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推断

作者:油灯 | 发布时间:2017-09-14 02:01 |字数:3000

    “不后悔就好!”一娘笑了,为谢昱毫不犹豫的维护而笑,道:“林四爷的不简单原在我的意料之中。一个庶子,能在侯府那么多位爷之中脱颖而出,成为让嫡母都忌惮的存在,能简单才是怪事。只是,你的出身注定了我只能选择站在冯老夫人这一边,就算她虽然设了局但还是留有余地,让我可以轻易从那个局脱身出去也一样。”

    “我知道姐姐其实还是为了我!”谢昱看着一娘,道:“姐,这些事情让你烦心了!”

    “说这话做什么?”一娘轻轻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我之间原本就不该客气的,以前用不着,现在就更用不着了!”

    是啊,他是不该和一娘客气的,一娘都已经答应嫁给他了,不久的将来,他们将是最最亲密的人,何必说这些客气话呢?有说这些话的功夫,不如多做几件让她欢喜的事情。

    想到这些,谢昱就满心欢喜,但他却知道,一娘并不喜欢他总说些甜言蜜语,尤其是他们在谈正经事情的时候更是如此,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收了收,道:“只是,姐,我总觉得外祖母太急切了些,就算想要让我们表态,也完全可以等上一等,等到我们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再说吧!现在倒好,被她这么一弄,连定亲的日子都往后延了,更别说成亲的日子了。”

    一娘摇摇头,知道这小子的心态,她轻声道:“到冯老夫人这个年纪,这个位置,什么风雨没有经历过?能让她无法以平常心相看,只能说明林四爷已经危及到了大爷的地位,到了她不得不出手的时候。阿昱,你也别气恼,既然迟早要站到某一边去,那么早一点站过去会更好,犹豫不决,或者说自以为重要,自以为聪明,想站在中间当那渔翁是最不可取的。”

    “我没有犹豫不决,也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是不乐意他们的事情影响到我的终身大事。”谢昱叹息一声,而后又道:“姐,我唯一看不懂的是外祖父,我原以为就算你的态度强硬,我也在一旁闹个不停,外祖父顶多也就只是狠狠地处罚林敏茹一顿而已。哪知道他对林敏茹不过是训斥了几句,就轻松放过,反而是林老四这个他素来器重的儿子,一下子就被打入了冷宫一般。”

    “老侯爷这么做是看清楚了一切,看清楚这一切的根源是在他身上,而不是区区内宅。”一娘看着谢昱,道:“阿昱,我且问你,造成这一切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不就是林老四锋芒太甚,威胁到了大舅舅这个嫡长子的地位了吗?”谢昱笑笑,道:“林敏茹之所以能在侯府内宅横行霸道,就是因为有一个可以给她撑腰的爹,外祖母设局让我们站队也是因为林老四势强……姐,你放心,我会努力再努力,让你有一个能为你撑腰、任何人都不敢小窥你,更不敢给你气受的夫君,你不需要受任何人的气。”

    “阿昱,我相信你能做到!”一娘微微笑笑,却又道:“造成这一切最主要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老侯爷太过器重林四爷,让他的势头越来越强,不但养大了林四爷的心,也危及到了嫡子,主要是嫡长子的地位,尤其是这位嫡长子如今还没有请封世子。”

    “在这件事情上,外祖父确实有点儿糊涂!”谢昱点点头,道:“说实话,外祖父文韬武略,样样都比祖父强,但家事上却有些糊涂。外祖母都为他生了三男二女,他还不知道满足,纳了那么多妾室,生了那么多庶子……这妾室和庶子都是乱家的根源,这一点上,祖父做的就挺好,虽然祖母那人糊涂得紧,也愚昧可笑,却还是守着祖母过了一辈子,父亲也是,我那继母也不是个好的,却还是没有纳妾。”

    “国公爷是尝过内宅不宁的苦头,自然没了广纳妾室的念头,甚至还拘着世子爷,不让世子爷胡闹。而老侯爷却恰好相反,林无为大将军膝下六子,但是结果呢?战死的就有四位,伤残的一位,最后只剩下老侯爷一人。”一娘摇摇头,这怎么能一样呢?

    绥宁侯府的荣华富贵全是用林家人的性命堆出来的。老侯爷的那一辈就不用说了,死的死伤的伤,最后只剩下老侯爷一个,而林易郅这一辈也都挂过财,受过不轻的伤,林三爷英年早逝,林七爷被毁了容貌,其他几人身上也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别看老侯爷如今是子孙满堂,谁都不敢肯定再过二十年三十年这些人还都能站在这里!

    谢昱默默地点点头,一娘看着他,道:“老侯爷这一次之所以直拿七寸,下了林四爷的差事,我猜是因为他看到了冯老夫人的不安,看到了林大爷的不安,也意识到了他对林四爷的器重偏爱可能影响到侯府的安定。”

    谢昱点点头,思索了好一会,看着一娘,道:“那么祖父这么做,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让林老四清醒清醒,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是想让外祖母安心,让大舅舅他们安心一些吧!”

    “嗯!”一娘点点头,道:“当然,也存了让你我,甚至让远在京城的人安心的目的。绥宁侯府未来由谁继承,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让我安心我能想得通,毕竟,我能否在祖父父亲面前强势,能否将继母和那几个如今还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毛头小子压得死死的,还得依仗外祖家,但是别人……”谢昱微微的顿了顿,道:“你指的是表哥吧!”

    “对!”一娘点点头,道:“绥宁侯府的安定团结很重要,而老侯爷之后是谁继承这一切也非常重要……我想,暂时将林四爷闲置只是老侯爷的第一步,下一步,老侯爷估计该考虑请封世子的事情了。”

    “下一步不是应该先张罗我们两个的亲事吗?”谢昱急了,请封世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邕州远离京城,更不知道又花多少的精力和时间,要真是这样的话,不又得耽搁自己的终身大事。

    “我们的亲事冯老夫人出面就可以了。”一娘看着着急的谢昱,也给了他一颗定心丸,道:“我已经送信回京城,告诉老夫人我已经决定嫁给你的事情了,我们的事情不会有变化的,你就安心吧!”

    “一天没成亲,我就一天无法安心!”谢昱嘀咕一声,又道:“不行,我今儿回去和外祖父外祖母好好地商量,明儿一早就让媒人上门。姐,这一次可真不能再有什么意外了,要不然的话,我可是要抹脖子给你看的!”