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斩首妖皇法体
作者:辰东      更新:2021-10-24 15:21      字数:3958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附近有大批的超凡者,见到这一幕后无不失声,心潮起伏,人间的王煊一个人只身要面对三大高手?
  齐成道脸色很冷,拉不下那个脸,真要是三人一起上,他觉得臊得慌,说好的公平争道,合杀对手算怎么回事?
  “吹什么大气,我就喜欢杀天才,一会儿将你脑袋揪下来,当成气泡踩烂一定很有意思!”血神猿开口。
  他的速度太快了,在说话时其实已经化成一道红光,来到王煊的近前,大手齐动,妖光刺目。
  他的六只手共三十根手指,每一根都飞射出一道赤霞,化成一根又一根妖神链,交织成网,化作天罗,要将王煊生擒活捉。
  “我觉得你的点子不错,你有三颗脑袋,一颗一颗的揪下来,踩炸。”王煊平静地说道。
  在在说话时,右手变成了淡金色,捏剑诀,施展斩道剑!
  不是一道剑光飞出那么简单,伴着他淡金色的手掌,光束倾泻,化成密密麻麻的剑雨,呼啸着,向血神猿斩去。
  两人的这种手段惊的许多人倒吸冷气,换作是他们上去的话,一个照面就会被虐杀掉,不会有悬念。
  金色剑雨与红色的天罗地网碰撞,火星四溅,更有许多细密的剑雨穿透网孔,直击对手。
  “嘿嘿!”这时,祁连道也动了,掌指翻动间,隆隆作响,像是天外的无数陨星从他的手掌滑落,那是妖族的神通,号称翻手间可以祭出能量“法山”,压制诸仙。
  这种手段自然是绝世强者——妖祖,开创出的术法。
  王煊无惧,全身晶莹,在他的体外腾起一团柔和的光幕,宛若形成一方领域,他立身当中,颇有万劫不侵之势。
  但这不是防御,而是为了更好的进攻,光幕以先秦方士金色竹简中某种术法理念为框架,他构建能量蓄水池,又像是镜光。
  不得不说,妖祖亲子的手段颇为惊人,能量陨石无数,汇聚成山,向着王煊飞来,要镇压他。
  砰砰砰!
  像是远古先天神魔战场上的鼓声响起,王煊体外的光幕硬抗能量陨石,并开始吸收它们。
  光幕为镜,吸附超物质,尽情的吞食,刹那变得无比盛烈,刺啦声不绝于耳,有闪电在光幕上游走,有火光熊熊燃烧。
  接着,光幕极速压缩,从附着王煊的体表,霎时间集中到他的左手前,化成了一面柔和的镜光。
  祁连道的术法——能量法山,全部冲进了柔和的镜光中消失不见。
  以此同时,王煊右手的斩道剑光雨,也和血神猿三十根手指构建的妖网接连冲击和碰撞,火星四溅,有破网之势!
  突然,王煊移开身体,以斩道剑劈向祁连道,而后又以右手的镜光照向血神猿。
  在哧哧声中,剑气纵横,剑雨密集,让刚施展完术法、新的攻击手段未出的祁连道有些狼狈,快速应变,险些就中剑。
  王煊的左手,如同水波般的柔和镜光,泛出淡金光彩,流动蒙蒙光辉,接着从里面飞出成堆的能量陨石,一股脑全部砸向血神猿,化作巨大的能量法山,将他给压在了下方。
  “猴子,镇压你五百年!”王煊笑道。
  血神猿以大网兜住法山,但架不住王煊也在催动自己的力量,汇聚到接引来的祁连道的法山上,轰隆一声将红皮猴子给埋上了。
  血神猿全身发光,想崩开能量法山。王煊舍弃祁连道,淡金色的右手光雨纷舞,斩道剑劈落向猴子的头颅。
  血神猿极速向能量法山中钻去,躲避着一剑,伴着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他真的很强,将整座宏大的能量山体震的四分五裂,而后炸开了。
  不过,斩道剑还是擦着他其中的一颗头颅剁下,噗的一声,让那里鲜血飞溅,猴子头顶发凉,惊出一身冷汗。
  脱困的血神猿倒退出去,他摸向其中一颗头颅,顿时看到一手的血液,顶部秃了,头皮连带着红色兽毛被斩落一块,都快露出头骨了。
  他脸色冷的吓人,这……太他么的太可耻了,他差点就被人枭首,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祁连道,认为与其术法乱入有关。
  “大猴子,皈依我佛吧!”陈永杰妖里妖气,双手合什,绽放一缕佛光,在那里笑眯眯地看向他。
  血神猿眼神森寒,转身就扑杀了过去,他想先灭了老陈出口恶气,回头再来和王煊清算。
  然而,在他转身的刹那,王煊就发动攻势,道:“来到战场中,还想退走?每次离场都要先留下一颗猴头!”
  都早已撕破脸皮,还有什么可在乎的,他准备好好的教育一下所谓的妖圣子嗣,斩首最恰当。
  “噼里啪啦!”
  王煊动用超凡定式,雷与火共现,这不一般的能量物质,当中掺杂了丝丝红色雾气,十分恐怖。
  当然,这不是虚无之地的纯粹的红色霞光,而是被稀释过的,不然的话,王煊自己也受不了,会被烤熟。
  血神猿刹那转身,自然在戒备,近乎算是拖刀式的反击,猛然调转,六只大手中都是能量光刀,粗大而锋锐,寒气逼人,以六口能量阔刀反杀了回来。
  一时间,雷火如晚霞,妖气似云海,激烈碰撞,让附近的超凡者都东倒西歪,全部逃向远处。
  血神猿惊悚,不是因为他的六口能量阔刀被王煊挡住了,而是那种红色雾丝等阶太高了,化成雷火,让他颇为心悸。
  他一声怪叫,嗖的一声倒翻出去,留下一道又一道血色残影,快的不可思议,在雷泽中移动。
  他路过的地方,地面炸开,虚空中到处都是光。即便如此,他也被冲击的不轻,身上不少部位被雷光覆盖,噼啪作响。
  血神猿脸色阴沉,因为又……掉毛了,有些地方焦黑,鲜血淋淋,渗出来了,让他脸面实在无光。
  直到此时,他才算收敛所有轻狂,认为这个人族太强了,需要他全力以赴才行,不然有可能会被反杀。
  他心情糟糕之极,对方境界比他低,居然要逼的他要去生死搏杀,才有机会取胜?他很想口吐芬芳。
  “你们上,去给我宰了他!”血神猿开口,吩咐部分妖修去灭陈永杰,他实在看那个反骨仔不顺眼。
  “谁敢动?”王煊开口,逼视那群妖魔,顿时让许多人倒退,不敢和他对视。
  然后,王煊看向血神猿,道:“看来,得先拿你开刀啊!”
  红毛大猴子实在忍无可忍了,一而再的出状况,始终不占上风,他迫切需要以强势手段杀死对手,一改颓势。
  血神猿气息彻底变了,身体拔高了一大截,从两米多高一下子到了一丈多高,没有动用法相等,纯粹是真身能量激增,导致他肉身剧烈变化。
  与此同时,他的雷公嘴还有深陷的眼窝,更为立体了,最为惊人的是,他的血色兽毛像是在燃烧,变得刺目之极。
  “轰!”
  他全身血色尽退,一身黄金皮毛暴涨出来,化成一头威能骇人的金色神猿,脑后的神环越发绚烂。
  “妖皇血脉复苏?!”有大妖惊呼。
  附近,所有人超凡者都寒毛倒竖,全都惊呆了,这是什么状况?血神猿变异,实力更强了。
  只有妖族明白,对血神猿一脉很了解,在很古老的时代,他们的祖上出过一位妖皇,统一过妖族。
  上古年间,有几位妖皇,曾经震撼仙界,所向披靡,其中就有一只是猴子,但那些终究都逝去了。
  现如今则是以妖主和妖祖为尊!
  “你真是可以啊,让我显现出第二真身!”血神猿带着恼意,原本他是想面对强大的魔四时,关键时刻,出其不意扼杀对方。
  当然,面对妖祖亲子以及齐成道等人,若有机会,他也不介意突施辣手,干掉他们。
  现在他迫不得已,不展现最强姿态不行了,不然拿不下这个人族小子,让他愤懑而又无奈。
  “这是和妖皇一样的血统啊,果然,血神猿潜力无边!”妖族中许多人都振奋了。
  “走,去杀了那个反骨仔,干掉那个妖里妖气的家伙!”部分妖族动了,信心大增,妖皇血脉再现,极大的鼓舞了士气。
  “来啊,吾为妖皇,立身于此,一个人灭了你们全部!”陈永杰看有人逼来,一点也不怵,顿时让一群人不爽了。
  尤其是血神猿,他是妖皇后人,那个王八蛋敢占他便宜?
  “杀!”浑身金光澎湃的血神猿,实力确实提升了一大截,第二种真身状态,让他妖气澎湃,如长河滚滚,似大江激荡,上来就动用了妖皇经中的乱天动地拳。
  一时间,雷泽这片区域的大地崩开了,所有电光都被他的金色力量席卷而消失。
  祁连道瞳孔微缩,他是妖祖的子嗣,自然对上古妖皇了解颇深,但是现在他没什么表情。他下定决心,一起出手,他认为这个人族怪物很不对劲儿,现在不先杀掉的话,将来无解。
  他也出击了,瞬间而动。
  刹那间,这里妖气冲天,两大妖族强者发狂,让王煊那里光芒都暗淡了。
  噗噗噗!
  陈永杰出击,面对八段和九段的妖修,他手中的黑色大长剑爆发刺目的剑芒,转瞬间砍掉三颗头颅,相当的神勇。
  但是,齐成道带着笑意盯上了他,慢慢踱步,向前走去。
  同一时间,周青凰也动了,因为她体内的顾明曦在闹,想夺回身体。
  战场中,王煊脸色微变,他深吸一口气,原本有些杀手锏不想当众动用,但是现在却要初露锋芒了,他需要尽快改变战局。
  他运转石板经文,血肉和精神共振,秘力轰鸣,全身的潜能都被调动了起来。同时他体外光雨点点,观想金色竹简中的精神天图,让这里爆发出绚烂的光芒。
  他与两大强者搏杀,激烈对抗,超物质中带着淡淡的红光,再次释放出超级能量物质,分散对手的注意力。
  嗡!
  虚空轻颤,光雨沸腾,他借用这个机会,不动声色的施展新得到的那种能力,眼底深处纹络交织,倏地扩散出去,锁住了前方的狭小空间,禁锢了金色的神猿。
  血神猿惊悚,咆哮着,剧烈挣扎,但是,有神秘纹络交织,在割裂他的躯体,要对他单方面屠杀。
  “妖皇法体!”他发出精神咆哮,法随言动,这相当于咒语共振,加持即将显现的妖皇法体。
  不然的话,强大的妖皇法体不出,他认为自己真有可能会被绞杀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
  同一时间,祁连道也毛骨悚然,感觉不对,没有任何犹豫,全力以赴进攻王煊,阻止他施法,破坏他双目前的惊人纹络,要阻挡那里。
  这一刻,齐成道加速了,缩地成寸,像是一颗彗星向着陈永杰那里冲去,他想杀了此人,夺回顾明曦的身体!
  王煊全力以赴,双目前的纹络被阻,兼且妖皇法体出世,确实让他这一击难以尽全功。
  但是,他没有遗憾,利用双目最后的纹络短暂禁锢妖皇法体,他动用斩道剑,全力爆发,冲了过去,直接劈杀。
  祁连道阻挡,可在炫目的剑光中,他的肩头那里出现一道可怖的伤口,身体一个踉跄。
  金色的神猿仰天咆哮,生生挣脱出狭小空间中的纹络束缚与绞杀,不得不说他极其强大,这都能逃过大劫。
  但是,噗的一声,他还是被枭首了,斩道剑落下,王煊一冲而过,一颗硕大的金色头颅滚落在地上。
  同一时间,王煊横渡长空,如同在飞行,追上了齐成道,剑光如雨,将他覆盖。
  “妖皇法体的的头颅都掉了?!”人们震惊,所有妖族都有些害怕,内心深处产生恐惧。
  周青凰也被惊的不轻,倏地止步。
  “来,说了,我要独战你们三个!”王煊到了,剑断前路,无尽剑气将齐成道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