻礼又将电话打了过去。
  谈墨接起来,说:“这次你最好直接说重点,不然我就不再接电话了。”
  魏刻礼再次深吸一口气,终于说道:“我电脑里的视频内容,你应该清楚吧。”
  “确实。”谈墨承认,“虽然没看过,但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视频。”
  这次,魏刻礼果然很痛快,没再扯别的,而是直接说:“刚刚我检查了电脑,发现我的视频被删除了一部分。”
  “最让我奇怪的就是,视频怎么只被删除了一部分?”魏刻礼说道,“按照长辈们对我这行为的不齿,视频全部被删,才是正常的。”
  “都留着,我确实是震惊,但只留一部分,我却更惊讶。”魏刻礼说,“所以,我一个个的检查了一遍,发现留下的都是袁可情的部分。秦慕容的部分都删了。”
  “谈墨,你就没有想到什么?”魏刻礼问道。
  他这声音都明显的充满了不怀好意。
  谈墨扬眉问:“你想让我想到什么?”
  “不是我想让你想到什么。”魏刻礼说道。
  “我再次警告你,再跟我绕弯子,我就挂了。”谈墨决定提醒他一下,不要又犯了老毛病。
  魏刻礼:“……”
  魏刻礼现在一点儿不怀疑谈墨干的出来。
  他甚至有种怎么自己是在求着谈墨听的感觉。
  魏刻礼被噎的够呛,但也只能乖乖的说:“你没忘了,以前小叔跟秦慕容差点儿订婚了吧。”
  魏至谦无声冷笑,已经给魏刻礼记下了一趣÷阁。
  “小叔难保不会因为以前的旧情,便将秦慕容的视频删了,免得我拿着视频去威胁秦慕容。”魏刻礼还在作死,并不知道他这些话,谈家人以及魏至谦都听得清清楚楚。
  “毕竟也是差点儿成为他未婚妻的女人,对旧情有所保护,也是能理解的嘛。”魏刻礼得意的笑。
  “他删掉秦慕容的视频,留下了袁可情的视频,有没有跟你说过?”魏刻礼自信满满,又满怀恶意的问。
  谈墨心说她当然知道。
  是她让魏至谦这么干的。
  而且,秦慕容的视频就在她手上。
  谈墨觉得跟傻子说话可真累。
  谈墨心累的叹了口气,说:“那你又有没有想过,你小叔留下袁可情的视频,其实是觉得,就算删了也没用呢?”
  魏刻礼愣住。
  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对面的沉默,谈墨就知道他想不明白,便解释道:“反正袁可情是你的未婚妻。你这次虽然翻车,但她也不至于现在就与你分手。只要你们俩还在一起,便少不了新的视频素材。”
  “反正你也会不断上新,手里始终都会有袁可情的视频,他又何必删了以前的那些呢?反正删了也白删不是?”谈墨说道。
  魏刻礼:“……”
  竟只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还有,你刚才问我,你小叔有没有把只删掉秦慕容的视频,而留下袁可情的视频这事儿告诉我,他当然说了。”谈墨摆着长辈的语气,跟魏刻礼说,“不然,你跟我说这事儿的时候,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惊讶呢?”
  “我就是挺奇怪,你竟然就为了这事儿给我打电话,甚至还觉得能挑拨到我跟你小叔。让我不禁怀疑,你在京大是白读了吧?当初能考上京大,可现在的智商却好像远不如当初了。”谈墨嘲讽,“你就为了这事儿找我的吧?”
  魏刻礼:“……”
  “行了,你也得到答案了,我挂了。”谈墨挂了电话。
  谈家人都失望的看着谈墨的手机。
  魏刻礼真是太让他们失望了。
  还以为魏刻礼能讲出什么稍稍有点儿智商的话。
  结果竟然是因为这事儿。
  “至谦只把秦慕容的视频删了?”谈尽意问道。
  因为回来的时候不是一辆车,谈墨也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
  所以这事儿,谈家众人确实还不知道。
  “就算冲着秦家,也不能真让魏刻礼有机会拿着她的视频去威胁。只威胁秦慕容倒还算了,就怕魏刻礼直接去威胁秦家。秦慕容再不肖,也是秦家的长女,秦家若是因为这丢了脸面,跟魏家的关系不至于破裂,但过程总会闹些不愉快。”谈墨解释。
  “至于袁可情,我可没那么好心。她既然跟魏刻礼一起算计三哥,那就让她自作自受去。”谈墨说,“反正路是她选的。”
  “至于秦慕容的视频,我这儿其实有备份。”谈墨说道。
  “你要来干什么?”谈尽棋惊讶。
  “这种脏东西,你怎么能拿着呢!”谈文辞也急了。
  “我又没打算看。”谈墨赶紧解释,“我是要把视频还给秦慕容,让她自己销毁也好,怎么都好,但必须让她知道这件事情。”
  “她虽然跟魏刻礼也不是出自真心,大概就是找点儿刺激,玩儿一玩儿。但毕竟她在纳城也为魏刻礼牵了不少线。帮了魏刻礼的忙,却转头就被魏刻礼算计。这种事情,总得让她知道知道,知道魏刻礼是个什么货色,可别把魏刻礼当个知心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