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时来运转天地协力 第一百九十一章 安川大会

作者:川西刘郧 | 发布时间:2017-09-14 02:26 |字数:3672

    随着安川大会到来,受邀的大小官绅们,一一向城都集中,刘郧却借口身体不适,让他老爹刘鄂北带着礼物,率相关人员准时赴会,这厮已经想明白了,上次的教训太过惨痛,这次是铁了心不去了。

    知子莫如父,刘鄂北也略知刘郧的心病,劝他还是去一趟为好,这厮却直摇头,有些冷笑的说,“这个刘大爷(刘湘)心黑,只要我不去,他能奈你何,若真惹急了我,打下他的城都又有何难”。

    吓得刘鄂北双手直摇,连忙拉住刘郧的手,让他不要乱说,并且四处看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后,才悄声说到,“你为家乡父老作了不少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刘湘此番做派,大家其实都有数”。

    刘鄂北再三叮嘱刘郧,此次去城都如果被滞留的话,千万不要乱来,大家都是四川刘家人,刘湘即使再厉害,也离不开老刘家的支持,他若真的敢乱来,老刘家可是有家法的,内讧历来是家族大忌。

    刘郧也是一凛,这才明白刘湘和刘文辉,奇迹般崛起的真相,原来是无数族人在暗中帮衬的缘故,不过既然是家族抬他上去的,现在若想违反家法,代价应该也会相当惨重,于是心中才略为安稳起来。

    可能归可能,刘郧这个人很现实,绝对不会为了面子去冒险,不料刘鄂北却没再说,相反还很支持这厮的做法,他认为做人就是应该不要脸点,他当年就是太要脸了,这才输给了刘湘和刘文辉。

    这话让刘郧大为意外,偷偷的瞄了瞄他老爹,一副文弱老朽的样子,没想到还有这等惊人的内幕,真想拉着他仔细问问,当年的家族内斗应该很精彩,刘鄂北却笑而不语,很潇洒的离开了川西县。

    刘郧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路么,在一干官绅离开之后,立马将一干亲信召集了过来,不但有贾琏、庞语嫣和丁二宝,以及王鼎兴和狼六等人参加,就连张斯理和李汉斯等人,也列席讨论出路。

    在此次聚会中,刘郧将整个事情的本末,以及刘湘在城都的威胁利诱,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引得大家极为不忿,丁二宝更是一语中的,说刘湘这厮既不想给工钱,还想将川西连皮带骨给活吞了下去。

    川西兵工厂是怎么建立的,大家都是亲眼目睹,甚至大多还曾亲自参与过,里面凝聚了大家的若干心血,像刘湘这样红果果的硬抢,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认为该加强川西的军备,与强盗们决一死战。

    随后清点手中的军队,贾琏的警备队有一千二百人,目前大多还在川西大学之中进修,王鼎兴和狼六的特务大队,也有四百多人,大多还在德国特种教官那里受训,另外将矿山工人和修路工人,加在一起的话,也高达四千多人,一旦全面武装,也是一支可靠的队伍。

    刘郧认为川军上下正忙着整编部队,此时向川西县进攻,不过是自取其辱,因此武装冲突只是一种选择,但是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决定外松内紧为好,如果真有什么风吹草动,再进行军事斗争不迟。

    定好大致方向后,刘郧就开始安排任务了,贾琏的警备大队,即日开始实弹演习,所有军人做好战斗准备,王鼎兴的特务大队,从即日起接管茂县警备旅,将排级以上军官,尽数拉到川西大学进修。

    丁二宝的县巡警队,即日做好民众安抚的工作,并且暗中注意那些效忠刘湘的官绅,而庞语嫣将此事通报红军后,再与刘郧一起,去修路的前沿负责管理修路工人,挖矿工人则由尹沁兰亲自负责。

    其实在刘郧看来,对他威胁最大的,还是茂县这万余杂牌军,若刘湘有什么异动的话,必在这些人之中找打手和帮凶,至于其他的部队不是太远,就是太过劳师动众,一旦爆发,不亚于川军全面内战。

    一晃就是七八天,刘湘的安川大会早已结束,刘鄂北确实被扣留了,据说连刘郧送去的礼品,几箱子的枪械太过精良,有人现场试了一下,丝毫不比德国原装的差,因此被川军的将领们拿去珍藏了。

    刘郧倒是沉得住气,天天蹲在修路的前沿,每一寸的铁轨都要亲自把关,对于城都的事情,仿佛从来没听过一样,让一干亲信即佩服又难过,黑狼在暗中已请示了好几回,想亲自去城都营救刘鄂北。

    先还压着黑狼,让他尽量不要乱来,后来刘郧干脆命令他解除警戒,回到特种训练基地,继续接受特种兵训练,只有贾琏的警备大队,依旧天天实弹训练,据说连七二式步兵炮,都被打废了十几门。

    因为郭祺勋已经回来了,据说在城都时被刘湘臭骂了一顿,连中将军衔被给免了,只给了一个上校旅长,让他回到茂县后继续带领杂牌军,按预定计划整编,刘郧当然心领神会,知道刘湘已经妥协了。

    下一步究竟怎么办,郭祺勋也语焉不详,只说刘主席即将巡视川西铁路,刘郧就大体的听懂了,刘湘的意思很简单,他来巡视铁路的时候,就是大家摊牌的时机,若有什么招数就赶快使,时不我待。

    刘郧真正的依仗是智脑和蚂蚁,仅看明面的几千兵马,还没茂县警备旅多,自然不需要太过张扬,与之同时,除了贾琏的部队之外,就是黑狼的特务大队最为紧要,用得好的话,能打垮茂县警备旅。

    随着刘鄂北被扣留,以及郭祺勋被免去中将,整个川军上下都透着一股异样的氛围,甚至有些无良的人还开出了盘口,赌刘湘什么时候动手,对川西进行围剿的话,刘郧胜利的盘口,是一比一百二十。

    得知这个盘口时,刘郧真想扔一百吨黄金进去,与刘湘好生打一架,看能否赚到一万二千吨,也只是想想而已,一旦真赌赢了,恐怕就连现在的美国都赔不起,而且四川一乱,大后方计划就破产了。

    因此刘郧认为以静制动才是高招,刘湘想打川军内战,不说普通民众不答应,就是老蒋与红军也不会同意,要知道红军就在四川边上,中央军的薛岳部和胡宗南部都在川内,进军城都不过朝夕之间。

    果然不出刘郧所料,老蒋刚在南京过完双十节,就一脸漆黑的飞来了城都,不但薛岳部和胡宗南部有异动,就连远在武汉的陈诚部,也整军待发,空军部队更是天天光临重庆,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眼看四川又有一场战祸,正当老百姓惴惴不安的时候,在川西铁路的修筑前沿,来了一群衣冠楚楚的川中乡绅,对着沿途的道路桥梁指指点点,看样子颇为满意,其中一人正是刘郧的老熟人,老财主刘文彩,却恭恭敬敬的在一旁伺候,往日的飞扬跋扈,早已不见分毫。

    这群人看似边走边看,速度按说也快不起来,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不过半日功夫就找到了刘郧,这厮正在鸡脚岩一带搭桥铺路,一身的泥泞和油灰,却丝毫不在意,只是聚精会神的指挥着工人修路。

    随着天色渐渐晚,当天的工程量也基本完工,刘文彩才带着乡绅们,见到了准备洗浴的刘郧,这厮练就了火眼金睛,从一行人的神色中,已察觉到了异样,也不顾身上油泥,对为首的几个纳头便拜。

    为首的几个乡绅也是一愣,彼此相望之后,立马就猜到几分,于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刘郧,语气却很和蔼,“刘大人,你快快请起,我们都是一些乡间老朽,你给我们见大礼干啥,岂不惹人笑话吗”。

    刘郧此时也有些拿不准,不过仗着自己年龄小,就算做错了事,别人也不会太过责备,于是趴在地上很恭敬的说,“一见到几位,就觉得分外亲切,如同见到亲人一样,还望各位不要见怪才是”。

    刘大官人一边满嘴胡诌,一边暗瞟了刘文彩一眼,只见这位老财主两眼望天,对眼前的场面视若无睹,唯有两只手有些不老实,暗暗竖了一个大拇指,刘郧顿时一个激灵,猜到这几个乡绅的来历了。

    在暗暗感激刘文彩的同时,刘郧立马声泪俱下,仿佛在控诉刘湘的残暴,几个乡绅也不知如何是好,刘文彩也知道差不多了,于是让一干的随从,将周围的无关人群劝开,然后才给俩边做番介绍。

    原来这几个老乡绅,就是川中刘氏家族的长老,为首的正是三老之一的刘宗义,按老刘家宗族的辈份算,可是刘湘与刘文辉的长辈,年青时还随左宗棠去过新疆,现在也就八十多岁,身体依然很硬朗。

    刘宗义可不是老糊涂,不动声色的盯着刘郧,半响之后,直到刘大官人不哭了,才缓缓的问到,“你与甫澄(刘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可是一介小辈,如果真有什么事,你应该多担待些啊”。

    刘郧不由心中大怒,原以为这些人会主持公道,居然是来拉偏架的,不过再气再怒,在表面却更加和气了,沉吟了片刻才说,“刘湘主席对我恩深似海,又哪里来的误会,长老可不要偏听偏信啊”。

    刘宗义不由眼睛一眯,才发现这厮没那么好对付,一时也犹豫了起来,与其他乡老略作商量后,才微笑的说,“鄂北这孩子,自小就要强,还真生了一个好儿子,也罢,一笔也写不出俩个刘字来”。

    仿佛真的很看重刘郧,刘宗义说话掷地有声,一副大义凛然的说,“你这孩子的年龄不大,名声倒是很好,连南京蒋公都喜欢你,若一直待在川西县,也确实没出息,甫澄在这一点上确实有些欠妥,就让你去涪城专区,当行政公署的特派员,今后就接甫澄的班如何?”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